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117安南大战:安南大胜、不进内河、安jian太多了....

本章节来自于 1851之远东风云 https://www.tmetb.net/4/4917/
    
    117安南大战:安南大胜、不进内河、安jian太多了

    “黎总兵,海面驶来一艘小船!”越威炮台中一个哨兵急步跑到一位全身盔胄的老年将军面前下跪禀告道。♀鬼王的金牌魔妃

    “嗒”站在高高的炮台顶上,黎总兵拉开单筒千里镜,凝视着海面上驶来的那艘挂着白旗的小船,最后打量一眼那小船背后森列的炮舰,他放下千里镜,命令道:“不要开炮,让它上岸。”

    “言培,为什么不开炮?!”

    黎言培话音未落,身后传来一声严厉的叱责,他扭头一看,赶紧躬身行礼,却是阮朝的钦差大臣阮江到了,这是皇上的亲叔叔,专门被派来督促危险之极的首都香江口防御的。

    “亲王殿下,他们应该是外国人的通知的,不如让他们过来,看看说什么。毕竟李将军的海洋水军刚刚全军覆没了…….”黎言培说道。

    “糊涂!安南之地外国人一只脚也不能踏上岸!”阮江厉声大吼,他指着脚下,叫道:“这顺安要塞炮台群和对岸的靖远炮台群都是摆设吗?你不是说已经做到最好了吗?那为什么要放他们上来?!万一他们看到我军虚实怎么办?”

    黎言培看了看这巨大的石砌炮台里里外外已经站满了人,这安威炮台有40门炮,平时守兵60人,前不久收到法、西、宋勾结一切施压的外交信笺后,守军立刻暴涨近3倍,达到160人,而现在这个诺大的炮台被329士兵挤在一起。此外还有90名当地紧急雇佣地农民充作民勇,炮台上已经人挤人,好像看戏一般挪不开脚了——安南防守确实到达能做的极限了。

    那边阮江得意洋洋的说道:“各个炮台已经充满,我们士兵已经无可安插,这事已经受到皇上的嘉奖。若外国人看到我军已经如此充实,不能在炮台上增兵,他们岂不是得意了?以后啊。炮台要修更大点。”

    顺安要塞总将黎言培总比想了想,点头道:“那就听亲王殿下的。”大声下令炮台下的滩头上的一线火炮朝着那小船轰击。

    秦麻子坐在小船划桨手中间。在小船飞速地朝前冲着的时候,看着前面法国使节兴奋地立起身来朝着岸上张望,他伸手拉了拉对方的衣角,打着手势让他坐下,这样安全点。

    “不用,他们不会攻击使节…….”法国佬笑着给自己的朋友用英文说着,话音未落。岸上轰一声巨响,小船前面顿时跃起一条巨大的水柱。

    “**!开炮了!”秦麻子大叫起来,愣了片刻,他推着旁边划船的几个马尼拉(菲律宾)士兵,大叫道:“掉头,我们回去!”

    “不能回去!继续划!”法国使节把俯在船舱的身子抬起来,一手拉出插在船头的白旗,站了起来。对着岸上地火炮大力挥舞起来。♀总裁抢妻:错惹妖孽冷少

    马尼拉水手愣了片刻,继续努力朝前划起来,“轰”这次水柱在小船侧边跳了起来,小船猛地颠簸了一下,把面无人色的秦麻子差点掼下船去。

    等他惨叫着把插进海水里的胳膊**的抽出来,扭头一看。前面沙滩上又是一线硝烟升腾,秦麻子扔了手里湿漉漉的书信,往前一扑,把立在船间很嚣张的挥舞白旗的法国佬压在了身下,两个炮弹带着呼啸从他们背上扑过,船尾立刻炸出两条让人胆战心惊的水柱。

    “你以为他们是礼仪之邦啊?!”秦麻子掐着法国佬地脖子把他压在身下,扭头大吼水手们:“回去!back!back!”

    马尼拉水手也不是傻子,掉转了船头,人人面如土色的玩命划桨,使节小船在安南炮弹炸起的水柱飞溅中。慌不迭的朝着自己侵略舰队逃命而去。

    “**。一听说那个摆小摊出身的萧祖业要老子听法国人地,老子就知道没好事!”秦麻子在好像雨一样飞溅到自己身上的海水里。咬牙切齿的想着:“这安南和满清能差哪去?大炮没说话,你们就要我去送死啊!幸好开炮早,要是上去,凌迟了也说不定!”

    “禀告大人,敌人逃跑了!”安南士兵跑到炮台上禀告道。

    “打得好!”阮江笑道,说完他把黎言培拉到一边,笑道:“老黎,这次咱们又立大功了啊。”

    黎言培闻言一愣,惊异的问道:“海面上敌舰大军云集,我们海水师全军覆没,怎么立大功了?”

    “刚刚不是打走敌人了吗?”阮江一样惊异。

    “那算敌人吗?一艘挂着白旗的小船而已。”黎言培说道。

    “那是小船吗?!黎总兵你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了吧!我打算在给皇帝的奏章里奏报:法、宋逆敌大兵船两只、火轮船一只、三板船十数只、载兵小船不计其数,冲入香江口,直欲长驱直入,攻击顺化,我顺安要塞的安南士兵奋不顾身,叠开大炮百余处,击沉宋三板船两只,击断法大兵船主桅一根,击毙法宋军多名,溺毙不计其数,其余畏惧退走,不敢再图顺化!如何?”

    黎言培舒了口气,点头道:“亲王殿下所言极是,属下刚刚看花眼了。”

    “哎,别啊,你得帮我看看,别有纰漏。”阮江说道。

    “殿下放心。”黎言培笑道:“不知道殿下怎么谈李将军海面大败的事情?”

    “当然是力战殉国,剿灭法宋战舰若干艘,其他的就说遇到大风,导致胜利之舰队进水沉没!”阮江猛地一拍手,接着他有点担心的看向黎言培说道:“言培,只要打仗。功好立,但你要能守住顺安炮台群啊,只要能把外国人拒在香江口外,我保证你这一次就升官发财了!”

    “殿下放心。”黎言培把阮江带到炮台上两门铜炮之间,指着不远处烟波飘渺地大江说道:“我已经在江面放置了几十道铁索排链,敌人如果要进攻顺化,必然要长驱直入香江;这些铁链不会阻住他们。但却可以阻遏延缓他们前进速度,要知道沿岸布满炮台。组成顺安要塞地十几座炮台锁住香江口两岸,炮台和驻军11000人,600门炮指着香江江面,对方舰队再强大,也会被我们打得粉碎!此外还有20000勤王军队正朝顺安要塞开来,王都顺化安如磐石!”

    在安南猛烈的炮火下,挂着白旗地使节小船抱头鼠窜。被打了回来,舰队群好像静静的默认了这举措,入夜后,在微微飘摇的雇佣来运兵的美国火轮威廉号上,美国记者斯密斯让他的黑奴把桌子和油灯搬到甲板上,开始舒爽地海风中写今天的随军报道:

    “……

    今天我们和平使节被该死地安南人打了回来,他们知道不知道礼节?舰队里的将军和军官都非常气愤这种行为,幸好法国雷诺先生没有受伤。身手敏捷的大宋使节秦先生在炮火中救了他一命。现在在我所坐的威廉号上,巨头就可以看到‘大宋海’的艉楼,那里灯火通明,好像隐隐可以听见音乐声和大笑声,现在各国舰长和陆军将领都聚集在那里共进晚餐,并商定明天的作战行动。

    真遗憾。我没有被邀请。

    不过我衷心希望他们明天可以教训安南人。

    在这里,要特别提提我们这只圣战军队的主力——大宋军队,今天我在法国人军舰看到了疯狂地大宋海军,他们简直是拿着安南海军当靶子打,尽管安南海军非常拙劣,没有任何战术和威胁可言,但大宋海军这种勇敢和敬业仍然给各**人留下深刻印象,他们在这两年里努力剿灭海盗的努力是各国商人共同鉴证的。

    明天也许可以看到海军的陆战队小刀军团的行动,非常期待!

    但是如果能看看模仿欧洲军队建立的陆军锐矛团的行动,我也十分期待。这令我进入两难境地。到底该上哪条船?

    还在和满清进行内战的皇帝赵把他地陆军从大陆战场上抽离加入这圣战、以及单方面希望和满清和平的行为,令各国都肃然起敬。我想如果远东各国都像大宋皇帝这样,那么世界和平指日可待。

    不过有个花絮,法国舰长对大宋军队里还是基督教信仰占优的情况深感震惊,那个洪秀全的老师罗秀全先生所在的香港汉会几乎包揽了大宋军内牧师的大部分职位,无论陆军还是海军,信天主教地较少,我个人对这种情况还是保有更大好感的,感谢上帝。不过不少法国舰长宣称要用个人魅力,把这些大宋战士拉入神圣的天主教,希望他们成功。

    最后,祝愿被关在顺化城里的7个法国传教士和亚罗号上的大宋公民们安全得救,上帝之光照耀远东!”

    第二天,三艘最大的战舰,以大宋旗舰大宋海为首,法国、西班牙旗舰联手驶向香江口南侧的安威炮台,这是顺安要塞最外的炮台,150门舰炮在正面朝着只有40门火炮的安威炮台疯狂射击。♀修罗武神

    这侧香江口共有三个炮台横着对着大海,但三个炮台并不能互相支援,而且距离最近的安威炮台地火炮也无法打到海上地三头巨兽,而对方的火炮却可以肆无忌惮地轰击这个坚固的石台子。

    这是科技的差距。

    “啊!怎么办啊!”炮台上的炮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炮弹最远只能打在那三艘船前面的水里,急得大叫。

    这时,又一发曲射炮弹,好像天天坠下的陨石一样,直直的砸进无顶盖的安威炮台里,挡住它的路的炮手和刀剑手顿时血肉横飞,飞溅起的碎石好像子弹一样在炮台里横飞,连两门铜炮都被轰飞了出去,一门恰在了炮窗里,屁股离地,而另一门压在一个炮手胸口上。后者一口又一口的鲜血吐出来刷着布满硝烟黑痕迹地黄色炮身。

    半小时后,塞着满满士兵的安南安威炮台已经被轰炸得伤痕累累,那些士兵也许可以挡住操着冷兵器敌军的洪流,但奈何对方根本就是用火与铁来蹂躏血肉之躯。

    “轰!”一声,一颗重型炮弹砸中了炮台外墙,坚实石条组成的墙体也顶不住这海上射来的巨炮,轰然朝里倒塌。露出里面满是惊恐恐惧的面孔。

    “火炮都被打哑了,登陆突击!”戴维森放下望远镜。他的狞笑让他露出了两颗让中国海不寒而栗地大金牙。

    立刻三艘大战舰上纷纷放下小船,这次不再是打着白旗的使节,而是全副武装地士兵:大宋小刀军团、法国远征军团以及水兵、西班牙菲律宾军团的士兵们喊着号子,一起猛力划动海水,小船群好像冲出洞窟的狼群,朝着安威炮台咆哮而去。

    在划过了没有任何抵抗的海面抵达沙滩后,三国虎狼翻下舢板。操着上着刺刀的步枪,一边嚎叫着冲锋号子,一边肆无忌惮放着子弹,朝着安威炮台的缺口冲去。

    踏过被轰毙的安南士兵尸体,瞪着缺口里那些恐惧地脸,突击队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抵抗,他们等于是用刺刀踢着安南人的屁股把他们赶出炮台,所有受伤者或者死者都是背后中枪或者被刺的。

    二十分钟后安威炮台失守。这时间不过是全副武装的侵略者士兵从滩头冲入炮台全力跑步所需的时间而已。

    于此同时,和安威炮台隔江相望的靖远炮台也受到猛烈袭击。

    和安威被重型战舰毁灭性炮轰破坏不同,出现在这里的侵略者是由大宋轻型战舰组成的狼群。由第一艘加入大宋海军地西洋战舰统率,这就是大金牙的斯蒂芬号,不过此时已经改名为“上帝骑士”号。

    他们三艘战舰都是现在很弱小大宋海军里的中流砥柱,载炮仅仅42门。♀女配不在服务区但作为吨位较轻的轻型战舰,他们可以驶入香江口内河,用更优越的位置猛烈轰击靖远炮台。

    “我的蛤蟆们,这次看你们好好表现了。”丁玉展盘腿坐在“上帝骑士”甲板上,他面前地甲板上被挖出了一个四方形的凹槽,四门又短又粗的金黄色的臼炮就像四只蛤蟆一样趴在里面。

    这种臼炮弹道高,但可以用更重更大的炮弹,对人员和建筑是毁灭性的攻城武器,在包裹船身的火炮发射硝烟,顺着那些蛤蟆门蹲着朝靖远炮台发射的重型爆炸弹弹道。丁玉展高高扬起脖子。又垂下脖子,眼前看到的是那雄伟大炮台上的发出地硝烟。

    这靖远炮台比安威还大。是顺安要塞中最大地炮台,足足安置了60门炮,但这有什么用?安南火炮和满清火炮是一样,沉重的卡在炮口里,几乎不能灵活地转头,所以面对任何一个方向的敌人,最多只有四分之一的火炮可以发射,但这落伍的土炮还未必能给对手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努力朝着在面前摇摇晃晃的三艘大宋战舰尽着自己的责任。

    而于此同时,距离靖远炮台三公里处的北侧,4艘火轮,拖曳着运输舰偷偷的靠岸。

    庄立忠从小船上翻身下水,穿着皮鞋的脚趟水走到沙滩上,他的旗手跟着他上来,把三道红色长矛组成的军旗插在这军团长身边。

    不久后,庄立忠理顺了羽毛,把高高的军帽端端正正戴在头上,抽出军刀朝着靖远要塞的方向吼道:“全军跑步前进!”

    2000锐矛团士兵立刻朝那军刀所指的方向,朝着靖远炮台后方狠狠的捅了下去。

    而靖远炮台中500守军,和炮台后大营里的2000驻军,全被香江口那三艘嚣张的宋舰吸引,无人注意后面有只偷偷摸摸的侵略者军团登陆了,正朝他们迂回包抄而来。

    “拉啊!拉啊!”炮兵连的新兵满头大汗的拼命的逆着山坡拉着六门野战炮,而他们身边,同袍发出震天的杀声,银鱼般闪亮的刺刀潮水般越过慢吞吞的他们,冲向靖远炮台后地横向山顶。那里有安南人的一个临时军营。

    “啊!”一个安南士兵倒在胸墙后,紧紧攥着他手里的长矛,可惜长矛干净如新,并没有沾血,面对不知多少扑上来的那群突然出现的宋军,最先问候他们的,不是英勇的刀剑。而是子弹横飞,只有鸟枪和抬枪以及从开国皇帝那时候流传下来地利器。50年前的法国老式步枪能略略阻挡一下那批家伙。

    但零星地火药轰鸣,怎么阻挡好像裹着硝烟墙前进的宋军,到了几十步的时候,对方竟然也不射击,端着闪亮的刺刀扑上来要求肉搏。

    然而身边同袍的血肉未冷,被米尼子弹看出的大洞还咕咕的流出热血,究竟为谁拼命?为了嗣德皇帝?算了吧。♀泪倾城--前世今生缘当兵不就为了吃饭吗?谁当兵为了死地?

    面对银鱼潮般冲上来的刺刀群,领头的头目尖叫一声,扔下腰刀,扭头就往山下跑去,顿时,哀嚎着安南守军跟着他朝靖远背后的军营跑去,把高地扔给了扑上来的锐矛团,而他们200守军只不过不幸的被打死了7、8个人而已。只是这些冷兵器官军不想和宋军拼刺刀。

    庄立忠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硝烟密布的靖远炮台,然后一脚踢飞这座小军营里面的桌子,安南军官没来得及拿走地烟枪骨碌着滚下山坡,他扭头大吼道:“野战炮拉上来!”

    很快,山头上的6门野战炮开始朝着山下那幕帐重叠的安南军大营咆哮起来,就好像狼牙咬在羔羊柔软的腹部。

    靖远总兵李泰国正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用刀指着江面上的海洋十字旗打出一声又一声地怒吼:“把这些侵略者打烂!”

    火炮的轰鸣升腾起的浓烟把这个白面将领熏成了黑脸膛。额头上还被一片爆炸弹的碎片打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裹着黑烟灰往下巴上滚,让这个勇将的表情更加狰狞。

    但就在这时,一个安南士兵匆匆跑上来,在他面前啪一声跪下,泪流满面的他指着身后叫道:“李总兵,身后佛爷山上出现敌军!大营已经被乱成一团糟了!”

    “什么?”李总兵几乎是冲到背靠江面的一面,那边矮山佛爷山上那迎风飘舞的诡异三道血矛旗,差点让他昏倒在冰冷的石板上。

    “怎么办啊?大人!”那个报信兵哭着用膝盖挪到这大人身边。

    “怎么办!”李总兵一把揪起这士兵,吼道:“让潘忠君守住背后大营!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后面大营的守将潘忠君正气急败坏地让士兵把沉重之极地火炮拖到营后胸墙后。火炮还没到位就迫不及待的吼叫着朝佛爷山还击。

    “谁他**地再乱。我就宰了谁!”在营盘里炸开的宋军炮弹碎片中,潘忠君看着满营好像无头苍蝇乱窜的士兵大吼着。

    “放炮啊!快放啊!列阵。全给我堵到后营来!”潘忠君跳着大叫。

    话音未落,身中营中猛然一声整天响,可怕的冲击波把潘忠君砸到了地下,他们大营后面的一个帐篷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那本是给前方炮台堆放火药和炮弹的仓库,为了安全特意放到营后,谁想到居然后面遇到敌袭,为什么那些该死的侵略者不堂堂正正的从香江进来?反而鬼鬼祟祟的绕到背后!这原本离战场最远从而也是最安全的仓库,面对背后佛爷山上射来的炮弹恰恰出于了最危险的前线,宋军一发炮弹引起了弹药爆炸。

    飞溅的带火的碎片满营乱飞,不知多少帐篷一起烧了起来,大营起火,本来就混乱的安南军大溃!

    “奏响军乐,全军前进。”庄立忠放下望远镜,第一个朝着山下敌军大营施施然的走了下来。

    “小刀儿郎们,跟爷爷冲啊!草了释迦牟尼**啊。”坐在小船上的丁玉展咬着半截雪茄,从船上拉过一架梯子,抗在肩膀上,跳进水里,背着背后的大刀,朝腹背受敌的靖远炮台涉水走去。

    300小刀军团好像饺子一样下到齐腰深的水里,拿着刀枪、扛着梯子。冒着炮台上已经色厉内荏地炮火,朝着炮台前的壕沟冲去。

    因为无数次的在海盗的地盘上登陆,面对过鸟枪、步枪、弓箭,乃至大炮,身经百战的小刀士兵并不把这安南人的炮台当回事。

    第一个冲到深深的壕沟边,丁玉展把肩上地梯子扔到壕沟里,但马上他跳脚大骂起来:“他**的。这是朝廷哪个王八蛋配给地攻坚梯子!”

    安南人的壕沟太宽,梯子不够长。飘在壕沟里的水里,居然两头够不到。

    紧跟他的小鸟枪手,把夏普斯背到背后,跪在地上把梯子从壕沟里拉了出来,扭头问道:“老大,要不两架梯子捆在一…啊!”

    话音未落,炮台上安南火枪手射来的一颗铅丸一下打在梯子上。把这个小鸟枪手吓了一跳。

    丁玉展看着炮台人高的那地方被轰开的一个缺口,此刻正堵着满满地安南士兵,惊恐的看着这些从战舰上杀到岸上的小刀士兵们。

    “哪有时间,游过去!”丁玉展大吼一声,扭头吩咐狼群一般的手下:“枪手压制!剩下的跟我游过去!这炮台是我们小刀的!”

    话音未落,这个小刀头子嗖的一下跃进壕沟的水里,几下就到了对岸,而嘴上地烟头却一点水也没粘到。

    他坐在对岸。把梯子从水里拉过来,竖在缺口下,连眼色都不用使,而壕沟对面立刻朝着炮台缺口扔过去几个冒着烟的小火弹,丁玉展蹲在炮台下,在头上爆炸和惨叫中护住头。雪茄一亮,吐出一口烟后,顺手抽出背后大刀,他翻身就跃上了梯子,直朝缺口里杀去。

    炮击已经停了,但这个炮台受到两面夹击,前面是小刀这些杀手们的大刀突袭,后面则是锐矛团的刺刀狂潮,里面已经乱作一团,丁玉展跳进缺口。眼皮抬也没抬就接连砍倒四人。这些安南士兵受惊的老鼠一样在他面前跑来跑去,他全砍在后背和后肋位置。连个敢和他对眼的战士都没有了。

    正得意着,前面传来一声愤怒地咆哮,一个穿着鲜亮盔甲的军官,虽然满脸是血,但怒然举着大刀,决然的朝他冲来。

    “他是我的!”丁玉展推开要给那家伙当胸一枪的手下的步枪,他狞笑着猛地一吸气,那雪茄差点没被他吸燃到嘴里去,然后鼻子里悠悠喷出两股烟龙,丁玉展冷笑着和那军官对砍而去。

    就在这时,对面一声清脆的枪响,那满脸是血眼神狰狞的安南好汉,突然眼睛失去了刚刚的嗜血杀气,他无力的看着目瞪口呆地丁玉展,哐当一下摔倒在丁玉展脚下。

    “他是我地。”带着羽毛高帽的庄立忠,吹去了左轮枪口地硝烟,收枪进了枪套,看着呆如木鸡的丁玉展从另一侧的楼梯走了过来。

    “可是,他明明是我的啊!”丁玉展从震惊中醒过神来,不由勃然大怒起来:“我不需要你们陆军给我帮忙。”

    庄立忠用脚踢开那尸体,看了看,自言自语道:“应该是炮台守将,我们锐矛团干掉了。”

    “你**!”丁玉展气得鼻子都歪了,他吼道:“明明是我们海军干的!”

    “别和我抢功。”庄立忠笑着走过来,语气里却一点不容置疑,他从丁玉展嘴里捏出那段雪茄烟头,自己抽了一口,然后塞回小刀头子嘴里,自己哼着小曲吐着烟圈走开了。

    “你这个….你这个…”丁玉展很想一拳打在这家伙脸上,只气得浑身哆嗦。

    一天之内,香江口4个炮台全部失守,香江口南侧排成一排的三个炮台全被巨舰摧毁然后水兵和陆战兵登陆占领,而北侧的靖远大炮台被迂回抄击的大宋陆军,在海军吸引敌方注意力的配合,下一举拿下,对北侧其后几个沿江炮台在陆上形成恐怖的陆上背后攻势。

    而安南守军在这第一天的防御中表现出高昂的斗志,共战死277人,伤重而死5人,受伤462人,共计死伤744人,100多门火炮成为对方的战利品,而如此惨重的伤亡换来的却是,法、西、宋三国神圣同盟军队受伤38人,香江门户大开,联军可以肆无忌惮的朝着内河攻击了。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输赢和正义与否竟然无关!

    在香江中段炮台看着香江口硝烟四起,然后一个又一个失守的消息传到耳朵里,老将黎言培气得浑身发抖,他苦心布置的香江防御,是炮台、战船、铁链的三重防御体系,后两者是阻遏敌军前进速度,让炮台有充分时间炮击敌舰,但谁想到对方竟然不来,而是硬拔炮台!

    事实上,如果船上满满的冷兵器士兵,时间退回到100年200年去,攻击方面对坚固的炮台海战打不下陆军也围攻不下,他那一套确实奏效,但这已经是1855年了!

    巨舰利炮配合陆军并不惧几百年前的陈旧炮台!

    他们也不想直冲顺化,那是犯傻,就是要拔除沿途所有防御工事!

    而满头冷汗的阮江很快想到了解释:参与陆战攻克炮台的敌军,宋军锐矛团、小刀军团、法国远征军以及西班牙菲律宾殖民地土著军团,竟然被奏报为安奸!

    而且被很顺理成章的推论,这群熟悉陆战和炮台的家伙,供“夷人”驱策的亡命,原本就是阮江钦差先前解散的安南水勇!

    不是朝廷不力,不是官员无能,不是军队无用,而是安奸太多了,太多了………。

    <hr/>

    <hr/>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纳尔逊勋爵的小说1851之远东风云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1851之远东风云最新章节1851之远东风云全文阅读1851之远东风云52001851之远东风云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纳尔逊勋爵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