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5章 新兵训练

本章节来自于 时空先锋 https://www.tmetb.net/315/31558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吃饭时间只有十五分钟,没时间废话,林松找了个位子坐下,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一旁的杨峰张大了嘴巴,看他就像没吃过饭似的,一顿胡吃海塞。

    旁边的几个新兵也吓呆了,这又不是大胃王比赛,至于这么吃吗?看来这小子一定是出自非洲贫民窟,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肉。

    杨峰满脸黑线,端起餐盘换了个座位,脑门上好像写着’我不认识这家伙’,太丢人了。

    林松只顾着低头吃,没到十分钟就将四个青稞面大馒头和餐盘上的肉菜都吃光了。摸摸肚子,连一丝的满胀感都没有,还想去再盛些饭菜,不过看看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好像看非洲来的难民一样,还是没好意思再去盛饭。

    排队走出餐厅,有人给新兵安排住处。

    林松的宿舍在二楼,就在士兵餐厅的楼上。现在军营的住宿条件还算不错,普通士兵也是单间。一个七平米左右的小房间,一张单人床,床上的被褥整洁干净,还有个小桌和一把椅子。

    五人共用的客厅里还有沙发、电视、空调……洗手间很大,五人可以同时洗漱。

    林松先和老班长学习整理内务。

    说是老班长,今年才二十三岁,大名叫德吉,老家就是西部堡垒市的,几个新兵都叫他德头儿。

    德头儿是四年的老兵,身体扎实,皮肤黝黑,脸上还带着明显的高原红。只是当了四年兵,还没达到初级武者等级,所以一直没有晋升,但是他的枪法特别准。按照他的说法,手上每一个茧子都是用枪磨出来的,他打过的子弹比新兵吃过的饭还多。

    黄岩兴和贺远来自沪杭堡垒市,周越和林松都是东北堡垒市的,也算是老乡。

    林松和其他三人都是新兵,听黄岩兴和贺远的口音有些怪怪的,说快了还听不懂,林松和周越都是东北堡垒市的,说起话来还是比较合拍儿。几人相互介绍了一番,小谈一会儿,明天还要早起训练,就各自回房睡觉去了。

    红通通的太阳冉冉升起,朝霞映红了东方的天空,清早的空气凉爽清新,蔚蓝的天空飘着高高的云,让人倍感心胸开阔。

    早起的新兵们列队而立,已经开始了第一天的训练。

    负责新兵军训的教官铿锵有力的喊道:“你们知道我叫什么吗?我叫石头,其实我这个人比石头都硬。新兵营里我说的就是命令,不听我下达的命令,就是违反军纪。训练中,你们休想耍花招,不要自找麻烦,自讨苦吃……”

    石头教官话声未落,队伍中就有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是谁笑的?出列!”石头教官一脸严肃的望向窃笑之人。

    那个新兵发现左右的人都在看自己,躲是躲不过去了。性格乖张的他也是敢作敢当,毅然决然的向前一步,站了出来,眼神中还流露出一丝轻狂。

    “为什么笑?”石头教官声音冰寒。

    那个新兵肉笑皮不笑的回答,“我叫张铁锤,外号锤子。”

    顿时,所有新兵哄然大笑。一个石头是教官,一个锤子是新兵,两者相生相克,这回有好戏看了。

    石头教官看着这些新兵笑的开心,并没有制止,耐心的等他们笑完才说道:“好!很好!非常好!听了新兵锤子的精彩回答,我感到很欣慰,所以我决定了,在原有的训练科目上再加一项,每晚熄灯前每人再加一百个俯卧撑,直到新兵训练结束为止。”

    乐极生悲,这时新兵们鸦雀无声,心中却有无数个草呢马在奔腾。所有人的眼睛都一起压向那个叫锤子的新兵,如果打人不犯军纪的话,一定打得他亲爹亲妈都不认识,叫他取个方人的糟名来克我们。

    就是锤子也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凉风阵阵,额头却是冷汗一片,这么多人凶狠的眼神是会杀人的。

    石头教官没有理会这些新兵,走到锤子面前又向前一步,石头教官的脸和锤子的脸之间连一个手指都塞不进去,就是这么近的距离,石头大吼道:“新兵锤子向右转,绕着训练场跑步走,我不喊停不许停。”

    距离过近,吼声够大,口水喷的锤子满脸都是。锤子的腮帮一鼓一鼓的,就像待发的火山,但在石头教官的淫威下还是不敢发作。

    杀鸡儆猴,这时的新兵已没有人敢挑战石头教官的威严了,队列训练即刻开始。

    “跑步走、立正、向右转、齐步走…立定、向右转、跑步走……”这样的口令不知道喊了多少遍。

    临近中午,那个新兵锤子跑步的步伐已经比爬还慢了,双腿明显有些颤抖,面目已变得扭曲。就像逃荒的饥民,五六天滴米未进,随时都有倒地的可能。

    石头教官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我叫…”锤子一边想,一边大口喘着粗气,石头也不急着追问,只是用疑问的眼神看着,等待他的回答。

    锤子的脸上满是汗水,湿答答的头发还冒着热气,看样子马上就要瘫倒在地。

    “我叫…我叫烂锤子,土里挖出来生锈的那种,碰一下都会变成粉末。”

    “哈哈哈…”新兵们同时一阵大笑。

    这锤子不简单呐!大丈夫能屈能伸,又不缺乏创意,回答的接近于完美,人才,人才啊!看来这关他是过了。

    教官始终面无表情,那张脸棱角分明,就像铁板一块,没有一丝一毫改变,好像从来不会笑一样。

    乖乖!这石头是不会笑呢?还是脸上的肌肉有问题?或者是他心理有问题,是个变态?

    不会是派来个变态训练我们吧?

    新兵们越分析越觉得可怕,看石头的眼神就像看恶魔一样。

    让锤子归队后,石头教官继续吼道:“现在我说明一下进餐的细则,我只说一遍。到餐厅后每人拿一个托盘,然后打一份饭菜,打好后不准吃,要等到最后一个人打好后一起吃。你们可以不吃,也可以少吃,但吃饭时间只有五分钟,没吃完也必须出餐厅,还不准带任何食物。如果被我抓到你们某人违反纪律,不是一个人受罚,同桌的所有人一样受罚,听明白了吗?”

    新兵们本就精疲力尽,又听了这么多规矩,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听明白了。”

    “哦!看来你们有情绪,人在有情绪的时候,进食会影响你们肠胃的正常消化,不利于健康,所以我决定…”

    “听明白了!”新兵们听到这里,哪个还敢怠慢,一上午的训练本就让他们的肚子饿的要造反,更无法想象饿着肚子会怎样坚持下午的训练,个个使出吃奶的劲儿,齐声大吼。

    “什么?”石头教官装作没听到。

    “听明白了!”这回新兵用的比吃奶的劲儿都大,每个人都确定石头就是一个变态。

    “以后不管是报告,还是回答问题,都要声音洪亮,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新兵们再也不敢懈怠,齐声高呼。

    到了士兵餐厅,新兵们一个个都规规矩矩的站排打饭,已经有了点军人的素质了,更多的是怕了这又臭又硬的石头教官。

    坐在长条餐桌前,等到最后一人打饭完毕,石头教官一声令下,用餐开始,计时也开始,只有五分钟。

    林松也是饿急了,把所谓的礼貌、教养全部抛在脑后,坐下后就把整个脸埋在餐盘里,好像长这么大没吃过饭似的。

    见过猪抢食吗?一头大猪把脑袋插在食槽里,不停的哼哼,把其他的猪都顶到旁边,自己独享美食,就和林松的吃相一模一样。

    没到两分钟,就有同桌的新兵开始小声嘀咕起来,好像是议论这饭菜的品质。林松只是听,手没闲着,还在不停往嘴里塞。

    教官的耳朵可不是摆设,大步走到那个新兵面前,大吼道:“这桌全体新兵起立…向左向右转,齐步走。”

    林松又快速的塞进嘴里几口,才站了起来。嘴里塞的鼓鼓囊囊,连舌头都翻不过来,边往外走边从嘴里往下掉,再用手接住塞回嘴里。

    石头教官将他们赶出了餐厅,又向其他新兵吼道:“嘴只有一个作用,要么吃,要么说。用餐期间不允许小声议论,再让我听见,说话的和他同桌的一起出去。”

    下一刻,餐厅里只能听见餐勺、筷子和餐盘的碰撞声,还有用力咀嚼和大口吞咽声。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蝎子愤愤的小说时空先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时空先锋最新章节时空先锋全文阅读时空先锋5200时空先锋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蝎子愤愤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