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一章 大姓寒门(一)

本章节来自于 瑾玉良媛 https://www.tmetb.net/171/17114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隆冬腊月。

    荒芜的院子里倒是连个活物都没见着,看门的老妪嘴里念叨着,她拿着把扫把,扫着这不知有几尺后的积雪,

    “这么大的家怎么说败,就败了呢”

    金陵繁华不过东府张家,亭台楼阁,仆役从群。

    老妪叹了口气,她进到这座已经荒芜了的庭院里面,依稀看见当年xiǎo jiě,穿着银丝湖蓝锦裙跳舞的模样。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幽幽唱和之声传来。

    张氏瑾玉,年十三母逝,十六失节,宗族之人引以为耻,送至凉山尼姑庵,七年后其父准许回府。

    就在这一年,金陵旺族张氏就此消失在历史烟云之中。

    张氏瑾玉这个丑陋不堪的名字也消失在历史烟云之中。

    世人皆说,张氏败落,皆缘于此女。

    北风寒冷刺骨,雪花飘零如瀑,可瑾玉却感觉不到寒冷,她只能呆在这个寒冷萧瑟的院子里,以幽魂之态,四散漂泊。看着埋着她尸首的腊梅愈发妖艳。

    那个前来洒扫的老妪也不见了,许是在这乱世当中,不幸身死,亦或是抵不过岁月年轮,幸之老死,瑾玉实在是记不清楚在这院中是多少岁月。

    她死于饥饿,这天下最为残酷的死法,好像也是在一个冬天,瑾玉趴在那个人的脚下,死了。

    隐约见传来震天的呼啸声。

    “金陵城破了”

    千年繁华颓梦中,一世金陵恨成空。

    金陵繁华,富贵者如烟云,秦淮河畔十里人家,莫不是钟鸣鼎食之家。

    秦淮东岸。

    张氏东府门前车水马龙,各色富贵人等的马车仆从挤满了整个巷子,张氏东府高大的正门上,挂满了写着寿字红灯笼,一名穿着管事衣服的男子站在正门。

    今日是江陵老太君王氏七十大寿,这南京的豪门大户们纷纷携亲带眷说是来沾一沾着福源身后老太君的福气,所以这张府的管事们可就忙坏了。

    张府的主事之人薛氏极为能干,此时现在正在正厅中忙里偷闲喝杯凉茶降一降火气,只见这薛氏上着金丝对襟比甲,下穿大红团花濡裙,一双凤眼明媚十足,身段又十分的风流韵致,难免有几分柔弱可欺,但是偏偏生了一对飞扬的浓眉,倒是有几分威严,

    厅外人声鼎沸,处处透露、出喜庆之气,这薛氏虽说是年岁尚小,但这掌家的本领却不容人小觑,张氏正要起身时,外面跑进来一名挽着坠马鬓的清秀丫鬟。

    “太太,不好了,hòu mén的那个破落户,与那李管事的干儿子,张全打起来了,争执中那破落户的女儿被伤了头,说是,说是没气了。”这小丫鬟哆哆嗦嗦的说着,看见自家太太铁青起来的脸,大气都不敢再出一声。

    “混账”薛氏气的将手中的茶杯摔到地上,这可是去年贤二爷才得的钧窑,一旁侍候的芍药心疼地皱起来秀眉,上前说道。

    “太太息怒,这等天气中,可莫要伤了身体。”薛氏浓眉舒展,长舒了一口气,脸色这才缓和了过来,目光凌厉的看向芍药,芍药自知有失本分,低下头来,不做声响。

    “看来这李管事可是收了个了不得的干儿子啊,净干这些蠢事,把他给我叫过来”跪着的清秀丫鬟忙起身离开,想必是去叫那个已经是大难临头的李管事了,而此时,薛氏扶着额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芍药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位东府的掌事媳妇很会拿捏人,这芍药在二爷面前也是相当得脸,本是要纳为姨娘的,可这薛氏在这里做了些手脚,硬生生依旧是个通房丫头

    “芍药啊,老爷身边也就你这一个得力的丫鬟,你去见见那位可怜的女娃,务必要解决处置好这事儿。”芍药面上恭敬道“奴婢晓得了,太太暂且安心。”说完行了个礼离开了。

    薛氏讽刺一笑,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嫂嫂这是忙里偷闲呢这钧窑茶器,玉湖龙井团茶,可当真惬意啊”此时门外进来一个女子,只见这个女子身穿鹅黄锦缎玉兰叶底裙,上身罩着丝绸罩衣,腰间系着梅花带,生着一双桃花眼,说话之间眼波流转,十分的美艳,这人正是府中三房的媳妇,柳氏。

    “五弟妹说笑了,这老太君吩咐我主持寿宴,我哪敢怠慢啊,只不过是有些口渴。”薛氏说完之后,看了看柳氏微凸的小腹。

    顿时感觉有些刺眼。

    柳氏自知在此也是自讨苦吃,于是兀自离开了。

    一旁薛氏的陪嫁宋嬷嬷一脸不忿的对着薛氏说“这三太太也真是,总喜欢来您这儿自找没趣。”

    “柳婉柔这个人,不足为患,倒是我那嫂嫂,不知道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太太,王夫人有请。”屋外一向在薛氏婆婆面前侍候的香琴恭敬的说道,薛氏立马换了一副表情,随那碧玉离开了。

    此时,张府hòu mén处一名衣着破旧的女子大声的嚎哭着,她身旁躺着一名头破血流的女童,此时正是昏迷不醒,这两人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一旁的精瘦小厮张全捂着受伤的右眼,口中骂骂咧咧道“你这娘们儿,赏你几个银钱,已是府中仁义了,你竟然如此不讲道理。”

    “放你娘个狗屁,你杀我女儿在先,现在还说什么狗屁仁义”说完拿起手边的花盆照着那小厮的脑袋上砸去,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去阻止,这小厮顿时满脸开花,血流满面,好不狼狈。

    “你这个臭娘儿们”张全举起拳头就要打向那女子,却突然被一只手拉住了裤腿。

    “不许,打我娘亲”张全藏蓝色的裤脚留下了鲜红手印,张全顿时感觉到一阵寒气窜上了腰身,那劳什子怒气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只见他颤声说道“不是我害你的,你放开我啊。”

    趴在地上的女娃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张全,脸上的鲜血还没有干,倒真有几分鬼气,这张全吓的顿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娘亲”这小女娃的娘亲看到自家女儿,诈尸一般地从地上爬起来,顿时也是吓得面如土色。

    “你是何方妖物敢在我的女儿身上作祟。”小女娃看见面前的女子颤颤巍巍的拿起一盆花,小女娃站起来,却又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好像是磕到了牙齿,痛的打滚。

    女子有些疑惑的上前,摸了摸小女娃的手,顿时一喜“还热着呢我的女儿啊,还活着呢。”女子抱起小女娃狂喜之极。小女娃在女子的怀中呆愣愣的,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

    一旁仆妇样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将那个被吓坏的小厮拖走,此时芍药才脱身前来,看到这样一幅场景,顿时有些无措,可这芍药毕竟也是个人精,赶忙上前说到

    “这位夫人,有什么事情,稍后再说,现在最主要的还是为令xiǎo jiě医治。”芍药看见那名女子脸色缓和一点儿,这才放下心来,舒了一口气。

    “好,我就先听一听这位姑娘的。”说完,芍药派人将这两位安置了下去。

    ...

 ...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小狮狼的小说瑾玉良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瑾玉良媛最新章节瑾玉良媛全文阅读瑾玉良媛5200瑾玉良媛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狮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