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65海盗:杀光、烧光、抢光!

本章节来自于 1851之远东风云 https://www.tmetb.net/4/4917/
    
    1853年圣诞节,广东汕头沿岸,一个名叫“大树浦”的渔村外的海面上,一艘军舰停留在那里,舰桥上飘扬着大英帝国米字旗。

    这是艘全副武装的英**舰,而让这50门舰炮来到这小渔村的原因只有一个:来讨要被抢走的货物的。

    上个月,一艘挂着英国国旗的“远东珍珠”号,就在这里被海盗劫掠,船上所有人中的中国籍船员,23个中国人,都被残忍的杀死并分尸,外国人威胁了一下,而这一切就因为这艘货船曾经对着三条冲过来的海盗船砸下木桶防卫,船上怡和洋行的3000包白糖全被抢走。

    这大树浦是著名的海盗之乡,这里的人和大清沿海很多村落相似,拿起枪来是海盗,放下武器又成为渔民。海盗成为渔民们的副业,或者说,打渔成为海盗们的副业。

    英国人一赶到这里,就派了个中国买办做翻译乘坐小船登陆,约见村长,要求海盗们返还被抢的货物。

    但在拿着火枪刀剑的村民的虎视眈眈之中,那个拄着拐杖、留着山羊胡的村长看着那翻译怪笑了一声,说道:“放屁!谁见过你们货物?”

    接着一摆手对着村外冷笑道:“滚吧。”

    翻译还没来得及说话,几个壮汉已经瞪着眼操着大刀围了上来,满嘴大吼:“你妈的还不滚!你这个汉奸,信不信我们剁了你喂狗?”

    翻译只能连滚带爬的撤退回英**舰上。

    “上帝啊,那群野蛮的当地人竟然如此不讲道理,我们大英帝国英勇的海军陆战队要不要登陆作战?”在宽阔的船长室里,随军牧师韦斯顿祷告了片刻,看向船长说道。

    船长放下玻璃酒杯,看了看他的好朋友韦斯顿,却又把征询的目光看向他办公桌前端着一杯酒的胖子,说道:“威廉先生,货物是你们怡和商行的,现在交涉失败,你认为我们应该立刻进攻吗?那村子里有大约300人,一旦战斗都是我们的敌人。而且有一点我要预先声明,上次类似行动中,我们两个士兵受了重伤,如果发生类似的事情,医疗和善后费用我希望怡和商行能够拿出。”

    但这位怡和商行的代理人之一威廉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凝视着杯子里的红酒,看了好久才说道:“等一等,我们的打手很忙。但是我已经在来之前联系他们了,我希望他们两天内能赶到。如果不到,我们再动手,否则,我们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打手?什么打手?彻底解决?”牧师韦斯顿疑惑的问道。

    船长看向自己的好友,笑道:“我们是中立国家,我们只能用武力让他们屈服,然后交出抢劫的商品,除此之外,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但打手不同。”

    威廉和船长对视了一下,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但随后威廉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冷声道:“他们是用远东规则解决远东问题的行家。”

    第二天一早,船长的私人好友韦斯顿牧师正和船长以及威廉先生共进晚餐的时候,就听到甲板上闹腾起来,很多人再喊:“小刀来了。”

    他们几个放下刀叉,一起跑上甲板去看,只见洋面出现了一只正朝他们驶来的船队,三艘中国样式的快哨船行驶在最前,随后还跟着十艘左右的宽底运输船,运输船每艘船上都悬挂着两面旗:上面是大宋海洋十字旗,下面紧贴着的是蓝底两把小刀交叉的旗帜。

    抽着雪茄,威廉看向韦斯顿笑道:“韦斯顿先生,这就是大宋皇帝的海上缉盗队,您刚来远东不久,很快您就能看到远东特色的战斗,绝对超乎您的想象。”

    韦斯顿呆了呆,指着那船队道:“是不是有异国风情的战斗?”

    “完全正确。”威廉叼着雪茄哈哈大笑起来。

    韦斯顿愣了片刻,立刻转身朝甲板下奔去,威廉不解的问道:“您要去干什么?”

    “拿我的记录本。”韦斯顿大叫着,消失在了甲板上。

    “除了是上帝的仆从外,他还是个博物学家和人类学家。”船长把烟斗拿下来笑着对威廉说道:“看吧,过一会,我们的牧师就会要求跟着大宋军队行动。”

    而这时,大宋船队已经对着英**舰驶近了,在快哨船的塔楼上,高高立着一个长发飘飘的独眼少年,他正看向高高的英国船舷。

    威廉看到他,立刻兴高采烈起来,他摘下自己的高顶礼帽对着独眼少年挥舞着,大叫道:“我亲爱的罗队长,我可等到您了,情报可属实?你们可否帮我们?”

    立在塔楼的罗前捷眯着独眼对着威廉行了一个英国式的海军礼,大声回道:“情况已经验证,一切属实!我部立刻就要开始行动。”

    “大宋的勇士们!祝你们成功!”船长鼓着掌大声叫道,顿时船上的英国水手和陆战队士兵居高临下的看着宋军挥舞着帽子,吹起了口哨。

    大宋船队悄悄的行驶过巨物一般的英**舰,朝岸边驶去,罗前捷把目光从高高的英**舰船舷上放下来,看着前面雾霭中的海岸线轮廓,大声下达命令,顿时三艘吃水较深的快哨船下锚停住,吃水潜的十艘宽底运输船载着500小刀军团继续朝滩头驶去,罗前捷亲自下到运输舰指挥作战。

    “等一等!等一等!”牧师韦斯顿气喘吁吁的抱着一个笔记本,捏着一根炭笔从舱里冲出来,看到大宋军队已经开始想靠岸了,摁着船舷大叫起来。

    接着他扭头看向叼着烟斗的船长,大叫道:“杰克,我也想去!我想亲眼看看远东风情的战斗!”

    船长看了一眼威廉,以一副早知道如此的神态笑了起来,他还没说话,威廉却抢先说了:“韦斯顿牧师,我劝你不要去了,你不会喜欢的,你会被震惊的!”

    “不!”韦斯顿大叫起来。

    杰克船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那你去吧,我派一条小船和10个士兵保护你。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他们足足出动了500士兵,看来要大干一场了。”

    但韦斯顿牧师的小船刚刚被放到海面上,那边已经枪炮大作,打起来了。

    船队还没到岸,村落里已经锣声大响,100多壮汉从村里冲了出来,占领了登陆地点对面的高地和早准备好的工事,各种鸟枪洋枪土炮洋炮一起在高地和石头矮墙后对着缉盗队开火。

    “给我炮火压制!”罗前捷猛地一挥手,装在运输舰船头的西洋炮立刻纷纷开火还击。

    在离岸200米的地方,罗前捷一声令下,宋军放下每艘运输船两边的舢板,200名突击队精锐坐在20条舢板上冒着海盗们的子弹横飞奋力朝岸边划去。♀www.zjvolvo.com

    “妈呀!”惨叫声中,一发开花弹落在滩头上海盗中间,横飞的弹片飞射,断臂和肠子一起在沙滩上乱滚,几个海盗扔了在沙滩上打滚哀叫的受伤同伴,飞快的朝后逃去。

    而他们前面几十米处海上,就是箭群一般射来的小刀突击队。

    “杀啊!!!”在离岸十米处,小刀队士兵纷纷翻下舢板,摸一把被打死在船上的同袍,满脸仇恨的呐喊着,涉水挺刀朝岸上突击而去。

    “你妈的啊!”在沙滩上,推开前面一个面门中枪正在朝自己摔倒的下属,突击队队长丁玉展,赤着膀子操着一挺大刀,平地跃起,跳过了海盗们当做“堡垒”的沙滩矮墙,狠狠的一刀劈开了里面一个家伙的脑壳,剩下四个枪手在窄小的矮墙后,直如一条猫和四只耗子关在了一个笼子里,发疯一般扔了手里火枪抽出刀子朝丁玉展扑来,但丁玉展连满脸的血和脑浆都不擦,就用腹部四块肌肉抵着刀柄朝四个人扑来。

    顿时一刀刺入当头那家伙的腹腔,“妈的!”一声狠哼中,丁玉展双手握住刀柄猛力朝上一抬,顿时把那可怜海盗百十斤躯体都朝上掀得脚离了沙子,但只是一顿,他的脚又落了下去,但这时却是软软的着地了,因为他几乎从肚脐到下巴都被这一挑剖开了,肠子流了一地。

    接着丁玉展猛地抽回刀,一收,下巴顶住刀把,接着像鞭子一样把手里的刀抽了出去,刀光掠过矮了一截的肠子男头顶,旋进了其后那持刀海盗的脸里。

    刀刃砍进脸皮接着磕飞牙齿,轻松的好像砍进一截玉米棒子。

    这人半个脑袋几乎都被砍开了,舌头上用血沾着几颗牙齿,好像哈哈笑着一样趴在了地上。

    “哈!”丁玉展眨眼间砍毙三人,狞笑着看着剩下两个匪徒,狠狠一甩大刀,顿时刀上的血和脑浆溅了这瞪着两眼呆如木鸡的两人一脸。

    “妈呀!”两人和丁玉展对视刹那,顿时,前者哭着喊着扔了刀子,顺着矮墙朝外跑去。

    “想跑?”丁玉展脸面狰狞着挺着刀,一刀朝敌人背后刺去。

    但两个家伙跑得太快了,在生死攸关的边际上,最前的一个一跃出了矮墙,剩下的一个也如法炮制,朝矮墙跳去。

    丁玉展一刀没刺进他后腰,却一刀削下了他的命根子。

    顿时一阵刺破耳膜的惨叫炸响在这海盗的胸墙后,看着跳墙逃进沙滩的那个家伙,脚刚落地就被一枪撂在了沙滩上,接着被蜂拥而上的小刀士兵扎成蜂窝,丁玉展哈哈大笑着,刀放左手,右手揪住脚下那个握着血淋淋哭泣哀嚎的海盗辫子,一下又一下的把他的脑袋砸进了石墙上的棱角里。

    海盗的滩头阵地在大宋压倒性炮击和突击队的肉搏中,很快失守。

    所有还活着的人都退进了村子。

    “咔咔。”靠岸的大运输船把木头踏板放在了干燥的沙子上,一双靴子咄咄走来,缓慢而坚定的踏上了这柔软的沙地。

    这就是副队长罗前捷,他一手握着一本厚厚的圣经,一手提着一把左轮手枪,独眼慢慢的从左到右打量着到处是尸体的沙滩战场,面无表情。

    “罗队,沙滩清剿完毕!”赤膊浑身都是敌人血的丁玉展冲到他面前,一个躬身,两手握着倒提的血刀,用福建话大声禀告道。

    “罗队,是否立刻开始进剿村落?”另一个人也冲到罗前捷面前,这人看起来还是个小孩,手里的火枪加上上面的刺刀显得比他人还高,他名叫安琪,是锐矛团新成员,广东孤儿,虽然人小,只有12岁,但他脸上老兵才有的狰狞杀气和布满刺刀的血迹。都显示乱世让这个小孩注定承担他本不敢承担的重担。

    罗前捷看了看远处惊叫声四起的渔村,静默了片刻,说道:“派人,叫他们村长余根柱出来见我。”

    这时,洋人韦斯顿踩着沙滩深一脚浅一脚的跟了上来,看着独眼将军罗前捷满眼都是敬意和狂热,他用英文大叫着:“感谢上帝,我亲眼看到了英勇的战斗,大宋士兵英勇不下于忠于女皇大英士兵。现在只要把糖要回来就可以了。”

    罗前捷扭头对他微微一颔首,用英文说道:“请您在旁边看着。”

    白发凌乱、满脸泪痕的余根柱穿过杀气腾腾的小刀军团,见到独眼骇人的罗前捷的时候,再也没有前次见到洋人翻译那样的气魄了,他扔了拐杖,跪在了罗前捷脚下,连连磕头,老泪纵横的叫道:“大人,我们死罪啊!我们死罪啊!”

    在他身后跟着50多个浑身血迹的壮汉,都自己缚了双手,跟着村长跪下,村口是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泪眼婆娑的看着。

    罗前捷冷冷看着那白色辫子好久,才说道:“货物呢?”

    “都在村里祠堂后面堆着呢,我们每家分了一点。”村长在罗前捷脚下伏地哭着大叫:“请您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现在参加海盗的人都在我后面给您请罪了!我们真的再也不敢了。”

    罗前捷冷冷的说道:“第一,陛下严令渔船登记刷号,防范海盗伪装渔船,贵村只登记三条,其他二十三条拒不登记!第二,陛下颁发剿灭海盗法令,每个靠海渔村都有张贴:海盗,杀全家!通风报信,杀全家!接济海盗,杀全家!分赃销赃,杀全家!若是知情不报,全村株连!第三,贵村,不是知情不报的问题,而是组织全村抵抗大宋皇家缉盗队行动,而且你们在海盗行动中屠杀我大宋水手,也就是无耻的杀害自己汉人同胞,罪加一等,按法令,诛灭全村!”

    “什么!大人!不要啊!我们再也不敢了!”白发村长最后一丝侥幸破灭了,他好酷着,猛地跪着扑了上来抱住了罗前捷大腿。

    罗前捷身体一震,但他冷哼了一声,左手朝前伸出了那本圣经放在了村长头上,喃喃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愿上帝宽恕你的罪过。”

    说罢,右手一挺,左轮枪顶上了村长的脑门,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韦斯顿本来看着这个在威廉嘴里顽固不化的村子,在失去滩头阵地和几十条人命后,成年男子成串的出来跪地投降,他大喜过望,这在英军行动中是从没有过的,这意味着货物很快就会被放还,那就万事大吉了――英军到这时候就行动结束了。

    但大宋带有远东风情的行动完全不是如此。

    韦斯顿亲眼看着罗前捷枪顶着老头脑门,然后一声枪响,顿时脑袋上多了一个眼的尸体委顿在沙滩上。

    这还没完,罗前捷独眼散发着冰冷的光芒,枪毙村长后,他的枪口对准了村子,然后他用中文喊了一句什么。

    顿时一场可怕的屠杀开始。

    所有已经投降的成年男人立刻被两边的士兵杀死。

    而剩下的几百士兵,呐喊着朝着村庄杀去,眨眼间,这渔村火烟滚滚,惨叫声响彻云霄。

    很快一颗又一颗的人头被扔到了村庄中间。

    震惊好久才醒过神来的韦斯顿,朝前冲去,一把拉住了独眼将军的胳膊,这个面容还稚嫩的少年惊愕的扭头看向他,眼神全是疑惑。

    “您下了屠杀全村的命令?”韦斯顿大声问道。

    “你可真会猜啊。”罗前捷用英文回答。

    “为什么要屠杀村民?!而且这么残忍?”韦斯顿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头在迅速堆积,强忍住恶心大声质问。

    “残忍?又不是凌迟和点天灯。已经对他们很好了。我在追求效率。”罗前捷不解的说道:“我已经审问过他们了,而且宣教司已经查明这个村几乎全是海盗…….”

    “那么妇女和儿童,为什么你们也杀害!”韦斯顿大吼着叫道。

    “诛灭全村,就是杀光、烧光、抢光!没族灭九族已经客气了。妇女儿童怎么了?刚才她们对我射击给男人们送弹药。”罗前捷非常疑惑的回答道,因为在中华文明里,妇女和儿童一直被作为从属物,诛灭九族什么时候什么朝代也没手软过,这是文明。

    而西方其实也并不手软,只是他们的文明让他们没事的时候就发明规则,英国喜欢用绞刑,不喜欢砍头,所以韦斯顿很难忍受人头堆在一起的感觉,如果是个法国传教士,大约就会划着十字说,这让他想起了大革命时候断头台下篮子里的情景。

    “我不管!你让我觉的恶心,你不能再杀下去了!”韦斯顿大吼着去拉一个腰带里拉着四颗人头的士兵,但士兵立刻把韦斯顿粗暴的推开了,这代表着他随后的奖金。

    事实上,在赵阔没有改变的历史上,西方军人和传教士不止一次制止他们可以制止的屠杀,比如小刀会起义后被镇压后,清兵杀害一切无辜平民冒功,把他们从船上拉到岸上就地砍头,传教士们确实从船上跳上岸制止过这恶心的野蛮行为;但他们能制止,是因为这事不涉及大英帝国或者拿破仑三世的利益,而且是满清官兵怕他们。

    但现在不同,大宋士兵熟悉洋人,并不怕他们,而且这些人都是海盗,里面全是西方文明没有的家族共同犯罪和株连等传统文化。

    所以罗前捷看这个西洋牧师要干涉军队行为,一个眼神,立刻身边的小孩安琪豹子般窜到韦斯顿身边,因为韦斯顿比他高的多,他用英国枪狠狠一枪托横击在这英国人肚子上,在对方痛苦的捂住肚子弯腰呻吟的时候,斜斜一枪托自下而上砸在这洋人脖子里,韦斯顿立刻被揍晕在地上。

    对着不远处那几个龙虾兵(英国兵)吹了声口哨,安琪指着不省人事的韦斯顿,用结结巴巴的英文说道:“他病了,带走他。”

    四个小时后,3000包白糖原封不动运上了英**舰,而大宋缉盗队的战利品也几乎填满了舰船,这里面甚至包括牛和鸡。

    而这村子成了一片火海,所有的房屋都被点燃,所有船只都被烧毁或者凿沉,唯一剩下的是村子废墟中间用人头堆积起来的金字塔型“景观”,在它旁边新竖了一块大牌子,上面贴着崭新的《剿灭海盗法令》告示。

    在英**舰上,满脸感激的威廉大吼大叫的用礼帽送别扬帆而去的罗前捷。

    而被打昏的韦斯顿一醒来就大吼大叫,泪流满面,他在登陆广州后,立刻撰写了关于大宋在剿灭海盗行动中的“粗暴行径”,但没有报纸编辑愿意刊发,因为赵阔所做的一切都保证了商业利益,而且中国人也认可这种株连惩罚罪行的方式,洋人们装看不见这和他们文明不一样的远东方式,刊登的却是《怡和商行感谢大宋缉盗队再次捐献英国利炮十门》。

    中国海盗有两种,一种是大树浦这种渔民和海盗分不清的;另外一种是不靠岸只在海上的海盗或者基地不在赵阔势力范围内的;但赵阔通过残酷的以株连、告密为主的《剿灭海盗法令》在用“三光政策”制造着沿海无人村的同时,也用铁腕彻底击灭了第一种海盗生存的土壤,整个海岸线成了第二种海盗的噩梦,只要他们靠岸或者想销赃,就会受到闪电般的打击――因为在海皇的狞笑中,沿岸没人胆敢和海盗有联系或者知情不报。

    “赵影呢?这几天没见小猴子。”在“皇宫”里,赵阔抬头问胡潜道。

    这个特务头子躬身答道:“陛下,宣教司的天诛组正在香港和澳门行动。”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纳尔逊勋爵的小说1851之远东风云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1851之远东风云最新章节1851之远东风云全文阅读1851之远东风云52001851之远东风云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纳尔逊勋爵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