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七十三章 冬儿生日快乐(6000字)

本章节来自于 逆流纯真年代 https://www.tmetb.net/224/22402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江澈手上拎着面条,口袋里揣着鸡蛋,站在山弯出来的小道旁,孤零零地一栋旧房子前。

    房前有满坡杂草里出来的黄泥路,门大开着,探头却看不见人。

    江澈伸手在门板上敲了几下,又朝里张望一眼,屋子黑漆漆的没人回应……他只好站着耐心等候。

    过了没一会儿,门里依旧不见人,却是从门外的墙边侧,先拐出来一个人。

    一个身量不矮,穿着蓝色圆领男式t恤,宽长裤的女人,背后扎了一条长到腰下的大辫子,手弯里挎着个菜篮子,出现在江澈面前。

    “你是?你找谁?”见自己家门口站着人,女人把菜篮子放下,站下来问。

    “哦,我今天刚从内地过来,暂时住在里边那个棚屋里。”江澈尽量笑得人畜无害,温和说:“你是这家主人吧?”

    “嗯。”女人应一声,想想,又说:“俺婆婆是。”

    一句话听得出来,这家庭尊卑观念很强,不过这不是江澈需要关心的问题,他说:“是这样,我看见你家烟囱冒烟……”

    女人困惑地点了点头,眼睛看着江澈,像是询问:冒烟咋了?

    “我想借你家厨房用一下,煮几碗面,还有,煎一个鸡蛋。”江澈说:“刚来,那棚屋里什么都没的。”

    “哦……”女人豁然笑起来,点头,张嘴准备说“行”。

    但是还没等说出来,屋子里突然钻出来了一个穿着深蓝色农村古老样式的挂脖围裙,看样貌六十来岁的老太太。

    她出来,瞪一眼,女人就一声不响进屋去了……

    老太太瞥一眼江澈,问:“那你自个儿有油盐?”

    “这个,没有”,江澈尴尬说:“连碗筷都想着跟您老借一下,用完洗好送回来。”

    “哦,那就是啥都要用俺家的”,老太太自己叨咕两句,对江澈说,“煎鸡蛋可费油……这样吧,算你十块钱。先给钱。”

    江澈一只手在兜里,摸了摸剩下的两块二……一下没答上来。

    “怎么,没有啊?”老太太说完瞄了瞄江澈手上的面。

    这时候,屋里,先前进屋的女人突然喊了一句:“娘,你菜刀放哪去了,俺怎么找不着了呀?”

    “就案板上。”老太太略微不耐烦地回头应了一声。

    “案板上没有啊,你进来帮着找找。”屋里又说。

    “啧,一点不中用。”老太太骂一句,也不管江澈,扭身先进屋去了。

    江澈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站门口,听见里头细细地对话声。

    先是老太太说:“咦,俺记得就放这啊,哪去了?”

    接着是一阵挺不太清楚的对话,大概两人一边找,一边互相询问。

    然后女人说话了,她说:“俺刚问了,他们今天刚过海来的。棚屋那咱也呆过,什么都没有……他们也不容易。”

    “合着谁容易了?”老太太语重心长说:“记着吧,老辈话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就你这心眼,啥都得让你败了。”

    又一阵听不清的对话。

    女人不知怎么脱的身,从屋里出来,回看一眼老太太没跟着,匆忙小声问江澈,“你有多少啊?”

    “……我,就剩两块二了。”江澈不明所以,但还是握拳把口袋里钱掏出来,打开,在掌心……可怜兮兮地两块二。

    “嗯。”女人点头,伸手把钱拿过去,又从自己口袋里摸了一把,合一起,数数,朝江澈看一眼,笑一下,突然开口大声说:“九块三,差七毛……真没了?那,也行吧。”

    说完,她示意江澈稍等,拧身回屋,对老太太解释说:“钱给俺了,差七毛……俺想着差也不多,就答应了,娘你啥主意?”

    老太太想了想说:“行吧,行吧,你一会儿看着点,让少用点油。”

    …………

    菜刀在灶台贴墙边的缝里找到了,想来是不知什么时候滑下去的。

    女人洗净了菜刀,又把江澈要借用的六副大碗和竹筷清洗出来,放桌上,扭头看见锅里冒了热气,提醒说:“可以下面了,你真的自己会煮?不行俺帮你。”

    “会的。”江澈打开锅盖,扇开热气看了一眼,又舀了一汤匙菜油滴进去几滴,重新盖上,说,“我再等等。”

    “哦,那是不同地方,煮面的法子也不一样呢。”女人说:“对了,你们是哪儿的?”

    “越江省,靠南。”江澈说:“你们呢?”

    “俺们善东来的”,女人说:“俺叫刘素茹,你嘞?”

    “江澈。”

    “哦……”刘素茹指了指碗筷,说:“你们六个人来的?”

    “是的,你们呢?”这样的反问大概是一种礼貌,别人问你了吧,你总得问回去才妥帖。

    “俺们,俺一家三口来的,不过,那天到岸上就开始被港城警察追,大冬天,埋泥塘里藏了一天一夜,才躲过去……”刘素茹苦笑一下,拿起菜刀低头切菜。

    “哦,那可伤身体。”一边说话,江澈一边下了面,添油盐。

    “嗯,可不是嘛。”刘素茹淡淡说:“就是没想到,俺和婆婆俩女人都挺过来了,俺那口子,一个大小伙子,他没挺过来。”

    “……”突如其来,江澈不擅安慰人,加上也不熟,一下不知道怎么说话。

    “没啥,都一年多了。俺婆婆还说,就是俺的命不好……”刘素茹放下手里的菜刀,抬手,一根手指指着自己右眼,眼眶下方,说:“你能看见不?这眼泪痣,有它,俺是天定的苦命人,一辈子有得哭。”

    “这个,其实都是迷信。”

    面在锅里,过了几分钟,捞起来过冷河,江澈分碗,加汤……然后,熟练地再次过热水,将面分进六个碗里。

    “看着还厉害。”刘素茹笑一下说:“鸡蛋搁小锅煎吧。”说完,她拿来一个干净的大菜篮子,帮忙把面一碗一碗搁进去,排扎实,然后说:“这样,一会儿给你拿个东西盖一下,就好拿回去了。”

    “谢谢。”点了油,江澈照锅边边磕鸡蛋下锅,嗞啦一声响,扭头说:“那你也进城打黑工?”

    “没的,俺婆婆……”刘素茹放低音量说,“别看她算计,样子凶,其实胆很小,你看刚刚,俺回来问清你来路前,她都不敢出来应你,哪敢进城啊?她也不让我去。另一则,俺们在港城也没得亲戚,托人介绍过几次工作,都是说的让去陪人喝酒、唱歌、跳舞那些事,俺不愿意。”

    江澈注意了一下,刘素茹看样子也才二十三四岁,眉眼、身材、模样都还不错。

    看样子是她在支撑这个流落的家啊,有点钦佩,江澈点了点头,说:“那你怎么生活?”

    “你知道前头开小铺那家人吧?”刘素茹抬头问。

    “知道,我这些东西就她那里买的。”江澈说。

    “嗯,他男人是俺们老乡,一个县的……照顾俺,让俺和婆婆帮着做馒头,卖给装卸货的工人。”刘素茹爽朗一笑说:“这会儿过得下去,往后慢慢再看。”

    “哦……这么说来,我中午才刚吃过你做的馒头。”江澈笑着说。

    “你刚到,也去扛大包了?”

    “对的,赚饭钱。”

    两人说这几句话的工夫,鸡蛋也煎好了,这年头煎蛋还没太流行西方的方式,习惯煎得老,到蛋白金黄,煎出香味来。

    江澈拎着篮子,再三道谢,保证东西一会儿归还,出门。

    走没太远,情不自禁回头望一眼那栋旧房子,想想,所谓人生百态,真实而神奇,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丑恶,但也时刻有人在某个你不知道的角落,哪怕经历厄难,一样顽强而有自尊地生存,朴实厚道地待人。

    身无分文,但有六碗面,其中一碗上头还盖着喷香荷包蛋的江澈想着。

    回身,不一会儿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刘茹素一路小跑到江澈面前,说:“咋的,就干吃面啊?给……不很辣,俺自己做的剁椒。”

    她递过来一个罐头**,里头剁椒红红的,看着鲜亮。

    “背井离乡的,日子要过起来不容易,你们逞强些。”

    逞强,大概是坚强的意思,刘素茹把江澈等人当作真正身无分文的偷渡者,鼓励着,江澈突然觉得她说这个逞强,比说坚强有力量。

    “谢谢。”没客套,江澈接了,因为到这一刻,他已经决定,一定要还刘素茹那六块一毛……带“利息”。

    “姐,我跟你说件事把。”他说:“泪痣不是苦命相,真的……因为,我就是个算命的。”

    …………

    棚屋里有张瘸腿的破旧桌子,现在已经垫了石块,也擦洗干净。

    江澈把盖着竹盖子的大菜篮放下,说:“都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冬儿举双手打开给江澈看,说:“我洗得可干净了,哥哥你看。”

    “还真是。”江澈低头检查了一下,抬头说:“那小脸怎么不洗一下?这都脏成小野猫了。”

    “这个,郑总叔叔说的,他说不能洗。”曲冬儿说:“他说,今天你们都累坏了,明天就要靠我去讨饭赚吃的了……衣服和小脸要脏脏的,才像样。”

    “……”老郑这是要上天啊。

    冬儿也是,因为丢了书包内疚,关心则乱,太想为大家做点什么,反被他骗了。

    江澈拿这俩没辙,只好拿了扛大包时候用的“毛巾”,到山溪里洗净,拧干,回来仔细替冬儿把小脸擦干净。

    开饭了。

    江澈转了个角度,避开冬儿的视线,一碗一碗地把面端上桌来,放在各人面前,把剁椒也搁上。

    五碗面,还冒着热气,冬儿小鼻子吸吸几下,看着江澈,灿烂笑着说:“哥哥煮的面,好香啊……肚子咕咕咕,好想吃。”

    其实基本没任何附加佐料的清汤面,哪来多少香味?

    无关智商,这是一种本能的智慧和善良,冬儿想通过自己的表现,在困境里,让大人们觉得她很满足,很开心,也能感染其他人,让整个气氛好起来。

    江澈和陈有竖、郑书记三人互相看看,都不自禁地露出带着温馨和关怀的笑。

    说来好笑,落魄到去扛大包换来的,冬儿生日的一碗盖着荷包蛋的面,竟让这三个本身也算日渐风生水起的男人,感觉那么满足,好大的成就感。

    “好了,最后一碗,冬儿的。”

    江澈双手把面举得高高地,慢慢往下放,冬儿的一双大眼睛也跟着移动。

    “噔噔噔噔……”

    还是清汤面,面条就一点,但是上头多了一个煎得金黄喷香的荷包蛋。

    曲冬儿看着,怔了怔,仰头看江澈说:“我的,里面有个蛋……”

    她大概猜到了。这不难,因为以前在家里,日子难的时候,过生日,爸妈也会给冬儿准备两个鸡蛋,或者一碗盖着荷包蛋的面条。

    “是啊,因为我们冬儿,今天八周岁了。”没卖关子,江澈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瓜,柔声说:“健康快乐,长命百岁。”

    “健康快乐,长命百岁。”陈有竖也一样说。

    “健康快乐,长命百岁。”郑书记也一样说,顺带伸手捏了捏冬儿的脸颊。

    “唔,原来哥哥知道……”冬儿仰着头,藏着星星的大眼睛里一下水光浮动,变得更闪亮了,她说:“难怪你们要背那么多大包。”

    “谢谢哥哥,谢谢郑总叔叔,谢谢有竖哥哥。”冬儿一个接一个看着,小哽咽感谢说。

    “不用谢呀,傻瓜,其实今天委屈冬儿了。”郑书记难得正经说话,认真道:“本来应该是小公主一样的生日,被哥哥们搞砸了。”

    “才没有,我一点不委屈……”冬儿低头拿小臂抹了抹眼眶,把眼泪忍耐住,灿烂地笑着,说,“我现在觉得好开心啊。”

    “还开心呢,等回去,褚姐知道了估计得削我们。”正经不了三秒的郑书记故意一脸惊慌,打趣说。

    桌上人都笑起来,冬儿也一样。

    “那我不告诉褚姐姐这个,我们都不把这几天的事告诉她吧,要不她该担心坏了。”冬儿扭头看看郑书记,笑一下说:“可是我要告诉她别的,要说郑总叔叔整天都骗我,还让我跳伞下飞机……欺负人。”

    又是一阵欢笑,场面欢乐而温馨。

    后知后觉的钟家姐妹俩,也连声说了,“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开动,吃面。冬儿想分荷包蛋,大家都说不许。

    “荷包蛋好香,边边脆脆的。”她说。

    另外几人吃得一样开心,清汤面里搁了剁椒,看着好看了,吃起来也畅快。

    “哥哥。”曲冬儿拿手指头轻轻点了点江澈的胳膊。

    江澈扭头问:“怎么了?”

    “荷包蛋吃完了,我吃面……能不能,吃得‘吸呼噜’‘吸呼噜’响?”带点儿小局促,她特别认真地问。

    这叫什么问题,江澈哑然失笑,看看她碗里不多的面条,说:“为什么呀?”

    曲冬儿说:“就很香,很热闹,很高兴。”

    这个表达的意思,江澈懂,之所以询问,是因为受到教育,本身不许。

    “行啊,今天冬儿说什么都行……是不是这样?”江澈低头,连面汤带面条,吃得吸呼噜响。

    冬儿开心地点头,跟着吃一口,喝面汤,‘吸呼噜’响,可是却没江澈大声,简直太小声了,于是,她用力在最后吧嗒小嘴,加尾音:“……啊,好香。”

    陈有竖、郑忻峰,钟家姐妹,都笑起来,然后照着做。

    吃着,笑着,冬儿银铃般的笑声,不断在破落的棚屋里回响。

    …………

    晚饭后歇了一会儿,天色暗了下来,月亮小,月光也淡。

    “哎呀,忘买蜡烛了,也没钱了,冬儿你怕不怕啊?”郑忻峰故意问道。

    “我才不怕。”冬儿警惕地看着他,生怕郑总叔叔又有什么骗人的花招,虽然是生日,可是刚刚郑总叔叔还骗她不许洗脸呢。

    郑忻峰说:“哦,那你俩哥哥去还碗筷和篮子,好像已经回来了,还在屋后生了火堆,你要去看吗?”

    “不骗人?”

    “不骗人。”

    “那我想去看。”

    “走着。”郑忻峰带着冬儿走到屋后。

    转过墙角,确实有个火堆,亮堂堂地,火光映得人脸蛋发红,但是曲冬儿看见了,除了火堆,江澈和陈有竖,哥哥的手上,还有一个小蛋糕……插着已经点燃的小蜡烛。

    曲冬儿过往的生活,还没有接触过蛋糕和蜡烛的生日,但她看书知道。

    她现在还知道,哥哥们到底有多用心,今天做了多少努力,多少准备……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钟家姐妹比较习惯西式文化,带头唱起来。

    唱完生日歌,又教冬儿许愿,吹蜡烛。

    冬儿有些不习惯,微微害羞,但还是听话的闭上眼睛,特别认真地许了心愿。

    第一个愿望,冬儿虔诚地说:“希望老彪伯伯平安,没有事。”

    第二个愿望,“希望哥哥顺利,惩罚坏人,然后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

    第三个愿望,钟家姐妹提醒不能说出来,曲冬儿默默叨咕了好一会儿。

    “好了。”她鼓着腮帮子,吹了蜡烛,分了小蛋糕。

    “第三个生日愿望,不能说出来的哦,要记住。”钟家姐妹俩一边叮嘱,一边特别好奇,冬儿到底许了什么愿望。

    江澈不关心这个,走上前,把一个红色带粉色原点的蝴蝶结发夹掏出来,说:“这是哥哥们的生日礼物……冬儿看喜欢吗?”

    曲冬儿看着江澈的掌心,用力地点头,眼睛发亮,说:“真好看。”

    本来这个生日,江澈、郑忻峰、陈有竖,褚涟漪,分别会送给冬儿什么呢?也许,很贵的衣服,名牌的儿童手表,亮晶晶的小皇冠……

    他们送得起的好东西,贵东西,多了。

    但是,仔细想想,也许其实都不如这个三块钱的小发夹珍贵。

    “那,哥哥替你戴上。”江澈有些笨拙地,把蝴蝶夹发夹给冬儿戴在了头上,中间微靠右侧的位置。

    “好了。”他说。

    曲冬儿站直直……

    “哎哟,不错嘛,三块钱的发夹带上去都这么好看……归根到底,还是咱们冬儿真漂亮。”郑书记发挥特长,夸奖说。

    陈有竖憨厚地笑。

    钟家姐妹特别认真地讨论,冬儿五官哪哪最好看。

    曲冬儿可开心了。

    …………

    吃完蛋糕,围坐在火堆旁,等着老彪和古听乐一起来,或者古听乐一个人来。

    “赫敏说得很快,脸红得更厉害了,几乎和帕瓦蒂的长袍一个颜色……”江澈缓缓地说着,冬儿坐在他边上,侧着小脸,静静听着。

    郑书记也听得很认真。陈有竖听得同时,不时朝四周张望。

    但是钟家姐妹俩完全走神了……

    突然瞥见一眼,两人在抹眼眶,江澈困惑了一下,想着,也许真的太惨了吧,温和问道:“你们,怎么了,是不是太担心?”

    “没,不是。是姐姐刚跟我说,好想也过一个这样的生日。”钟茵认真解释说:“我也觉得,要是能有这样一个生日,真好。”

    这姐妹俩也许从小开始的每个生日,都过得隆重而精彩,但是……

    钟真接着说:“我们俩之前不知道,现在回头想想,你们三个满身大汗扛大包的样子,难怪那么努力,还有你们偷偷去买蛋糕,买鸡蛋,这样默默准备了一天……就觉得,有这么好的人,这么心疼,真好啊,真羡慕冬儿。”

    “是吧?”郑书记接话说:“你们就想得美吧,不卖了你们就不错了。”

    其实,他刚刚还私下跟江澈说了一句:我好像有很久没过得像今天这样安心和充实了,流过汗,累得浑身疼,可是心情特别畅快。

    这感觉,江澈一样也有。

    “哥哥。”

    “嗯?”

    江澈身边,曲冬儿一点没被郑忻峰和钟家姐妹的互怼影响,仔细说着:“我觉得她们说的很对,这个生日虽然不在爹爹和妈妈身边,可是真好啊,吸呼噜吃面真好,荷包蛋真香,小蛋糕好好吃,蝴蝶发夹好漂亮……”

    ps:

    1、感谢【我跑不动了】盟主为冬儿生日送上的祝福。

    2、港城部分的剧情,不会拉得太长。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人间武库的小说逆流纯真年代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5200逆流纯真年代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人间武库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