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的是雷(4000多字来吃赠币)

本章节来自于 逆流纯真年代 https://www.tmetb.net/224/22402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郑忻峰想不通了,站在他的角度看江澈,江澈不是一个会犯轴的人,至少这一年多来他不会。

    但是这回,很明显,他就是在犯轴,毫无道理地突然自己跟自己卯上了。

    过往更困难的情况,更难对付的人,他都能轻松解决,这回却莫名其妙被一个根本算不上对手的浑人难住,这只能说是他自己的问题。

    事实上,恰恰就是因为黄老同不算对手,这件事乍看起来也没什么难度,江澈这回才特别坚持。

    他在跟自己较劲:我还就不信了,一不玩浑的,我就连一个“无赖混账”都搞不定。

    不过,在目前整体环境下,一个假冒伪劣的罪名而已,确实很难钉住人。反过来,黄老同玩的这一手,让半瘫老父拿命去死顶的下作手段,倒确实能恶心死人。

    “我听说那个黄老同这两天特别悠哉,没事就到处乱逛,乱吹”,郑忻峰被气得冒火说,“哥们已经快被气死了,你到底有主意没有?”

    “是不能让他这么逍遥下去。”江澈想了想说道。

    他其实也恼火,这事发展成这样,黄老同现在在外表现出来的姿态,已经跟冲脸嘲讽没什么差别了,实在有些憋屈。

    听到这一句,郑忻峰顿时眼睛一亮,“弄他?”

    江澈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咱们从茶寮喊些人过来,然后每天去一个公安局、派出所,就说是自己吃了假冒辣条得了病,要报案。这样每天报一次,看他还能多逍遥。”

    郑忻峰脸上期待的神情顿时垮掉,失落道:“就这破主意啊?那还是算了吧。这样搞的话,还没等恶心死他,茶寮就成笑话了。”

    带着几分无奈,郑忻峰离开了江澈的房间,回自己屋。要不是这两天江澈都让三墩盯着他,不许他乱来……他早去学校给领导家的娃儿们投食了。

    现在这情况,老郑有些心灰意冷,他决定什么都不折腾了,埋头睡觉。

    郑忻峰走后,江澈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会儿,没想出办法,有些郁闷。

    他估计这事还得折腾几天,空耗着也不是个事,索性先把“给石教授送土特产换高考加分”那件事办了。

    从包里找到在盛海拿到的纸条,电话打过去。

    “这么些天都没接到你电话,我还以为你忙到把我这事忘了呢?”

    电话那头,石教授说话的意思,应该是知道江澈已经去过盛海,拿到电话了。

    而且好像还知道江澈已经回南关,就呆在庆州。

    “不会的。”江澈本意接下去是想说,我现在去找你,但看一眼窗外,天色阴沉,冷风阵阵,像是就快要下大雨的样子,于是改口道:“石教授在哪里,我明天去找你。”

    “明天的话”,石教授顿了一下,问,“那个,禅林寺你知道吗?就在庆州市区。”

    江澈没听说过,但是既然是个寺庙,在市区,他说:“我应该能找到。”

    “那就好,那明天可能要麻烦你到那边找我了,实在抱歉,我这里时间非常赶。”石教授十分抱歉说:“寺庙就快要清空、封拆了,我还有很多数据没收集完整。”

    “理解。”江澈说。

    “谢谢。”石教授语带笑意。

    …………

    庆州城郊,不大的一条河,一处河湾,冬日里枯败的水草黄的黄,黑的黑,一丛丛光秃秃扎在近岸处。

    五十四岁的黄老同手握钓竿坐在岸边。

    制假作坊暂时不能开工,半瘫老父留着也是白耗粮食,而且累赘,黄老同一早已经叫妹妹和妹夫先来把人接走了。

    妹妹来接人的时候劝了老父亲几句,还跟他这个大哥吵了一架,当众把他打的主意都给揭穿了。

    村里现在议论的不少,但是黄老同根本不在意,他要是会在意,当初就不敢把瘫痪的老父亲撇去妹妹家了。反正老头好骗,满心满脑子都是儿子,回头需要了,去认个错,说几句好话,老头照样会回来,拿命替他扛事。

    不想在家里呆,乐得在外面露脸吹嘘,“谁都动不了”的黄老同一早扛了鱼竿,骑车出来钓鱼。

    说到鱼竿,黄老同以前用的是普通竹竿,跟大家一样。不过这回鸟枪换炮,做假辣条赚了不少钱,黄老同现在手上的这根鱼竿是新买的,据说是日苯进口的高级货,黑漆漆一根,不单看着精美,而且可伸缩,韧性大。

    别人的竹竿只能甩到岸边几米远,他的能甩到河心去。

    这一上午,大鱼上了好几条,而且附近在钓鱼的人差不多都过来看过一遍,啧啧称赞,黄老同感觉很有面子。

    天色突然一下变得很阴沉,冷风一阵阵地刮,看样子要大雨了。

    沿河钓鱼的人不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在河岸后边几十米远里的小树林里,奉师命出来盯梢黄老同的小文抬头看看天色,有些担心,他和小黄出来没带伞,这要是一会儿下大雨,他们还得跟着黄老同,估计得淋一身透湿。

    “没劲,还不如盯梢看太师父谈恋爱呢。”小文一边看着远处,一边说。

    “是啊,是啊,就这么蹲一上午,看一老混蛋钓鱼。”小黄则是一边专心地看着手上那本名为《李元霸之死》的连环画,一边随便点了下头,表示赞同。

    他们已经盯梢快三个小时了,黄老同就那么一直坐在河边钓鱼,一点异常也没有,两人最初的那点儿紧张感和专注度早就一起被消磨殆尽。

    “看样子要走了。”小文拍了一下小黄肩膀。

    “是吗?”小黄随口回应,他手上的连环画还剩几页没看完,舍不得放下。

    几十米外,大概是最后一个离开的钓鱼人骑车快速从路上经过,扭头喊了声:“老黄,你还不走啊?马上下雨了。”

    黄老同没扭头也不应声,他正咬牙使劲呢。

    手上的钓竿拉了个很大的弧度,鱼线绷得很紧,但还是完全被拽进了水里。

    远处河心,水面噼啪啦冒响,水花和波浪动静都不小。

    看见背鳍了,大鱼,大青鱼,少说也是十斤以上。

    黄老同很兴奋,这都准备收竿走了,还上了这么大一家伙,这运气。

    拉不太动,要是一般竹竿,这会儿大鱼没准就跑了,但是手上的进口鱼竿韧性极强,黄老同试探了几把,确定它崩不断,又见天色越来越暗沉,心里着急,索性也不溜了……

    跟鱼拼死力气,他使出吃奶的劲,死命往上提竿。

    “干。”

    手上拉扯的劲道突然一松,黄老同知道,鱼脱钩了。

    鱼竿绷紧的弧度快速回弹,加上黄老同手上的气力来不及收,一下,鱼竿、鱼线连同鱼钩一起几乎甩到天上去,黄老同亏得是脚下扎得稳,双臂高举,死死握住,鱼竿才没有脱手。

    另一边。

    小文一边看着,一边催促小黄,“别看了,别看了,快收起来。”

    小黄翻完最后一页,心满意足:“行行行,好了,走了是吧?

    他一边把连环画收进口袋,一边扭头朝远处黄老同所在的位置看去。

    “砰。”

    其实是没听见声音的,但是有些画面,会让人自动脑补出声音……

    比如,突然间“一团气雾状的光”在某个人身上炸开来,耀眼的光闪了一眼,跟着似乎有火,火光在人身上闪现,一瞬即逝,人倒下。

    小黄整个人僵在那里,手中的连环画落地。

    “你,有听到雷声吗?”他的目光停留在远处,呆滞问道。

    “有听见响,不知道风还是雷。”小文一样目光呆滞,说完喉头滚动,干咽下一口口水。

    “怎么办?”两人异口同声问对方。

    回答他们的是噼里啪啦的雨点声,雨下来了,一颗颗砸在树叶上,响声很大,脸上一凉,稀疏感觉到雨点……很快,密集的雨点开始劈头盖脸。

    “跑啊!”

    小黄拉一把小文,撒腿就跑。

    小文愣一下,果断跟着跑。

    怕,怕什么不知道,但就是害怕,两人像是疯了一样在雨里狂奔。他们刚刚目睹了一个雷,那个雷劈死人了,被劈死的那个人,叫做黄老同。

    黄老同最近惹上了一个人……小文和小黄的师父的师父。

    师父今天叫他们来,就是在准备欺师灭祖之前,最后确认一下,看黄老同会不会出事。

    现在,黄老同出事了……

    “他知不知道我们也在这啊?”小黄在大雨里抹了一把嘴巴,含糊说道。

    “他?谁?”小文问。

    “太师父!”小黄答。

    “……我怎么知道?”小文带着哭腔大声喊。

    从河边一路跑回来,再沿土路一路狂奔,两人已经浑身湿透,泥泞的路面让他们耗尽了力气。

    看见一间孤零零在路边的小卖铺,小文喊:“不能再跑了。”

    小黄问:“为什么?”

    “没力气了,还有,我们不能呆在雨天下……雷。快,往小卖铺跑。”小文说完急转弯。

    小黄一琢磨,好有道理,赶紧跟着转弯。

    小卖铺老板娘是个好心人,热情地把两人让进屋,没衣服给换,但是给了毛巾,倒了热水……

    “瞧你俩冻的,这抖,脸色都青了。”老板娘说:“可我这也没男人衣服,你们说可咋办?”

    “没事”,小黄诚恳说,“婶,没事,你这让我俩躲一会雨就成,我俩身体好,不怕冻……我们,其实是吓的。”

    老板娘好奇一下,“什么吓的?”

    “河边,一个雷,劈死人了。”小文接话。

    老板娘笑骂说:“胡说,哪有这种事。”

    “是真的,我俩亲眼看见的,一个雷劈身上,冒火光……死了。”不知道是否因为惊恐过度,急于倾诉,小文开始滔滔不绝地向大婶描述刚刚那一幕。

    小黄反应过来,连忙拉他一把,制止他说下去。

    …………

    赵武亮一夜没睡,早饭也没吃,熬到上午快十点,很疲惫,但依然不敢入睡。

    真的?

    假的?

    怀疑是早就存在的,要说让赵武亮不信师父会气功,他做不到完全不信,但要说让他现在还相信师父真的能引雷劈死人,其实也不那么容易。

    怀疑已经太深了,尤其通过最近的观察,赵武亮除了还剩一丝不安,几乎就已经确定“师父”是假的,只是普通人。

    所以,在小文和小黄回来说了河边的情况之后,带着惊恐、不安,怀疑,赵武亮纠结了一整夜。

    “笃笃笃。”敲门声传来。

    赵武亮起身开了门,小文和小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份早报。

    “师父,你看这个。”

    小文把报纸摊开,递到赵武亮面前,小黄在旁伸手指了指上面的一条新闻。

    赵武亮低头快速扫了一眼。

    【昨日……城郊……雷击……54岁黄姓男子……死亡……记者采访……附近村民亲眼目击……一声响雷……身上火光……】

    赵武亮整个人僵在那里。

    “师父,你看,不光我们看见了,还有别的村民也看见了,而且看得比我们还清楚,真的是雷……黄老同,被雷劈死了。”小文说话的声音有些急切有些颤抖。

    自己看见了都不敢置信,但是有别人的现场目击佐证,小文和小黄现在完全确信,自己俩没看错。

    他们当然不知道,记者采访的那位所谓目击的村民,是一间小卖铺的老板娘,一个大婶。大婶们总是很会讲故事,很乐于讲故事,并在其中显得重要的。

    “怎么办?师父。”其余弟子赶来,问。

    一丛丛惊恐的目光落在赵武亮脸上。

    赵武亮内心在挣扎,痛苦地挣扎,他已经信了,但又不想相信……因为一但相信,他就必须接受师父之前让人传的话,那个警告,他的财路就要断。

    “他现在人在哪?”忍住恐惧,赵武亮问。

    “早上出门,去了禅林寺。”一名弟子回答。

    “禅林寺?”

    赵武亮嘀咕一声,师父终于跟这些道啊,佛啊什么的扯上点关系了。他一早去寺庙干嘛?劈死人了,去烧香祷告,忏悔一下?青云门听着是道派吧?

    弟子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还以为他在疑问,忙解释道:“我回来的时候打听了,说是在庆州挺有名的一个寺庙,很灵验,还有高僧住持,一次开光要好几百块。”

    赵武亮点头,跟着整个人一动不动,一声不响,好一会儿,才抬头:“走,去看看。”

    这是他最后的勇气和挣扎了。

    中午十一点稍多,赵武亮终于找到禅林寺,他趴在寺庙一边的一处小坡上,看着院里的江师父。

    江澈坐在一张石桌旁,神情淡定,正在吃斋饭……同桌的有一个老头,一个老太,还有一个姑娘,和师父谈恋爱的那个。

    赵武亮当然不知道,江澈现在其实还不知道黄老同已经死了,而且死得那么离奇。19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人间武库的小说逆流纯真年代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5200逆流纯真年代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人间武库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