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十八章 无端现秘(3)

本章节来自于 挽剑抱雪 https://www.tmetb.net/365/36507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一旁的周峻听几人对话,忽地冷冷地道:“叶老前辈乃是和我家庄主齐名之人。”又一指叶峰手里的剑谱道:“这本剑谱此前那小子已答应交给我家少庄主,老前辈半途将其夺去,却是为何?”叶峰瞥了周峻一眼道:“不错,这剑谱是那傻小子答应给你家少庄主的,不过他可不是心甘情愿给你们的,我现在从你们手中夺来,你们要是打的赢我,随时都可以拿去。”周峻听的气急,道:“老前辈这是恃强硬抢了?”叶峰淡淡地道:“便是苏离山在此,我也是如此说法。”萧雪在一旁叫道:“你们方才也是恃强硬抢啊?还打伤了我师姊。义父,你可不要饶了他们。”周峻沉声道:“既然如此,在下就算不敌也要斗胆领教下‘北七星’中‘巨门星’的‘青龙掌法’和‘白虎拳法’了。”叶峰轻抚白须,微微笑道:“你也知道‘四神诀’嘛。”

    不见他如何作势,人已到了林翔身边,将手中剑谱向林翔手中一塞,道:“傻小子,物归原主。”待林翔接过,又一个闪身,到了帐台一侧,自言自语地道:“怎么这里会有块银子嵌在里面,倒叫店家怎么拿啊。”左手成爪,在银子上方一晃,那银子“脱”地一声跳了起来,飞到他手掌中,他将银子端端正正地放在帐台之上,人影一晃,已到了嵌着铁页子的墙边,说道:“这东西倒有些稀奇?”左手一引,那铁页子自动脱出墙壁,飞到他手上,他略一端详,忽地用双掌将铁页子象纸张一样揉成一团,平平向空中一扔,右手轻轻一拳击在铁纸团上,喝道:“还你!”那铁纸团“嗖”地一声直向周峻飞去,周峻见他吸银出柜,揉铁成团,这份功力自己决计无法做到,又见那铁纸团飞的甚缓,当下伸出手便接,甫一接间,陡觉铁纸团如大山般沉重,自己手臂被压得似要断掉,他为挣面子,怎肯就此罢手,大喝一声,右手一托左手,运气直向上抬,只听“噗”地一声,他两只脚已陷入地面,刹时间尘土飞扬,铁纸团却好歹也接了下来。

    叶峰心下暗暗赞许,对周峻道:“你们走吧!”周峻紧抿着嘴,缓缓抬脚起身,看着屋外的裘卦和屋角爬起的裘宝,牙间硬生生挤出一字道:“走。”当先走了出去,裘氏兄弟忙扶起苏春,也跟了出去,萧雪欲要阻拦,只听叶峰清声道:“小丫头,让他们走罢。”萧雪只好嘟起了嘴,对苏春道:“便宜你了。”

    苏春等人刚走到门口,又听叶峰叫道:“且慢!”苏春心下一惊,额头上霎时便有冷汗渗出,回头结结巴巴地道:“叶……叶老前辈莫非……要出尔反尔?”叶峰冷冷地道:“老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是让你回去和苏离山说一声,他若想要找人打架,老夫随时奉陪!”苏春松了一口气,忙道:“晚辈自当从命。”这六字说完,不敢多言,低头急急出门。

    眼见苏春等人渐行渐远,萧雪跃到叶峰身边,拉住他胳膊道:“义父,你为何要放过他们啊?那个姓周的可打伤了我师姊啊!”叶峰轻抚她秀发,笑道:“小丫头,你们也打伤了那姓苏的小子啊,再者周峻硬接我一招,应是已深受内伤,此人也算硬朗,他起身时不敢张口说话,是怕吐血露迹,这次虽伤不至死,但至少也要修养数月方可恢复元气。”萧雪“哦”了一声,黄娇娇也过来道:“多谢叶师伯救命之恩。”林翔苦于腿上伤势,行动不便,萧雪忙过去将他扶了过来,林翔道:“恕晚辈腿上不便,无法跪谢叶老前辈救命之恩!”

    叶峰一摆手道:“小子不用多礼。”上上下下看了他几眼,道:“小子心地不错,功夫可着实稀松平常啊?”林翔微窘,道:“是晚辈学艺不精。”叶峰微诧,道:“小子空有剑谱在手,难道没有修炼?你师承何人啊?”林翔道:“晚辈林翔,家师江湖人称‘流云儒生’,姓杜名云重。”叶峰“唔”了一声,道:“杜云重!此人在江湖还算有点侠名。”又皱眉道:“难道他没有教你这剑谱里的剑法吗?”林翔见叶峰如此轻易地就将剑谱返还,知他不是贪小之辈,便将手中剑谱递给叶峰,道:“晚辈愚钝,与家师至今尚未参透这剑谱之中的奥妙,还请叶老前辈指点一二。”叶峰见状一呆,忽地拍掌大笑道:“小子倒真大方,那老夫也不装什么君子,先瞧瞧这里面有些什么玄机。”接过剑谱,忽见一旁的黄娇娇脸色苍白,身形微晃,似要跌倒,忙叫道:“店家,快把店堂打扫一下,给我们弄张干净桌子,上点小菜,银子在帐台上。”说完,伸出手去,掌心贴在黄娇娇背后,黄娇娇只觉一股暖流自背后向腰腹,在胸口间来回流转,先前胸口郁闷疼痛之感立时大减,知道叶峰在运内力为自己疗伤,当下低声道:“多谢叶师伯。”叶峰微微笑道:“禁声,闭目,运气。”一旁萧雪从怀中取出一粒“百花玉泪丸”给黄娇娇服下,黄娇娇依言运起自身内力,随着叶峰内力缓缓流遍周身大穴,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那边掌柜及小二不多时已将店堂收拾干净,众人过去落座,叶峰拿起剑谱,看了起来。间中小二陆续将菜肴端了上来,萧雪、黄娇娇二人与苏春等人斗了半日,早已腹中饥饿,便吃喝起来,惟独林翔心中惦着剑谱,无甚胃口,只神情紧张地看着叶峰。

    叶峰看的极慢,眼见天色已暗,夜幕低垂,萧雪与黄娇娇二人早已吃好饭菜,因不敢打扰叶峰,又感觉有些疲倦,均自顾自趴在桌上沉沉睡去,这边掌柜唤小二点上灯烛,心知眼前几人均不好轻易得罪,虽睡意绵绵,却也不敢走开,林翔想知道剑谱中的秘密,自是大气不出一声地坐在一旁。这酒家幸也开在偏僻处,经过这许多时候却也无人前来。

    好容易等到叶峰将剑谱最后一页看毕,缓缓合上剑谱,喃喃自语道:“奇怪!当真奇怪!”林翔忙问道:“叶老前辈,奇怪什么?”叶峰将剑谱还给林翔,也不回答,忽地站起身来,人影一闪,已到了门外,只见他随手折下一根树枝,就地舞了起来。林翔忙起身赶到门外,无奈腿脚不便,这一下却将萧雪与黄娇娇惊醒,三人一同抢出店门,但见月光下叶峰手中树枝忽劈忽刺,又削又掠,身形四处游走,翻转腾挪,整个人已化为一抹青影,只听场中“唰唰”声不绝于耳,四周尘土飞扬,三人见到如此气势,均暗暗心惊,只看的目瞪口呆。叶峰舞到极处,手中劲气四发,只激的四周树叶纷纷落下,旁观三人已禁不住气势激荡,早已退回了店内,隔窗观看,只见叶峰在纷纷落叶中滴溜溜地一个转身,长啸一声,人已如一道青光般直窜而起,待得落下地来,将手中树枝向下一掷,这树枝竟笔笔直地插在了地上。

    长出了一口气后,叶峰返回店内,林翔急道:“叶老前辈,刚才的莫非就是‘参日剑法’?”叶峰笑着摇了摇头道:“老夫不擅剑法,刚才的怎算的上是‘参日剑法’?”一旁的萧雪插嘴道:“义父,刚才的剑法气势惊人,我只看的眼花缭乱,怎么还不是啊?”叶峰瞄了她一眼,道:“小丫头懂得什么?这若是‘参日剑法’,岂不要让人笑掉大牙!”又转向黄娇娇问道:“娇娇,你可看出什么端倪?”黄娇娇柳眉微蹙,想了一想,道:“本门刘师兄精于剑法,若是他在,或可看出一二,恕弟子眼拙,方才叶师伯的剑法看上去气势十足,但似乎剑意不足,只有七分似剑,三分不似。”叶峰微微颔首,笑道:“萧兄门下的弟子眼光果然犀利。”黄娇娇脸颊微红,低声道:“让叶师伯见笑了。”叶峰哈哈大笑道:“刚才何止七分,你说七分似剑,已是给足我面子,其实恐怕连三分都无,气势之所以足,是因为我以白虎拳劲融入其中,身形附以青龙掌法,只不过手中拿了一根树枝,让人曲解为在用剑而已。”林翔讶道:“叶老前辈此举却是为何?恕晚辈愚钝,愿闻其详。”一旁的萧雪也急道:“义父你快说嘛,不要吊人胃口了。”叶峰摸了摸肚子道:“我老人家肚子饿了,边吃边说罢。”说着,当先入座,林翔虽心中焦急,却也不能催促,只好也坐了下来,四人纷纷入座。

    叶峰吃了一口菜,道:“原本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只因这剑谱确是一本内功心法,粗看与剑法全无半点干系。”又道:“但是这心法也着实透着古怪,其中并无细细讲解如何炼气,而多数都为发劲。”林翔听了犹如云里雾里,呆道:“叶老前辈,这话是何道理?”叶峰又将一块排骨夹入口中大嚼,道:“参日剑法为近百年前连栖凤独步江湖的成名剑法,岂能和一般俗世剑法相提并论,闻说此人亦正亦邪,性格乖张,行事常按自己喜好,往往出人意表。”几人听他讲起连栖凤,心中都对这近百年前成名的人物大感好奇,纷纷仔细倾听。

    林翔见叶峰所言均是杜云重都不曾说起过的,更觉新鲜,叶峰见他们如此,莞尔一笑续道:“他独自挑战过中原各大门派,亦寻过北斗门的晦气,自己虽有妻室,但仍与她人相恋,不过这些都是上一辈流传下来的故事,未知真假,也不必多说。”萧雪见叶峰收口不说,挽着他臂娇嗔道:“义父,您怎么不说了啊,雪儿很是好奇啊!”叶峰正色道:“前人之事,我辈怎好乱嚼舌根。”萧雪见状,顿觉悻然。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灵羽霓音的小说挽剑抱雪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挽剑抱雪最新章节挽剑抱雪全文阅读挽剑抱雪5200挽剑抱雪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灵羽霓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