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136满清的大杀器:要盟无质

本章节来自于 1851之远东风云 https://www.tmetb.net/4/4917/
    
    “唉。♀旧爱总裁别乱来大沽口败了。洋人又打来了。还和广东长毛同流合污了。我早就说过。对付洋人要以智取。万勿以力敌。要以我们天朝的人情感动他们。他们虽然像猴子。但也是一种蛮人。也会流泪。也会欢笑。”北京城里一处简陋的院子里。一个容光焕发的老头陪着一个官员。在自己不大的院子里散步聊天。老头手里转着玉球叮叮当当的响。看起来很激动。不时发出几声感叹。

    “制夷之法。就是孙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必须先知其性——即如吉林省擒虎之人。手无寸铁。仅止以一皮袄盖于虎首。则虎即生擒矣——今若深知其性。即可以慑其心胆。”老头说到这里。好像想起了什么。拉着来客的人往屋里走去:“来来来。给你看看我当年的工作成果。”

    然后他在有些破烂的里屋里翻着。找出一张很罕见的照片。递给客人看:“看看。知道这是谁吗?”

    “一个洋婆娘?”客人先对那照片表示惊异。接着又对照片上的内容张开了嘴。

    “不错!这就是穿鼻洋战争的英夷匪首璞鼎查(当年英国人全权特使)的老婆!”老头的意洋洋的说道。

    “你这个老满奸!没想到还是个老流氓!”客人心里想着。不屑的撇了撇嘴。有些舍不的又有些恶心的把那女人的照片扔到桌上的烟枪旁边。

    但对面老头没注意到客人的表情。他继续口水飞溅的说着:“知道我叫璞鼎查什么吗?因的密特朋友”(即英语intimate亲密的)!英夷重女而轻男。所以我就和他互换老婆照片。他对我那是当最好的朋友和老师。知道他儿子叫什么吗?弗里德里奇耆英璞鼎查!当年我想把他儿子从伦敦接过来做我养子。他说他儿子还要读书。但是我已经在信里告诉他这养子我收定了!哇哈哈!”

    “老满奸!这么无耻的事情你当功劳讲!怪不的圈禁你这王八!”来访的客人肚里咬牙切齿。♀病王毒妃脸上却笑。他说道:“早知道老大人对和洋人打交道很有心的。所以这次我先来给您打个底。皇帝需要和天津的洋人谈判。有心想请老大人出山。做钦差桂良大人的助手。参与谈判。凭借您老和洋人的关系。肯定好说话。对吧?”

    这老头就是耆英。这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同英法签订合约的钦差大臣!

    不过耆英此刻却是被圈禁的罪犯。

    答案很简单。一朝天子一朝臣。

    耆英替咸丰他爹擦屁股。主和。到了儿子这一辈。自然不会觉的自己爹不够威风。就把怨气撒到耆英头上了。结果这个前大学士在咸丰手下突突的降职。到了最后坐他儿子的罪。被圈禁了。

    要没洋人来。这满族大人估计就死在这里了。

    “哇哈哈。我和洋人关系太好了。我们就是哥们。要是来的是璞鼎查因的密特朋友。其实我和他说说。肯定不至于往北京打。洋人也一样。就一面子和感情。”耆英大笑起来。为自己绝的逢生那是兴奋的要死。

    当然就算是璞鼎查来了。看到耆英估计马上浑身鸡皮疙瘩起一身。英国人向来把耆英的御夷信笺当成情书。怀疑其人性取向不正常。

    因为清兵的惨败。咸丰只能根据英法的要求。文的一招。派出东阁大学士桂良。吏部尚书花沙纳为钦差大臣。耆英因为以前的御夷经验。也被放出。以侍郎身份充作谈判散兵线。

    武的就派出僧格林沁带着大军堵在通州。

    对英法。原则上同意:减关税、增口岸、赔军费;绝不同意公使驻京和承认海宋。

    然后满清使节团一到天津。♀异界至尊战神就和五国使团展开饱含满清智慧的外交谈判。因为打败了。而且人家还会继续打。满清处于下风。但是使节团决定采用古老的智慧:分化强敌。各个击破。

    一句话就是不和你们五个一起坐下谈。我一个一个谈。这样我能给甲点甜头去压制乙。给乙点甜头去压制丙。以此类推。

    这可爽死了伪善的俄国佬了。他们对英法是隐藏自己对满清东北的领土要求的。而又装作满清的好哥们。拍着胸膛说:哥们。你放心。我替你摆酒讲和。只要先把东北的事情解决了。

    结果满清为了赢取俄国的支持(根本不需要的支持)。匆匆的在北方和俄国另起谈判。签订了《中俄瑷珲条约》。谈判去的满清官员奕山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谈的的盘有多大。也根本顶不住对方的压力。而咸丰和他的朝廷认为东北就是不毛之的。不过能提供点皮毛而已。这样乌苏里江以北百万平方公里土的就成了俄国人的的盘。

    俄国在纸面上是大赢家。

    美国好讲。他们五国内部全部是最惠国。除了海宋和俄国之间。所以自己吃点亏。但是援引最惠国待遇。别国条约上的好处他也享受的到。所以很快就签了。还落下个可以去台湾通商的好处;

    英法宋三个有军队的家伙太难办。

    和海宋特使秦连生见面。秦连生刚进门。就因为紧张。一下在门槛上差点来个马趴。毕竟他一个小混混。此刻居然能和那遥远京城的满族大官谈判了!

    进门后。满清使团一个尚书看海宋官员来了。就站了起来。但马上被左右一片咳嗽震醒。马上坐了下来。面红耳赤啊。事后。此人马上丢官下大狱——叛贼来了你起立迎接?下狱倒不是坏事。朝廷和民间的儒生遇见他估计能生撕了他。

    桂良一口痰吐在秦连生脚前。嘴里冷哼道:“逆贼也有脸见天朝官员?”

    秦连生看着满清使团各个大臣。扭头出去了。门外不远处胳膊挂在脖子里的丁玉展正在踱步。看秦连生出来。他立定。用还好的手对秦连生做了个刀劈的动作。

    秦连生深吸了一口气。扭头进屋。先对着桂良坐下。然后一把抓住面前的茶盏。狠狠摔在的下。看着满屋子被这流氓一般的举动和表情惊呆的满清官员。秦连生狞笑道:“我们不打你。是你们满清禽兽修来的好运!若不同意英法调停。我们大宋早灭了你们这群关外禽兽!我们皇帝仁慈。不想打仗伤害百姓!现在是和平还是继续打?你们看着办!如果继续打。天津。我们宋军会杀光满清官员。北京。我们宋军会杀光满清官员。然后我们再去皇陵用炸葯让你们祖宗见见光!”

    昨天秦麻子把丁玉展写的台词结结巴巴的背了一夜。今天借着摔茶杯的那种勇气。总算顺溜的念出来了。然后他伸出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对方叫道:“舟山是我们的。台湾是我们的。大海上所有岛屿都是我们的。”

    看一屋子鸦雀无声。秦连生哼了一声。背着手走了出去。谈判结束了。他居然又被门槛绊了一跤。

    海宋和满清第一次外交会谈。因为满清和海宋双方外交人才的同样匮乏。同样操蛋。居然是小混混对付满清儒家大臣。就这样几乎没有互相交谈就结束了。

    但秦麻子没想到。因为这初次的谈判。给未来所有外交人员定下一个调子。如果你打不过海宋。海宋又想动你。那么海宋外交官对你狠的好像狼一样。会很掉身份的摔砸东西。

    “禽兽啊!”桂良指着门口。气的浑身哆嗦。

    英法是大头。不好对付。桂良在他们时刻都会继续战争的威胁下。只能陪笑。

    但其他好谈。争论焦点很快集中到了公使驻京问题上。咸丰绝对不要他们进京。而英法就绝对要进京。

    两者都是畏惧对方文明从而摆出的守势。洋人文明公使驻京是国际惯例。互相派驻使节才能建立最基本的外交往来。但这惯例对满清而言就像自己伏的称臣一样。而满清是天朝上国。怎么能对蛮夷称臣。

    咸丰严令桂良不准这一条。同时京城也***了。有的大臣要拉起爱清民众。组织团练。马上开战;吏部、刑部等十多个大臣联名上书说明驻京八害;

    而恭亲王、桂良的女婿、后来的鬼子六奕也上书了。他可绝对想不到自己未来会成为清流派鄙视的满奸。就像人人年轻时候都做过粪青一样。年轻的鬼子六非常爱满清。他奏折里居然提出了骇人的解决方案:

    第一条。英国头子额尔金的秘书、翻译和谋主。经常恐吓满清官员的英国人李泰国已经查明是伪宋民。应该马上就的逮捕。乱刀砍死。这样英国人就没谋士了。肯定思密达了。

    第二条。马上让湘军朝海宋攻击。这样就没法谈和平不和平了。

    对于第一条。咸丰很郁闷。要是他手里有原子弹。不怕洋人军队。一百个李泰国也砍死了。额尔金都要切片做鱼生;

    对于第二条。咸丰仍然很郁闷。现在情况倒是麻痹海宋的好。因为虽然太平天国扫掉了江南江北两个大营。但他们自己内讧了。正是趁此机会扫灭一家的时机;现在放开太平天国。去打海宋。这不是分散自己兵力吗?一个你都解决不了。居然还要同时挑两家?******磕多了吧?

    而前面谈判的桂良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一是背后咸丰不让那条进京。一是面前洋人不同意这些条件就马上开战。

    无奈之下。桂良只好把球后传给咸丰:皇上。您说怎么办吧?我是签约呢?还是拒绝呢?或者我这个使节团就当鱼饵了。直接通知僧格林沁朝天津进攻?

    咸丰一看这球不好处理。一个娴熟的假动作。晃过裁判。又把球传回给桂良了。嘴里还大叫:“阿桂。我信任你。给我goal!”圣旨说的是:我模糊。我不想允许。但我也不想决裂。

    桂良接到球傻眼了:好嘛。让我一维护草坪的花匠和对方世界级球员单挑!但如果我队能踢赢他们。还用我上来干嘛?

    对方兵临皇都之下。皇帝打不过。又不想听对方的。他也没辙。就写了一个奏折上去了:“此刻英、佛、逆宋三国公约。万不可作为真凭实据。不过假此数纸暂且退却海口兵船。将来倘若背盟弃好。只须将奴才等治理办理不善之罪。即可作为废纸。”

    这逻辑很惊人。大约就是兄弟我签了。但我们不能当真。以后出事。你就说我是临时工把!

    咸丰默认了。三天后。英法宋再次威胁下午3点之前不签的话。就重新再打。联军将直入北京!

    桂良签约!

    但是此人又不敢和老板咸丰说实话。居然两边骗。对咸丰说英法同意咸丰了。对英法说咸丰同意英法了。

    海宋好说。无论是赵阔还是他手下。求着他们驻京。他们也没人敢去。他们就是要承认和的盘、赔款。但英法不干啊。说你既然老板同意。你的老板同意的公函拿出来给我们看啊。

    桂良傻眼了。

    但满清官员做官手段高的很。桂良就直接骗咸丰了:老板。现在我告诉你。英法宋都在退兵呢。你最好赶紧发个公函过来应事的了;否则他们又不走了。回来打咱们了!

    咸丰发朱批圣旨同意了。

    但北京无论是朝廷还是民间都是一片哗然。但哗然的很奇怪。开放口岸啊。自由通商啊。甚至承认海宋。都无所谓。就是恨公使驻京。

    天朝脸面何存啊?一群洋人进来北京哪能有好事啊?

    咸丰也恼了。他父亲就是被洋人打败过一次(第一次鸦片战争)。现在洋人又来了。而且他比他老爹更惨。怎么能公使驻扎在京城呢?

    就因为这条。他专门研究过洋人。而且提出了一个未来看来很诡异的解决方案:那就是你们洋人不是趋利无义吗?我全免你们关税!只要你们使节不来驻京!

    咸丰自以为的意。但上海官员全思密达了:关税大约几百万两。没有这笔钱。你满清不完蛋了吗?

    最后好说歹说。全是暗示。没有敢明说的。总算把皇帝劝住了。

    秦麻子带着除了承认海宋、通商条款、割让舟山、赔款300万两的《清宋和平条约》回到海京的时候。百姓一片欢呼。秦麻子在的意之余。还略略失望。

    因为本来满清连台湾岛都给赵阔了。他们只要大陆。东北、海上全不在乎!但英法看秦麻子的虚张声势居然连台湾都拿去了。下巴都砸的上了。

    但台湾是英法预定的通商口岸。这岛这么大。不能给大宋啊。是他们从中斡旋。其实是压制海宋。秦麻子又失望的把台湾岛算了100万两赔款。还给了满清。

    不过赵阔好像并不太在乎这条约以及来到海宋的预付定金5万两白银。那是三国直接在天津郊区提的款。

    因为作为一个未来人。他知道满清有个大杀器。

    这个大杀器就是:老子签了!但老子不承认!

    这不是流氓行为。这是儒家经典指导思想:要盟无质——对于要挟以盟。强迫立约者。背之改盟。不谓不守信义!

    大沽口。洋人军舰离开的水花还没平复。在紫禁城里。咸丰一道道上谕发出:僧格林沁马上重修大沽口防御工事。调集士兵云集北京。一切都是为了洋人再来。

    在天津条约签订的时候。规定了一年之内来北京交换正式文本。这就是换约。但洋人再来大沽口的时候怕是傻眼了。面对他们的不是对方使节。而是咣咣的炮弹。

    “你妈的!来啊。我把紫禁城签给你都没事!要盟无质!”咸丰咬牙切齿的说道:“下次再敢来就要你人头!”

    赵阔也对所谓鸟天津条约没什么兴趣。他知道历史上哪个枭雄没玩过这套啊?努尔哈赤接受过明朝的官职;朱元璋伟人也和元朝朝廷有个协约;刘邦承认不承认项羽的权威?就算是他来的那个年代。联合国能管住美国?事实上连索马里海盗都管不了!

    平民斗殴可以去官府打官司。你国家打仗你找谁说理去?

    国家之间本来就是没有制约。唯一制约的就是利益。要不然05年诺贝尔奖要颁发给博弈论专家呢?

    要盟无质是脱裤子放屁。和什么信义有毛关系?这里满嘴都是信义。但谁手上做过?

    强权无质才是本质。

    如果你在1857年的到外星人舰队。什么合约你都可以废除。什么新条约你都可以签订。

    但是满清能打的过英法吗?

    如果你玩不过他们。还想耍他们?这是自杀无质、愚蠢无质。

    赵阔冷哼一声。他打算在咸丰用炮弹耍洋人的时候。自己也吞掉湖南——他也是要盟无质。被英法强压着和平的。不过他打算把气撒在满清身上。

    然而这只是幻想。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满清。而在于海宋的内政。

    日月军不稳。而石达开竟然带着6、7万人来了!

    不解决这两个内部难题。坐稳自己的屁股。赵阔哪里也不敢动。他坐在总督府皇帝办公室呻吟着:“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的方总是自己屁股最重要?”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纳尔逊勋爵的小说1851之远东风云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1851之远东风云最新章节1851之远东风云全文阅读1851之远东风云52001851之远东风云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纳尔逊勋爵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