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三十章 野猪王

本章节来自于 逆流纯真年代 https://www.tmetb.net/224/22402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蝴蝶翅膀扇偏了老郑,没扇动老林里的野猪,前世记得也有这一出,但是记忆信息很模糊。

    每次这种情况出现,江澈就难免会汗颜,前世那个失恋远走、颓废哀怨的家伙,当真是不成器。

    叫住四个兴奋得蠢蠢欲动的孩子,命令他们留在院子里不许跟去,江澈自己回屋拿了相机去追人群。

    拿相机是一种潜意识的举动,属于2010年代很多人都有的一个意识通病,遇着什么事了就想,我得拍个照发朋友圈,发微博啊。

    出院子往右,斜下坡,上木桥,追着人群过河湾,对面是一片堪称风景的绵延梯田,只是种田的人从来没心思当作风景看。

    此时天色已经变得很暗,人在田埂上奔跑,江澈的速度慢下来,突然心里有些警觉,开始喊:

    “把孩子和女人都拦下来,把女人和孩子都拦下来。小心野猪伤人。”

    他喊了几声,老村长的声音跟着响起来:“娃儿和婆娘都站下,哪个也不许过去。”

    老村长一句话就顶事,男人们把小孩和女人拦住,赶回去,自己接着往前跑。

    江澈混在里头跟着向上绕,身侧突然多了一只护着他的手,麻弟开口说:“爷爷让我来找你来着,江老师你也站下吧,别去了。那东西成精了的,不怕人,要不然这么大动静,早跑了。”

    “这么厉害?”江澈一听,顿时更感兴趣,说:“我就看看,拍个照片,不靠太近。”

    “那,也行吧”,麻弟犹豫了一下,扯江澈衣服说,“那江老师你跟我来,咱们走这边,一样看得到。”

    两个人往一处看得到但是上不去的小断崖底下跑,麻弟接着说:“反正咱们去了也没用,能不能打下来,还得看广亮三兄弟手上的铳。”

    “干嘛不在这里打?”江澈问。

    “铳太老,角度不好,瞄不着野猪耳根子那里。”麻弟说。

    黑暗中出来猎人喝止猎狗的声音,带着焦急和恐惧,似乎很怕自家猎犬先冲到。

    “犬去了也没用,一挑就死,村里最好的犬,上次就差不多死光了,十几只呢,一口没咬上就看那三铳响了。”麻弟拉着江澈跑啊跑啊,猛一下往下拽他,蹲下来,抬手臂指着说:“看到了吗?”

    江澈看到了,他和猪之间,直线距离其实不算远。梯田到头,上方是陡密的老林,两者之间有一片杂草和低矮灌木占据的分隔带。

    一头巨大的野猪在崖上方时隐时现,不断变幻着位置,面对明显可以听见的人声犬吠,竟然没有逃跑。

    那不是肥猪,是一头大概应该形容为高大健壮的野猪,形象威武,毛色带点银灰,獠牙不算长,但是在暗淡天光下弯曲突出,显得十分骇人。

    难怪村民们喊它野猪王、野猪精,江澈两世人生中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么大一头猪,不管是家猪还是野猪。

    “这家伙得多重啊?”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往低了估也得400多斤,保不齐能上500”,回答他的是老村长,老谷爷沉声说,“我活了六十多年都没见过比它大的家伙。”

    “那打下来得值不少钱啊?!”江澈的经济意识又出现了。

    “钱?卖不了多少钱的,没那么多人买,搁县城都卖不出去多少。”老谷爷说:“倒是村里各家,应该都能分块肉,分点下水哦,打不打得死还两说,上回就放了空铳。广亮老把式了,这回该当稳得住。”

    江澈点头,想拍照,天色暗,他安上了机顶闪光灯,但是怕打扰猎人,犹豫着没敢按下去。

    “咱们村有没有一对兄弟叫陈二狗和陈富贵啊?”沉默中,江澈突然脑回路偏了,说:“富贵人很高大,看着傻,有张巨型牛角弓”

    麻弟都懵了,愣愣说:“叫过二狗和富贵的倒是有,我爹小名就叫二狗,但是都不姓陈,也不是兄弟富贵没有很高大,没有牛角弓”

    “哦。”江澈说。

    “吧。”

    “噗。”

    “怂。”

    土铳冒黑烟,响声不整齐,其中第二发大概是臭弹了,老谷爷口中的李广亮一家三兄弟人在江澈几个右上方,三把铳,间隔很短先后开枪

    跟着七八条猎狗扑了过去,说是猎犬当然也不是专业的,就是磨练了凶性的土狗。

    “完了。”麻弟说。

    野猪王还站着,身上倒是冒了点血花,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只是表皮部分的伤,不致命,土铳散弹,没打透。

    “嗷!嗷!”两声哀切地犬吠。

    最先扑到的两条猎犬被一下挑飞。

    “跑啊,还愣着干啥。”野猪除非疯了不会跳小断崖,那样它自己的体重就可能把腿压折了,老谷爷语气焦急,是在向坡上拿着“武器”的年轻男人们喊,尤其是站得最近的李广亮三兄弟。

    人群开始扭头往坡下跑。

    野猪王继续屠杀剩下的几条猎狗,若不是它们争取时间,人就危险。

    李广亮和李广福兄弟俩下来后惊魂未定,抹着眼,红着眼眶说:“谷爷,打不动。”不单是挫败感的问题,他们心疼猎狗了。

    老村长点头,颓然说:“人没事就好,以后庄稼随它糟践吧。”

    旁边麻弟突然问:“广年呢?”

    李家三兄弟里年纪最小的李广年比麻弟大了也就两三岁,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最容易冲动起来不顾危险。

    众人经提醒一看,果然,坡上一个身影,正一边有些焦急慌乱地往土铳里填弹,一边咬牙切齿地咒骂:“干死你,杀我的狗老子干死你。”

    就在他对面不远处,野猪王挑杀完猎犬,正抬头看向不远处这个人,哼哧一声,蹄子撩土在蹬腿,预备前冲。

    “完了,广年哥养的狗,太心疼了。广年哥,跑啊,跑啊!”麻弟喊声里已经带了哭腔。

    身边老村长哧楞一下站起来,却也是毫无办法。

    李广亮和李广福“啊”大叫,目眦欲裂,这距离是直线距离看着近,但是绕上去其实挺费事,而且他们手里的铳,刚刚都已经打空了,再装填也来不及。

    兄弟俩不顾一切往回冲,一路悲声喊着,“小弟,快跑。”

    崖上的李广年扭头看一眼,似乎终于清醒过来但是野猪王已经要启动了。

    整一片人傻在那里,眼看着悲剧就要发生,有的还在喊,出声在威吓,有的嗓子眼都已经卡住了。

    “广年啊”

    “咔嚓。”

    相机闪光灯闪了一下。

    江澈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先前已经预备好了,这会儿一慌神,就按了。

    直线距离不算远,机顶闪光灯照得到,野猪王站下来,扭头看了看他。

    记得有个说法:两岁以下的小朋友是不建议使用闪光灯拍照,因为容易造成惊吓这野猪智力多少?

    总之应该没见过闪光灯。

    这一刻江澈也没法问它,“大哥你是喜欢拍照啊,还是被我吓一跳?不会是近视太厉害,以为雷在劈你吧?”

    “咔嚓。”

    “咔嚓。”

    “咔嚓。”

    他只知道一下一下,按快门。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人间武库的小说逆流纯真年代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5200逆流纯真年代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人间武库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