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地

本章节来自于 瑾玉良媛 https://www.tmetb.net/171/17114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徐氏这些日子,都没有怎么给张维文做羹汤,只因为这珠翠太过勤劳了。

    最主要的是,张维文也喜欢吃,徐氏曾经将珠翠叫过来,十分大度的问这珠翠要不要给张维文做妾,让徐氏意外的是,珠翠竟然十分的不愿意,一点儿都不愿意。

    这倒是让人意外了。

    如此殷勤之下,竟然不原意做妾。

    只是徐氏到底是没有告诉张维文这些事情,毕竟一个女子再怎么大方,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夫君纳妾的。

    这一日张维文一个人在书房中看书,今日乃是沐休之日,张维文难得清闲,便拿了一本闲书,用来打发无聊的时间,可是谁曾经在这个时候,突然悄无声息进来了一个人。

    只见那人带着miàn jù,拿着短刀,看到张维文之后,迅速的抓住张维文的胳膊,那把短刀顺势便架在了张维文的脖子上。

    “你是谁!竟然公然在我张府为祸!”

    “大人。”庆云低声说道,张维文顿时一惊,他开口说道:“你是庆云,你怎么会?”

    “小人也是身不由己,只求你把那副地图交给小的,小的就放了大人,小的真的是身不由己,如果没有这幅地图,青雀就会死,我不能没有青雀,所以只能这样做,还请大人成全。”

    此时外面的人似乎听到了动静,徐氏一脸惊慌的看着张维文。

    “来人,快来人。”

    庆云看着徐氏如此,那把短刀便又往前推动了几分。眼看就离张维文的脖子不远了。徐氏顿时慌了,开口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只要放了我们家老爷,什么东西我都给你!”

    庆云开口说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一张羊皮做的地图,只要把那地图给我,我就放了大人。”

    此时张维文说道:“你去拿吧。”徐氏楞了一下,赶忙回到屋子里,从箱笼里拿出来那副地图。给了庆云,庆云看了一眼那张地图,而后一把将张维文推到徐氏面前,而后飞身离去,徐氏正要上前去追,却被张维文拦着了。

    张维文开口说道:“不用追,那副地图,他拿走了,也没有用。“

    因为那副地图,除了那些弗朗基人,大概也就只有张维文会看了,而安德烈已经回国了,大周虽然大,可是在找一个那样的人,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庆云连夜出了城,在一个十分荒凉的地方等待莫疏的出现。

    莫疏接过了那张图,眉头紧皱,开口说道:“颜易果然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看来又要费一番功夫了。”

    成王府,瑾玉从徐氏哪里得知庆云刺杀张维文的事情,顿时感觉到一阵心寒,

    在瑾玉的印象之中,庆云本来是一个极其沉默寡言,但是十分可靠的人,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如今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虽然无法否认,瑾玉知道庆云这样做肯定是有什么逼不得已的原因。

    可是这依旧不能作为原谅他的理由。

    瑾玉的父亲,张维文何曾做过半点坏事,为什么要遭受着这样的伤害。

    瑾玉坐着马车,到张府去看望张维文,只见到张维文的脖子上有很明显的一道伤口,伤口虽然不深,可是看着却十分的骇人,瑾玉看着自然是一阵心疼。

    “父亲,那个人真的是庆云?”

    张维文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确实如此。”

    “那副地图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会有如此风波。”瑾玉开口问道。

    “上面记录了一个女子的坟墓的位置。”瑾玉顿时心中一惊,开口说道:“那个女子,可是若锦?”

    “是,是若锦。”

    瑾玉心事重重的回到了王府,晚间赵恪回来的时候,瑾玉将这些事情告诉了赵恪,赵恪只是叹了一口气,而后说道:“父皇此番在歇西北大肆开挖就是在寻找这座墓,却没有想到,消息竟然在父亲手中。”

    “你的意思是,此时,庆云在父皇手下做事?”

    赵恪一愣,而后说道:“很有可能,此时我却也想不到到底有谁可以收留他们。”

    “难道不会是石宣吗?”瑾玉开口问道,赵恪点头说道:“也有可能,但是此时石宣正在风口浪尖之上,恐怕没有心思管这些,所以很有可能是父皇的手笔。”

    “会不会是十陵所说的那个叫做莫疏的女子干的。”瑾玉说道,赵恪顿时眉头一皱,开口问道:“你见过莫疏?”

    “被囚禁在宫城中,见过几次,她对我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

    “就是关于长生不老药的由来,还有她和将乐的事情。”

    赵恪听完之后,沉默不语,瑾玉有些担心,便开口问道:“青雀现在就在莫疏手里,而且莫疏已经投靠了父皇,如果真的有一个人有那样的能力的话,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莫疏了。”

    赵恪叹了口气,说道:“那个女子,是一个很危险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甚至比秦政还要危险。”

    瑾玉看着赵恪面容之上的担忧之色,便开口说道:“我知道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莫疏和我们有着同样的目标。”

    “她想干什么?”

    “杀了秦政和石宣。”

    圣武帝手中拿着这幅奇怪的地图,眉头皱起,开口说道:“这就是所谓的地图?”上面的线条毫无逻辑,到像是故意骗人的。“

    “这是真的,只不过我们都看不明白罢了。”莫疏冷冷的说道。

    圣武帝沉吟片刻之后说道:“这东西是从哪里找来的?”

    “从您现在最为倚重的臣子,张维文哪里夺来的。”圣武帝听完之后,眉头一皱,开口说道:“他竟然有这样的东西,查出来是谁给他的吗?”

    “好像是一个来自异邦的旅人。”

    “那个旅人呢?”圣武帝问道。

    “已经走了。”

    圣武帝眉头皱起,开口说道:“那就是说此时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他一人可以看明白这张图了?”

    莫疏冷冷一笑,开口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确实是如此。”

    “这就难办了,毕竟是从重言哪里明抢来的,让朕想想,该如何是好。”

    徐氏这些日子,都没有怎么给张维文做饭,只因为这珠翠太过勤劳了。

    最主要的是,张维文也喜欢吃,徐氏曾经将珠翠叫过来,十分大度的问这珠翠要不要给张维文做妾,让徐氏意外的是,珠翠竟然十分的不愿意,一点儿都不愿意。

    这倒是让人意外了。

    如此殷勤之下,竟然不原意做妾。

    只是徐氏到底是没有告诉张维文这些事情,毕竟一个女子再怎么大方,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夫君纳妾的。

    这一日张维文一个人在书房中看书,今日乃是沐休之日,张维文难得清闲,便拿了一本闲书,用来打发无聊的时间,可是谁曾经在这个时候,突然悄无声息进来了一个人。

    只见那人带着miàn jù,拿着短刀,看到张维文之后,迅速的抓住张维文的胳膊,那把短刀顺势便架在了张维文的脖子上。

    “你是谁!竟然公然在我张府为祸!”

    “大人。”庆云低声说道,张维文顿时一惊,他开口说道:“你是庆云,你怎么会?”

    “小人也是身不由己,只求你把那副地图交给小的,小的就放了大人,小的真的是身不由己,如果没有这幅地图,青雀就会死,我不能没有青雀,所以只能这样做,还请大人成全。”

    此时外面的人似乎听到了动静,徐氏一脸惊慌的看着张维文。

    “来人,快来人。”

    庆云看着徐氏如此,那把短刀便又往前推动了几分。眼看就离张维文的脖子不远了。徐氏顿时慌了,开口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只要放了我们家老爷,什么东西我都给你!”

    庆云开口说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一张羊皮做的地图,只要把那地图给我,我就放了大人。”

    此时张维文说道:“你去拿吧。”徐氏楞了一下,赶忙回到屋子里,从箱笼里拿出来那副地图。给了庆云,庆云看了一眼那张地图,而后一把将张维文推到徐氏面前,而后飞身离去,徐氏正要上前去追,却被张维文拦着了。

    张维文开口说道:“不用追,那副地图,他拿走了,也没有用。“

    因为那副地图,除了那些弗朗基人,大概也就只有张维文会看了,而安德烈已经回国了,大周虽然大,可是在找一个那样的人,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庆云连夜出了城,在一个十分荒凉的地方等待莫疏的出现。

    莫疏接过了那张图,眉头紧皱,开口说道:“颜易果然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看来又要费一番功夫了。”

    成王府,瑾玉从徐氏哪里得知庆云刺杀张维文的事情,顿时感觉到一阵心寒,

    在瑾玉的印象之中,庆云本来是一个极其沉默寡言,但是十分可靠的人,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如今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虽然无法否认,瑾玉知道庆云这样做肯定是有什么逼不得已的原因。

    可是这依旧不能作为原谅他的理由。

    瑾玉的父亲,张维文何曾做过半点坏事,为什么要遭受着这样的伤害。

    瑾玉坐着马车,到张府去看望张维文,只见到张维文的脖子上有很明显的一道伤口,伤口虽然不深,可是看着却十分的骇人,瑾玉看着自然是一阵心疼。

    “父亲,那个人真的是庆云?”

    张维文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确实如此。”

    “那副地图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会有如此风波。”瑾玉开口问道。

    “上面记录了一个女子的坟墓的位置。”瑾玉顿时心中一惊,开口说道:“那个女子,可是若锦?”

    “是,是若锦。”

    瑾玉心事重重的回到了王府,晚间赵恪回来的时候,瑾玉将这些事情告诉了赵恪,赵恪只是叹了一口气,而后说道:“父皇此番在歇西北大肆开挖就是在寻找这座墓,却没有想到,消息竟然在父亲手中。”

    “你的意思是,此时,庆云在父皇手下做事?”

    赵恪一愣,而后说道:“很有可能,此时我却也想不到到底有谁可以收留他们。”

    “难道不会是石宣吗?”瑾玉开口问道,赵恪点头说道:“也有可能,但是此时石宣正在风口浪尖之上,恐怕没有心思管这些,所以很有可能是父皇的手笔。”

    “会不会是十陵所说的那个叫做莫疏的女子干的。”瑾玉说道,赵恪顿时眉头一皱,开口问道:“你见过莫疏?”

    “被囚禁在宫城中,见过几次,她对我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

    “就是关于长生不老药的由来,还有她和将乐的事情。”

    赵恪听完之后,沉默不语,瑾玉有些担心,便开口问道:“青雀现在就在莫疏手里,而且莫疏已经投靠了父皇,如果真的有一个人有那样的能力的话,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莫疏了。”

    赵恪叹了口气,说道:“那个女子,是一个很危险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甚至比秦政还要危险。”

    瑾玉看着赵恪面容之上的担忧之色,便开口说道:“我知道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莫疏和我们有着同样的目标。”

    “她想干什么?”

    “杀了秦政和石宣。”

    圣武帝手中拿着这幅奇怪的地图,眉头皱起,开口说道:“这就是所谓的地图?”上面的线条毫无逻辑,到像是故意骗人的。“

    “这是真的,只不过我们都看不明白罢了。”莫疏冷冷的说道。

    圣武帝沉吟片刻之后说道:“这东西是从哪里找来的?”

    “从您现在最为倚重的臣子,张维文哪里夺来的。”圣武帝听完之后,眉头一皱,开口说道:“他竟然有这样的东西,查出来是谁给他的吗?”

    “好像是一个来自异邦的旅人。”

    “那个旅人呢?”圣武帝问道。

    “已经走了。”

    圣武帝眉头皱起,开口说道:“那就是说此时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他一人可以看明白这张图了?”

    莫疏冷冷一笑,开口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确实是如此。”

    “这就难办了,毕竟是从重言哪里明抢来的,让朕想想,该如何是好。”

    (未完待续。)

 ...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小狮狼的小说瑾玉良媛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瑾玉良媛最新章节瑾玉良媛全文阅读瑾玉良媛5200瑾玉良媛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狮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