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大鱼

本章节来自于 逆流纯真年代 https://www.tmetb.net/224/22402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几个月前的一趟南关行,抱着久未相见的热情去的,结果褚涟漪委屈大了。

    但是当时江澈正忙着拿港口那片地,挖坑埋“师兄”,不能分心,所以她一点不折腾,爽快利落的就先回了临州。

    识大体不代表没有小情绪,成熟的包容也不代表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小心眼彻底被抹掉。

    终于,两个多月后,等到江澈回来过年,把一切事情处理完,她使了个小性子。

    但就是这样,褚姐姐还是在同时为江澈做了一件事:帮他卸下心理负担,不管是关于这个年,还是关于那件事。

    也许她未必很想去三墩乡下家里过年,毕竟哪怕人再好,还是有太多陌生感,太多不方便,但为了江澈不因此内疚、记挂,她还是开开心心地去了。

    江澈付出的实际代价也就腿有点酸而已。

    郑忻峰要惨一点,他一路上只要听到山边树丛有点动静就开始抢跑,撒丫子狂奔,生怕真扑出头狼来,他跑不过老江。

    江澈有多能跑,他是知道的。

    大约到夜里九点钟左右,江澈和郑忻峰没遇见狼,看见了临州城的灯光。

    不过这年头店铺关门时间早,到这时间点,路上已经一点不热闹了。

    两人走到可以打车的地方,郑忻峰却坐下来,就那么一身西装,没系领带,坐在马路牙子上。他点了根烟,说:“老江你先回去吧,再晚叔叔阿姨得担心了。”

    江澈问:“你呢?”

    郑忻峰说:“我?我突然觉得很累……想再呆会儿。”

    这句话触动了江澈一下,仿佛看见某些影子。

    照常理,好累,应该好想回家,而如今郑忻峰说好累,却是宁愿在马路牙子上坐着,也想晚点回家。

    是郑忻峰这一年来身份、地位、财富的变化太快,还是小辣椒把太多心思都花在了维系这份感情上,结果自己越想越乱越作,用力过猛,让郑忻峰感觉疲惫?

    江澈不能再参与意见了。

    他自己的事都刚放下,刚定把心态放回从头,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感情其实这种事到眼下的情况,管得了也不能管。

    “记得以前刚开始,你说我和谢雨芬还太年轻,说我不懂相处有多难,婚姻有多难,我觉得很好笑……”郑忻峰说,“欸,你真走啊?”

    正交心呢,他看见江澈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可不是”,江澈说,“这事越聊只会越乱,还是你自己捋一捋吧。晚点回去也好,等小辣椒过了那个情绪点,开始有点担心和懊悔,可能反而好沟通些。”

    他上车走了。

    郑忻峰摸了摸口袋……

    他的年终奖金存折上午被江澈拿走了,就算还在,没有自动取款机的年代夜里也取不了钱,至于他的零花钱,那一百块,刚给了出租车司机,然后司机跑了。

    现在他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看了看自己现在的位置,再举目望一望前路,感觉一下双腿,郑忻峰悠悠地感慨了一句,“怼……你……娘!”

    临州城其实挺大的。

    …………

    隔天一早,郑忻峰比江澈更早踏上行程。

    小辣椒换思路了,决定跟那位刘姑娘刚正面,宣誓主权去……她终于明白这事躲是不行的,毕竟世上姓刘的姑娘太多,韩立大师的批命纸条也不说圈个重点。

    那位刘姑娘会不会自曝是市公安局局长的女儿呢?

    说了的话,她和郑忻峰取刘氏女,官至县长之间的联系,就太直接和明显了。

    江澈有点担心那架飞机……

    他和爸妈,二叔二婶一起,稍晚些一样踏上了回家的行程。

    路程太远,二叔还没学车,长安面包车没有开回去,一家人大包小包的挤火车,在水昌市住了一晚,隔天天不亮起床,又换客车,终于在中午之前赶到家。

    这一天,是1993年1月20日,农历腊月28,大寒,隔两天就是年。

    “27、28、29、30……少赚了整四天的钱。”

    到家坐下来第一件事,财迷江妈就开始心疼,因为过年人手问题,江家四家服装店提前关门两家,算下来,几千块的损失。

    “去年,今年……咱家还真是逢年就破财。”她说,说完气鼓鼓看江澈一眼。

    江澈连忙说:“妈你不能这样想啊,换个想法,去年咱家年前破财,年后赚了多少,接着一年又赚了多少?”

    江妈一听,眼睛放光说:“是哦,那这么看来,年后咱们的厂子要发啊。”

    “可不是嘛。”老妈高兴了,江澈说:“肯定比去年发更大,说不定就成百万元户了。”

    “嘘,百你个头,小声点啊兔崽子。”江妈连忙提醒。

    衣锦还乡,江妈一点炫富的心思都没有,村里打从去年到今年,早已经把江家在外头的生意传得天花乱坠了,自己再不低调点,江妈担心借钱的一茬茬来,那可怎么办?

    都是亲戚、近邻,要说困难,这年头又谁家都能说出一堆困难来,所以这钱借了一家,就会有两家,三家,八家十家,最后很可能变成谁家不借就跟亏了似的的局面,而且回头还不好催还,毕竟在别人眼中,你家发达了,还能急用这点钱?

    所以,江家五人在回来之前就商量好了,亲戚近邻,宁愿过年给孩子的红包多包一点,拜年的礼拎得重一点,也不能开了这个头。

    “这出门生意没白做,大儿媳妇还真是越来越能掌门户了,不错。”江澈爷爷在一旁把竹烟斗撂下,夸奖说:“当真是这个理。”

    “是吧?”想想去年正月的那个自己,江妈尴尬一下,笑着说,“爸你放心,现在不光我,你儿子也懂变通了嘞。”

    她把话题往去年头铁犯轴惹了老头生气的江爸身上引。

    儿子都二十了,江爸搁自己老爹面前还是有点局促,说:“是,爸你放心,咱家好不容易有点家业,我会仔细着来。”

    “我放心,我怎么不放心?”老头看一眼儿子,又看一眼江澈说:“我大孙子在这呢,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你有句话对头,那点家业,你得给我仔细啰,那将来可都是咱澈儿的。”

    这一看,在老头面前果然还是江澈面子大,也更被心疼。

    江澈连忙从衣服里取了个红包出来交给爷爷,说:“爷爷,这是我今年工作头一个月的工资,分了三份,孝敬你一份,另外我爸妈各一份。”

    “好,好啊,我澈儿都会赚国家工资了。”爷爷没推辞,开开心心地接了,拉着江澈在他身边坐下来,从口袋里抓了把自家炒的南瓜子搁他手里。

    “那什么,爸,等年后,你跟我们去临州吧?”一家和乐融融,江爸趁机说。

    其实这话,他们先前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不知多少次了,老头不愿意。

    “这个回头再说,先过年。”老头果然还是不愿意走,搪塞了一句,又把话题转回去,伸手虚指一下,说:“那隔壁赵良,比你们早十来天从嗨南回来了。”

    赵良就是92年初,因为听了江澈编的故事,一冲动带人去了嗨南,说要包房子盖的那位赵叔。

    “赵叔回来了?”听说他的消息,江澈连忙打听,“他挣着钱了吧?”

    “挣着了,这不一回来就买摩托车,买电视机,还买了个那什么洗衣机嘛。风光是风光了,可现在你看,前两天开始就已经门都不敢出了,大过年的亲戚也闹翻了三四家。”爷爷简单描述了下情况,说:“所以我才说大儿媳妇想的对路,借了一家,人出去宣扬你有钱,仁义,明面上看着是好事,其实招事。”

    在心底默默心疼了下赵叔,江澈突然想到一件事,好事,赵叔自己作死聚集起来的焦点,应该很快就能被转移了。

    也就这两天吧,有一位早年离村去扛枪,结果去了tw的老人,要回来寻亲了……警车开道,县长、副市长陪同。

    那才是大鱼。

    ps:

    情绪有点崩,状态有点崩,最近这一块剧情大纲,基本就是流水账,回临州,回家……写得好痛苦。

    在群里大概问过三次能不能跳剧情,最后还是得写。

    昨天没完成三更,有些朋友很生气,但我其实一直坐到凌晨四点,却只写了两三百字。还是能力问题。

    今天还是不睡,我争取多写点。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人间武库的小说逆流纯真年代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5200逆流纯真年代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人间武库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