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03太平天国悍将西贤将军

本章节来自于 1851之远东风云 https://www.tmetb.net/4/4917/
    
    一年后,1852年8月17日,骄阳胜火,但桂阳城下的壕沟里,头裹黄巾的太平军排成一排,手持火器,眼睛紧紧盯着前方,汗水都没人去擦一下。

    地面上热的看得见翻滚的空气猛然震了一下。

    几声沉闷的雷声,一团黑云在远处升起,接着尖锐的啸叫刺破平静,好像鞭子一样抽了这燥热的大地一下,大地猛的震动一下,壕沟前面的空地远处,猛地掀起一片片黄土,如同平地刮起了一股黄色的微风。

    但太平军这边依然平静如水。

    看着远方那黑压压如同潮水一般涌动的清军,壕沟里的一位红背心黄边的将军,凝视着前方拔出宝剑,胸腔里发出的野兽般的沉闷声音在壕沟里飘荡:“不要管火炮!抬枪、鸟枪看不见清妖的鼻子不许开火!皇上帝保佑我们!”

    没有人回头行礼,人人眼光向前盯住了冲过来的清兵,年轻的新兵使劲的吞咽,以便让挂在鼻尖上的汗水自己掉落,负责点抬枪的老兵,则使劲在脏兮兮的号服上擦着手心里的汗,从被命令守住这壕沟开始,这命令已经听西贤将军赵子微训诫过无数次了。

    赵子微看着清兵炮手那远的离谱的着弹点,暗想你这究竟打人还是想打土啊,鼻子不屑的一哼,骂道:“这群猪!和春这个笨蛋。”

    太平军拿下桂阳还没几天,清兵就大举压境过来,有10000人之多,而赵子微身后的桂阳城里此刻仅仅只剩2000多名太平军。

    说实话,听到情报的时候,赵子微还有点不敢置信,甚至摇着情报问东王杨秀清:真的吗?吃屁将军和春怎么敢主动来犯?

    绝对不是吃惊对方人数,而是吃惊清军绿营统帅和春是不是喝多了,竟然主动来打?

    和春在太平军里的绰号是“吃屁将军”,因为他从来不敢包围或者迎头死磕太平军,向来是坠着太平军尾巴走,太平军在前面攻城略地,他就在后面收复城池,这样不用战斗还有功劳给满清皇帝显摆,委实是跟在太平军后面专门吃屁的。♀苍老师的职业生涯

    其实不止和春一人如此,几乎所有的清朝将军玩的都是这手,大清八旗和绿营已经腐烂到骨头去了。

    欺负老百姓是一等一的好手,老百姓说:“绿营如篦,潮勇如洗。”绿营过境,把老百姓财产篦子一样梳一遍,这还是好的呢,如遇到军纪更加牛比的潮勇,那估计除了造房子土块他们不要之外,什么都给你搞走。

    但遇到真敢和他们拼命的太平军或者任何造反者,这群对付老百姓的猛虎马上变成了老鼠,那就比谁跑的快了。

    满清文人这么形容绿营士兵的勇猛:“见贼才逃者为上勇,望风而逃者为中勇,误听就逃者为下勇。”

    但这次和春慢慢跟着太平军攻城略地的脚步,挪到桂阳州的七里亭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安泰、虎嵩林、米兴朝等带着湖南、四川的援兵赶到。清军增至10000人,和春这才胆子有点大,叫道:“合力同追,直扑城下!”

    而刚拿下桂阳的太平军早由杨秀清和洪秀全计议,主力一分为二,前卫军和中卫军攻向郴州,而后卫军2、3千字就在桂阳城下构筑阵地,和和春来个会战!

    在清兵炮兵几下礼炮一样的轰击之后,空地另一边黑压压的清兵发出“杀”的声音,潮水般的朝桂阳城冲来。

    虽然极度蔑视清兵,但一万人像黑水一般漫田遍野涌来,也让指挥壕沟火器的赵子微头上微微冒汗。

    这些穿着肮脏号服留着辫子的兵勇冲锋也像娘们,鸟枪在离壕沟三四百步的时候就开始乱放,像鞭炮又像炒豆子一般,清军队形里顿时升起一团团淡蓝色的硝烟。♀重生农家有田

    赵子微和其他战士一样伏在地上,却冷笑道:“鸟枪如果装填好葯、弹,最多也只能射200步,现在就放,果真在打鸟啊?”

    说罢,伸手看了看趴在自己身边那紧抱火枪瞄准的战士:这身材矮小的家伙,不过是小孩子,只有12岁,但却跟在自己身边半年了,平常当自己的亲兵使唤,战斗的时候却也极度勇敢,经常以他那瘦小的身体去跟比自己高一头的清兵成年人拼长矛,因为他根本使不动沉重的刀剑。

    想到这里,赵子微心里叹了口气,心说:你们怎么应该在这里呢?

    赵子微没说“你”却说“你”,实在是因为太平军里童子军多的是,跟着太平军还能吃上饭,要不让这些人怎么活呢?

    伸手去摸了摸这孩子的头,开玩笑般的说道:“小丁子,怕不怕?”

    “禀告将军!”小丁子根本没转头,他稚嫩的声音在战壕里传了好远:“不怕!活着杀清妖,死了进天堂!进了天堂天天吃白米饭!”

    不少人偷笑起来。

    就在这时,架在身后城墙上的大炮一起轰鸣起来,圆形的炮弹尖叫着射进了清兵群。

    和清兵礼炮般的轰击不同,太平军的每一发炮弹都带走几条生命。残肢和肠子在炮弹的轨迹上乱滚,惨叫声、哀嚎声、清兵长官呵斥逃兵的怒吼声着硝烟味一起弥漫在战壕之中。

    “过来了,准备。”赵子微摁住了手下伏在地上军旗。

    身后墙上大炮一直在怒吼,而前面清兵鸟枪的声音越来越近,只有横亘在两者之间的这条壕沟静悄悄。

    在面前的人流之中,赵子微盯着跑在最前面的那个清兵,看清了他胸前的“兵”字,然后看清了他飞舞的辫子梢,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一副黑瘦的鸦片脸。

    当这个鸦片脸大吼出杀,露出嘴里那口黄牙的刹那,赵子微猛地竖起了军旗!狂吼一声:“杀!”

    在万名潮水般朝桂阳城冲击的清兵眼里,几乎刹那间,那横亘在自己和桂阳城之间的、静悄悄的沟里几乎同时竖起一排颜色鲜艳的军旗,如同一条卧龙猛地竖起了利爪,好像瞬间的一声巨响,这条龙身上就爆出一条线般烟雾!

    壕沟里的太平军全线射击。

    顷刻间,一堵由铁砂组成的墙以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撞进了清兵的人海之中。

    “爹啊!”一直被赵子微盯着当开火坐标的那个离他最近的清兵,好像在跑动中被个铁锤迎面一击,眨眼间就两脚朝天朝地上摔去,手里的铁刀被这急仰甩到半空之中,握刀的那手空了出来,却猛地捂住了右眼,狠的好像要把自己右眼抠出来。

    右手捂住了右眼,身体这才坠地,接着身体在泥土里翻滚抽搐到如同一个被撂倒铁板上的活虾,双脚死命的蹬着地面,一直到鞋子蹬脱,赤着的脚还在扒刨泥地,“爹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惨叫着。

    惨叫的不是他一人,横卧在桂阳城脚下这条凶龙第一震,就放倒了一排清兵,惨叫声此起彼伏,清兵的人海为之一顿。前方没受伤的士兵爬了一地,不少后跟上的清兵开始冒着火炮和鸟枪和太平军对射。

    “自由射击!”看着壕沟里手忙脚乱用通条重新上弹的太平军士兵,赵子微狂吼。

    这时候,双方都在彼此射程之内了,顿时桂阳城下硝烟四起,整个战场好像马上起了一层浓雾。

    这次清兵来的人太多了,而且好不容易仗着人多和春敢发动一次强袭,还不死命驱策满清绿营士兵前冲?

    如此多的士兵几乎能填满这个宽阔的土地,和占据桂阳城下的太平军比例几乎达到十比一的程度,清军再懦弱,这种时候也有虎勇之士涌现,顶着城墙上的火炮和鸟枪齐鸣,死命的攻击战线上的太平军。

    赵子微壕沟里也伤亡不断,不停有自己的弟兄哀叫着摔倒在地上,但就像在阵地前哀嚎的清军伤者一样,没有人管他们。

    在城上和壕沟的双重火器射击下,清兵已经在壕沟前扔了满满一地尸体和伤者,以致于后来者不得不踩着自己的同袍前行。

    虽然前边的清兵经常趴在地上不肯前进,但他们攻势还没歇息,后面的源源不断的前涌,而在这个无风的夏日,整个阵地上的硝烟都呛得让人睁不开眼睛了。

    打到这个时候,仍然听不到城里进攻命令,赵子微看着壕沟里战士人人黑烟满面的奋力死战,奈何清兵却源源不断的往上冲,不由着急起来。

    就在这时,壕沟不远处响起了一串撕心裂肺的惨叫来,赵子微扭头一看,一个罕见勇敢的清兵提着长矛跳进了壕沟,但马上被周围的太平军用短刀刺死。

    清兵的鸟枪因为太长,是没有刺刀的,而且大部分识趣的鸟枪兵早早发生完弹丸,现在都趴在地上,装作填弹的架势,死命的不肯起来,在壕沟前冲上来的都是手提矛和刀的冷兵器清兵。

    看着马上就要冲进壕沟的密密麻麻的清兵,赵子微一把拉出自己的军旗,手提宝剑,大吼道:“兄弟们跟我上!杀清妖!”

    说罢一跃而出壕沟,满眼都是蓝号服和长辫子,哪里有机会多想,怒吼一声,踩着脚下柔软的尸体,狠狠的劈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士兵。

    那士兵看着赵子微,如同在看着一个怪物,满脸惊恐,竟然肩膀下缩连举刀都忘了。

    其实他根本没想过举刀对杀,踏着那么多清兵的尸体冲到这里,这些走运的清兵绝对没有越冲越勇,而是越冲越怯,谁都害怕那些不要命的长毛,至于原因,因为他们是绿营兵。

    此刻这些最前面的清兵猛然见长毛手持军旗跃出壕沟,紧跟着壕沟里全线跳出长毛朝自己杀来,谁不心胆俱裂?

    以致对着赵子微的那个倒霉蛋都忘了自己手里是有刀的,这里是战场,赵子微哪里有些许同情,他手里的利剑对着那人的左脸就恶狠狠的劈了下去。

    顿时那充满着惊恐四处乱转的左眼球马上爆裂开来,眼球里的液体混合脸皮绽开的血液,四处飞溅。

    看着第一个对手惨叫着倒在自己脚下,赵子微伸出舌头把刚刚溅到嘴角的那液体舔进了嘴里:腥的,有点咸味。

    接着口里急喷而出的气流如同台风般又把这腥咸的液体喷出口外,赵子微举剑大叫:“杀!”

    “将军小心”就在这时,身侧传来一股大力把自己斜推了出去,接着一道白光从自己眼前闪过,赵子微扭头一看,自己刚刚站的地方自己被刺了一根长矛,而一个国字脸神情威武的青年左手举刀,右手却死死攥住矛杆,矛尖已经刺进了他左臂一段了。

    被推出去的位置恰好就和刺矛的清军一正一背比肩而立,赵子微二话不说,举剑就砍向这清军矛兵摆在自己眼前的那条蹬地发力刺矛的小腿,铁刃砍进了这清兵的半条腿,鲜血溅了赵子微一脸。

    而与此同时,国字脸青年一刀削断刺在自己肉里的矛杆;

    “还没倒地?”带着这微微的惊诧,赵子微拔出长剑,也不回身,直接抡着剑像抡斧子一般,再次猛力挥砍这清兵的脊背!

    而国字脸青年瞪着因为后腿巨疼而浑身战栗着惨叫的这个清兵,再一刀!握矛的四根手指合着第二截矛杆一起落在血腥的土地上。

    把染血的长剑从清兵脊梁骨里抽出来,这家伙还没死?只是一秒的迟疑,赵子微第三剑狠狠的嵌进了跪地清兵的后脖子骨,这才发现这牛人不倒地的原因却是天灵盖里嵌进了一把长刀。

    这长刀正握在国字脸青年手里,看着他的伤,赵子微微微点头,对救命之恩表示一下。

    就在瞬间,说是迟那时快,好像有个小影子从自己剑下自后而前的冲过。

    赵子微定睛一看,却是小丁子,立定在自己身前的他正咬牙切齿的把手里一包东西高高的抛了出去,带着一溜黑烟落进了面前林立的清兵刀枪剑戟之中。

    小丁子扔的是火弹。

    火弹,太平天国叫做先锋包,又叫红粉包,也叫先锋袋,里面装满炸葯,经常用在近距离的防御战和冲锋肉搏的进攻战中,发挥迅速的杀伤人马的作用,颇具有现代手榴弹的性能。

    一片火光冲天,伴随着飞天的残肢,清兵倒了一地,而赵子微微微摇晃着身躯,差点摔倒在地,暗想这小丁子真是不要命,离这么近就扔了红粉包,要不是自己身前的清兵多,说不定自己也被炸了,现在被红粉包爆炸的巨响所震,耳朵轰鸣,什么都听不见了。

    但就算聋了,他也是一个将军,要指挥。

    看着刚刚牛气冲天扑上来的清兵,被他们这一千勇士白刃反冲锋,早被吓破了胆,已经开始掉头就跑了,清军冲锋再次被击溃。

    赵子微抓起自己的军旗,朝壕沟挥着手,大喊着自己都听不到的命令:回阵地继续坚守。

    但这时,小丁子对着他朝城门方向不停的指着,大声说着什么。

    赵子微顺着手指看去,全是城门大开,杨秀清终于把的预备队,2000人养精蓄锐的战士投入战场。

    而清军连续行军到此,鏖战近一个小时,疲惫不堪,又被杀的血流成河,早已被这小小的壕沟防线耗尽了力量和士气,眼看太平军生力军凶狠无比杀了过来。

    剩下的几千清兵顿时溃逃!

    杨秀清的后备队一直追杀清兵二十里才罢手,自然是血流遍野。

    这次大战,清兵千总马金柱、把总银帮光被击毙,清兵也死伤惨重,在以少战多的太平军面前可谓是再次丢尽了脸面。

    “干得好!子微,去休息吧。”杨秀清对赵子微这次的表现一脸满意的样子。

    “多谢东王千岁。”赵子微赶紧躬身答谢,拖着一身疼痛的躯体,一瘸一拐走到门口,小丁子和两个侍卫,早牵着马等在那里了。

    在回去的路上,赵子微看小丁子牵马也是一瘸一拐的,知道这次大战累坏这个才12岁的小孩了,但他却没有让他上马等任何施以帮助的打算,在他眼里这是乱世孩子的宿命。

    “西贤将军,最近没看到西王千岁呢?他伤好了没有?”赵子微正在马上走神,听了小丁子的问题,身体一震,斜眼瞥向这小孩子,眼皮跳了跳。

    “这事不是你该问的。”赵子微冷冷的说道,停了片刻,却又补充道:“他就要好了。”

    回到自己在桂阳的住所,这本来是个逃跑官吏的住处,赵子微和衣躺在了床上,眼睛盯着上面的木顶子,却哀叹一声:“萧朝贵?去***吧。该我赵阔倒霉!”

    前世的黑道新教父赵阔,就是今世的太平军内掌握一军的西贤将军赵子微!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纳尔逊勋爵的小说1851之远东风云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1851之远东风云最新章节1851之远东风云全文阅读1851之远东风云52001851之远东风云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纳尔逊勋爵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