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82:赣州大战:疯狂的湘军

本章节来自于 1851之远东风云 https://www.tmetb.net/4/4917/
    
    随着湘军统领塔奇布率领的6000人扑向赣州,沿途村庄城镇几乎被烧杀抢掠奸淫一空,周边老百姓纷纷朝着赣州城避难而去,对此塔奇布不以为然,反而认为若是清除长毛朱清正赣州外据点和要塞,开始围城之后,城里那么多百姓必可消耗长毛粮饷,所以烧杀反而是招妙棋。♀总裁前夫放过我

    很快两军相遇在章水东岸,遥望着大宋日月军李文茂的营垒,湘军立刻扎营筑寨,按湘军营垒,把自己的营寨修得和堡垒一样:墙高且厚,濠深且宽;营外又修了两道环绕营盘的壕沟,深达5、6米,墙、壕沟外还围着5、6层“花篱”,就是用粗木头埋入地下,“旁筑坚土,以攀摇不动为主”,这种东西形成的木桩丛。

    营垒扎好后,塔奇布立刻命令湘军发起对李文茂的赣州防守章水的营垒发起进攻。

    塔齐布是湘军中唯一出身绿营的名将,战法比较凶悍,不是和曾国藩那群读书人将领一样乌龟咬人,而是也讲究速度,往往主动挑战,以硬碰硬。

    一大早,李明昌和赵文鸾手下列队准备强攻粤贼营垒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谁他妈的也不愿意天天像矿工一样挖洞修墙啊,这玩意虽然没有危险,但又累又枯燥。

    不止是他,其他湘军士兵也一样凶光满面跃跃欲试,这些天他们吃饱了抢来地肉。也上了不少花姑娘,但一大片农村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他们都巴巴的看着远处的赣州城,幻想着里面的金条和美女。

    “杀长毛!抢金条咯!”小黄站在李明昌身边咬牙切齿的挥舞着手里地大刀,接着一拍身边铁搭般的壮汉老铁,淫笑道:“木头疙瘩。赣州城里长毛娘们多的是,好好干!”

    老铁眼里放光,掂了掂他手里的重锤作为回应。

    三叔把烟锅在草鞋底上磕磕,揣进了怀里,把鸟枪提起来靠在肩上。笑道:“你们这些小崽子们努力杀敌啊。别给我侄子丢人。”

    “放心吧,三叔,我等这天好久了!”李明昌咬着牙冷笑道,他知道那赣州城里全是广东出来的长毛,就是他地仇人们。

    “前进!”赵文鸾抽出刀开始领着小队前进出营寨。

    2000湘军就是此次攻垒的主力。李明昌所在的这个营负责攻击南边那个营垒,他们这个哨就在湘军阵列最前面负责强攻。

    “轰!”塔奇布命令发出号炮,立刻这个静静的河岸猛然被滚雷般咆哮的扫荡,2000湘军挥舞着军旗和刀枪嚎叫着冲向李文茂营垒。

    在身边赵文鸾一声:“兄弟们上啊!”,李明昌把嘴张到最大,把胸腔里那口恨气一口吼出,紧握着长矛猛地冲了出去。

    不止是他。湘军士兵就在他地周围。满眼血红,豺狼一样围拢着他,平行着他,唱和着他,黑水一样刷向那细细的敌军阵线。

    不知跑了多久,在死亡的恐惧下,完全忘了累,李明昌只觉时间过得好慢,敌人的营寨慢慢的可以看得见突出的墙垛、外面的木桩、乃至上面敌人地脸。但就是还没跑到!

    就在这时。李明昌之间敌军墙上有人猛地一动,那小小地刀光好像小镜子一样一闪。猛可里,敌人的营寨也活了过来!

    猛击耳膜的巨响好像鞭子一样从长毛营寨里猛地横着抽进了黑水里,周围的风好像都是一哆嗦。

    不待任何人下命令,李明昌就猛地朝前跃出,一下伏在了地上。

    尖锐的啸叫就从头顶呼啸而过,你甚至可以猜得到这东西会落在后面不远砸碎一切挡住他去路的东西,这炮弹的恐惧把人紧紧的钉在地上。

    等炮弹落地,身下土地传来这恐怖的战栗后,李明昌又一跃而起,依旧大吼着朝敌人扑去,那里已经升起一朵开炮后白色地烟墙。

    但这一刻,就好像挣脱了土地,挣脱了死亡地恐惧,这一刻在身边无数和他一样视死如归的兄弟簇拥下,他无所畏惧!

    第二批炮弹再次射来,李明昌和他地兄弟们再次卧倒在地,不理身后那些尖利的惨叫,他们再次跃起,再次握着军旗朝前冲击。

    前面已经是长毛的木桩阵了,李明昌看着那些桩子,心里升起的竟然是兴奋:我终于跑到阵前了!

    而此刻耳边传来一阵恐怖的爆裂声,如同炒豆子一样,他抬头开去,长毛的木城上好像突然绽放开了无数白色的小梅花,那是他们的火枪开火了。

    李明昌根本不会管那些火枪,他面前是座咬牙切齿的工事,他身后是无数的热血的同袍战友,他只要做自己的事情。

    他扔了长矛,抱住身边那根长毛插的木桩猛力摇晃着,旁边的小李也扔了刀站到了他的另一边,两人猛力摇晃着拔出那根木桩。

    这过程中,他们感觉时间过了千百年,但却不过眨眼间,这根木桩在十几个指甲一起崩裂流的血涂上它的时候,终于破土而出。

    李明昌和小李二话不说,一人握住木桩的一头,用它去压碎遍地刺猬一样的竹签。

    “快!鸟枪上!”赵文鸾也冲到了竹签阵边上,站在李明昌身边,长刀直指营垒。

    “枪都上来!”旁边的三叔大吼一声,跪在地上,点着火绳,立刻一声巨响,弹丸怒吼着射向长毛营垒。

    但随后三叔那声带着哭腔的话:“娘的,太远了!还够不着!”刚让满手流血清理竹签地李明昌心里刚升起一种难忍的气愤和烦躁。身边的小李突然惨叫一声,蹲在那里的他突然仰着手,好像坐在地上的人突然去够头上的太阳,然后仰面摔在沙洲上。

    “小李!”木桩一头失去了力量,卡在了泥地里,另一头死命推动地李明昌立刻脸朝下摔趴在了泥地上。竹签刺破了他的耳朵和脸,但他扭头一看,不由大叫起来。

    就在吃饭时候还给自己夹了一块肉的小李,眼眶下面的颧骨已经被一颗子弹成了一个血肉大洞,眼球从破碎的碎洞里流了下来。好像在好奇在好奇地看着头上的太阳。

    “弟啊!”大李号哭着从两步外爬到了弟弟身体外,看着弟弟的眼珠,他好像想去触摸,但又不相信这是他弟弟,手在尸体上颤抖着。眼泪和鼻涕口水一起流了出来。

    然后这个汉子嚎叫着站起来,弯弓就要射箭,但赵文鸾刀背一抬,吼道:“打不到!留着箭!”

    三叔跪在那里,指着小李的尸体,看向大李,怔了一下。才突然大声叫道:“大李。我们借侄子尸体用用行吗?”

    现在宋军火炮不停发射,因为距离很近了,每发都夺走人命,他们的鸟枪很多也打得比湘军陆勇地远,2里长的战线上不停有湘军倒在这竹签外围防御前。

    但就在炮火连天的鏖战中,这个小队出现了一秒钟的沉寂,尽管人人都感到好像一天那么久!

    “用!”赵文鸾一声大吼!

    “我给侄子你磕头赔罪了!”三叔扔了火枪,对小李尸体一头磕到底,然后猛地跑到小李尸体边。♀www.tjzm.org.cn猛地把尸体朝竹签阵深处推去。

    小黄也跑上来跑忙。但大李粗暴的推开了他,他和三叔一起推着自己弟弟的尸体去清理竹签阵。两人都泪流满面。

    终于湘军纷纷通过外围阻遏工事,到了壕沟前,鸟枪和火枪对射,火炮火炮对轰。

    数不清的湘军跳下壕沟,爬到另一边直接和上面木栅后地宋兵对捅,而他们身后赣勇正拼命用门板、土箱、木头等一切东西填着壕沟。

    这情形就像一群蚂蚁爬过小沟对着另一群蚂蚁对咬。

    站在壕沟边上,对面几米外火枪枪子和弓箭就在自己耳边擦过,但王德立在沟边,长矛抱在怀里,一手从包里掏出一个火罐,一手点着,闲适得好像给自己老爸点旱烟,然后把火罐高高扔过壕沟,顿时在对方营垒里燃起一团火光。

    而李明昌滑下壕沟,站在了齐腰深地水里,拼命爬到对面,把枪尖对着头上面的火枪枪口或者枪尖、刀尖猛刺。

    在他身边,石头重物噗通噗通的扔进壕沟里,泥水溅满了他全身,他却只有高兴,很快壕沟被填平一半,书生小白和老铁大吼着提刀跳进壕沟里的新石桥上,但是这个位置离宋军的营垒高度还差一人高!

    一块木板被猛地扔了过来,小白和老铁一人一边奋力举起这沉重的木板,把另一头搭在了宋军营垒上。

    “兄弟们,冲啊!”他们的队长赵文鸾从壕沟边第一个跳到这木板上,而他的靴子就落在在左右用身体撑住木板的小白老铁胸口,吼着第一个提刀踩着木板冲到了宋军营垒之上,挥刀就是乱砍!

    看着一条又一条这种人桥打起,黑色地湘军已经依附踩上了烟火四起地敌军营垒,李明昌和其他湘军早忘了生死为何物,任何兴奋、高兴、愤怒情绪爆发于口,都是此两字:“杀啊!”

    一个又一个士兵踩着用身体稳住的摇摇晃晃地木桥攻入宋军营垒开始肉搏。

    李明昌也在齐腰深的水里,朝着那石台奋力爬去。

    但刚等他上到石台边,身后一声火药爆炸声,就在李明昌面前因为劳累脸色发白汗如雨下的书生小白突然身体一晃,李明昌眼睁睁的看着他后腰那里号卦开了一个洞,血迅速把那里沃成一个巨大的血圈。

    “嗯…”一股血顺着小白嘴角流了下来,他两眼迷离身体摇晃着看着李明昌。♀当重生鬼畜错身娇弱美男撑住桥面地手臂开始剧烈发抖,整个木板都晃个不停。

    接着他一下跪在了石台上,桥面猛地一斜,上面正在往上跑的三叔一下摔倒在木板上,他紧扣着木板,才没有翻进壕沟。而是在木板上惊险的翻个方向,头朝下滑到了李明昌老铁小白三人之间。

    “你受伤了!兄弟我来!”李明昌大吼一声,就要去接替小白抬桥重任。

    “不用管我…”小白两眼已经无神了,桥板几乎等于卡在了他跪地的腿腹之间,他的头伏在桥板上。血慢慢流过桥板上的泥土,他出了一口气,说了最后一个字:“…上….”

    “你走吧,侄子!我们给你报仇!”三叔大吼一声,翻身在木板上跪起。就要再次上前冲击。

    但李明昌猛地一指老铁背后,大叫一声:“小心!”

    就在刚才刹那间,紧贴这只木桥地另一架木桥,他看得清楚,突然被上面的守军掀翻进了壕沟,接着两个火枪突然亮了出来,对准了这架浮桥。

    说时迟那时快。老铁一扭头也看到了。他连头都来不及扭回来,好像母鸡护雏一样,两手一张,避遮了木板上的李明昌和三叔。

    身后两声爆响后,老铁铁塔般的身躯朝怀里两人一扑,接着再次立起来,他右边肩膀已经血肉模糊了。然后摆了摆头,示意二人赶紧上去。

    “老铁!”三叔不是伤痛,而是咬牙切齿了。他再不说话。扭头朝上爬,李明昌也是咬牙切齿了。什么叫打红眼,看兄弟不停被杀,不是恐惧而是仇恨到决心复仇,就是这只军队打红眼了,以满清的裙带关系,湘军很容易红眼,因为你一枪杀地,不是他们的小舅子就是表弟,坏是因为体制,人和人没有不同。

    但李明昌和三叔都没来得及爬上去,只见浑身浴血的赵文鸾再次出现在宋军寨头,与上次他是攻进去不同,这次他是后退着撤出来。

    这次还不是他一人,他还死命的拉着一个人的后脖衣襟,对方正抱着手腕坐在地上后撤。

    不是别人,正是赵文鸾地表弟王德,只是王德的一只左手被连根削断了,他表哥兼他上司死命救了他出来。

    不待众人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赵文鸾拉着表弟跳上了木桥,他身后立刻站上了几个长毛,有的发箭,有的装枪,更有几个猛地把桥的一头掀进了壕沟里。

    木板上两人随着木板倾覆顿时朝这边摔来,李明昌奋不顾身跳下壕沟,抱起了断手的王德,而石台上老铁则奋力接住了他们的队长赵文鸾,接着他猛地转身用后背面对对面三只火枪、抬枪和喷子地射击。

    在壕沟下地李明昌只见老铁宽大的背部被无情的打成了筛子,血柱飞溅中,他把赵文鸾滑落在石台上,自己仰面倒进了身后壕沟水中。

    等李明昌冒死背着王德爬上壕沟,自己湘军这营已经鸣金暂时后退收兵了,而一里外,几百人在两只敌对营垒之间的空地上激战正酣。

    这次湘军的攻坚战就差点夺下大宋这只跨江营。

    朱清正看营垒不保,立刻全线押上后备队,不仅如此,守将李文茂被派开寨迎击湘军,而他对面的塔奇布立刻帅自己的后备队前往迎战。

    李文茂乃是朱清正亲自挑选出的旅帅,就是看他从小学习武生,不仅武艺不错,因为是知名武生“明星”,喜欢马,也有钱养马,因此马术也是很好,此刻领军出战,手持一根长枪,快马飞奔中,马踩枪刺杆砸,把湘军正在攻营的中军冲击得七零八落,很有马踏千军地气势。

    而塔奇布也不甘示弱,提着马枪就瞄上了敌军主将,两人一照面,立刻同时拨转马头,朝着对方飞驰而去。

    然后在双方近一千人地野战死斗中,在清末鸟枪、火炮已经使用的背景下,两方主帅展开了一场关公战秦琼式地古典马战。

    李文茂头缠红布,身穿明朝黄袍,奔跑之际长发飘飘,手里所持铁矛乃是西洋钢所造。挥舞起来白光闪闪,直如黄龙出海;

    塔奇布身穿满清马褂盔甲,头戴红樱尖盔,一根辫子缠在脖子里,掌握一根百战白杆满洲铁矛,战斗中虎吼连连。就似野猪皮再世。

    两人你来我往,大战了几十回合,俱是身手敏捷,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但就在双方错马而过地刹那间。李文茂发现对方马头大露,乃是一破绽,想也不想,便是长矛直刺马头而去。

    塔奇布一声大吼,双腿一夹。那马他早就训熟了,不容间发之际,猛地一侧马身,顿时李文茂的长矛就擦着马下巴过去,刺了一空。

    可惜敌人马战经验丰富,塔奇布就等着这刺空身体悬空无法发力的空隙,猛地朝后扭腰。利矛突地对着李文茂脖子急刺。

    李文茂大惊失色。仓皇间无计可施,干脆就地前仆坠马。

    瞬间,胜负一分,李文茂已经掉了长矛,在地上好像滚地葫芦一样,但两马错身而过,速度极快,等塔奇布拨转马头,那边灰头土脸的李文茂已经被自己手下救走了。大宋出塞攻击不利。仓皇撤回。

    而湘军这边欢呼声震天,又在塔奇布的驱策下。整军再次攻寨。经过一天死战,朱清正甚至投入了民兵和亲卫,才勉强帮着李文茂守住了跨河营,而这只是第一天攻击,更危险的是士兵们开始恐惧这帮不要命地湖南佬了。

    “我在担心你们的士气。”朱清正在帅府对手下李文茂忧心忡忡的说。

    “我没想到居然有这种清兵。”李文茂心有余悸的摇了摇头:“营寨被烧了四分之一,我已经在督促手下抓紧时间往工事上涂抹湿泥,防备火攻。”

    “火攻不可怕,怕的没胆和敌人拼命!”朱清正大声叫道。

    就在这时,手下关巨急急来报:“将军,海京增援部队已经抵达,窦文建大帅也到了!”

    “什么?窦文建大帅也来了?”朱清正大惊失色:“他来干什么,我肯定能打败敌军!”

    窦文建比朱清正地位高,他来地意义就是赣州最高指挥权被海皇收回了。

    “窦大哥,陛下不信我能打败湘军吗?”在码头外水师军营一见窦文建,朱清正就耐不住性子叫了起来。

    “你放心吧,老弟,赣州防卫还是你管,”窦文建呵呵一笑:“我只是来指挥增援的十字军团。”

    “分开指挥,兵家大忌啊。”朱清正肚里一阵不快,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窦文建就说道:“去看看十字军团吧,你一直南征北战,没见过他们。”

    “切,怎么会没见过?什么士兵没见过?”朱清正不快的笑了笑,跟着窦文建朝朝码头内走去。

    但一看那群人,不止朱清正,他麾下各个将官,乃至马夫都合不上嘴了:这他妈的不是洋人吗?

    河岸上,高高飘扬着十字军军旗和三道红色长矛标志的锐矛团军旗,在他们下面,一队队十字军士兵列队排列,“立正”、“稍息”等英文口令此起彼伏。

    士兵们根本不穿宽大地号卦,松松的大裤子,而是一水的西洋贴身军服,蓝色上衣、黑色裤子,武装带胸间交叉,腰上还卡着一根宽皮腰带,头上戴着是高高的蓝色帽子,铁制十字帽徽嵌在高筒帽前段,手里的西洋滑膛枪排成一排,腰带上一边挂着三刃刺刀,一边挂着弹药包,背上背着一个怪模怪样的方形袋子,最诡异的是胸前扣眼里插着一根小花样式地牙刷。

    唯一还像中国人地就是他们的鞋——全是“老乡牌”草鞋——这是唯一满清文明化的地方。

    “这就是那传说中的?”朱清正看着这只军队走路都发飘了,就在这时,队伍前列猛地跨步出来一个人来。

    高帽子盖住了他的半个脸,但他脚下的皮鞋响亮,咄咄几声,“啪”对着朱清正一个立正,接着一个屈臂手掌指耳,手按英国式军刀大声吼道:“报告长官!见习营长庄立忠帅大宋皇家十字军锐矛团天字营、海字营前来报导!”

    “好….好….好…”庄立忠,朱清正当然是认识的,但现在有点不敢认,也不知道说什么,指了指城里,去城里休息吧。

    接着就是一阵刺耳的英语在各个阵列小队间响起,两个营1200多人每个组织部分都好像一个人一样,僵硬的转身,草鞋摩擦泥地竟然都发出一阵阵大响,然后一队队人,好像有根线连着他们地手脚一般,一起摆臂一起伸腿,好像僵尸群一样整齐走过朱清正手下地官员,向城里开进。

    “妈呀,这是什么啊?他们是演戏的吗?”李文茂嘴巴都合不上了。

    “这就是陛下一直说地精兵。洋枪队!”朱清正叹了口气。

    “精兵?没见他们有刀枪啊,难道拿着个鸟枪就上阵,人家杀过来怎么办?”李文茂和关巨一起大叫起来。

    关巨指着一个士兵的背景说道:“看看他们的裤子多窄(清末服饰:裤子两条腿穿一个裤腿没有障碍),跑得开步吗?”

    朱清正一耸肩:“不知道是不是精兵,反正他们是陛下用银山堆出来的。很快就知道了,除了兵饷高外,这个兵怎么个精法。”

    队伍一入城,虽然已经是黄昏,但满城立刻响起了尖叫般的嚎叫,千家万户蜂拥出来看怪物了。

    在队列里,有个士兵小声捅了捅同伴,说道:“到处都是被像猴子一样看,我有点受不了了。”

    他同伴无所谓的一撇嘴,说道:“安啦,我们拿这么高军饷,哪能不付出点代价?要是不穿得这么变态,别人会妒忌的。”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纳尔逊勋爵的小说1851之远东风云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1851之远东风云最新章节1851之远东风云全文阅读1851之远东风云52001851之远东风云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纳尔逊勋爵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