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97大宋制造局:满清反洋务运动

本章节来自于 1851之远东风云 https://www.tmetb.net/4/4917/
    
    大宋制造局紧闭厂门、内外布满荷枪实弹的治安官已经两天了,高级总管和工头被宣教司的特务横扫一空,但与此事无关的学徒们仍旧不能随便离开,事实上他们被囚禁在自己的宿舍里,除了到点下来在宿舍前蹲着吃猪食,哪里也不能去。♀天师在上:妖尊夫君别乱来

    这天中午空地上,郑阿宝蹲在一群工人中间,拿着发到手里脏乎乎的饭团,却不下咽,他哽咽了一下,然后用满是湿痕的袖子擦一下饱含眼泪的双眼。

    “小宝,吃饭吧。你大哥没事的,他又不是什么总管,只是被叫去装艺官而已。”旁边一个学徒看他这个样子劝道。

    “可是为什么他没被放回来啊,一直被关在前面厂房里呢?”郑阿宝嘴撇得像个弯钩,随时都会哭出来。

    “又不是你大哥一个人,他们20几个都在前面。”旁边的人劝说道:“最多挨顿鞭子!包拯还得分龙头、虎头、狗头铡刀呢,从上往下处罚,陈总经办杀头的话,下面总管就坐牢啊,到了你大哥他们这里,最多挨顿鞭子,他们总不能杀头坐牢啊,对不对?”

    正说着,面前站在工人堆里的几个治安官飞快的跑向后门铁门,拉开铁门,一队人马进来,这批人马一来,工人全都傻眼了:全是高帽蓝衣武装带的洋枪队,肩上挎着的是正宗的法国米尼枪,脚下不论军官士兵全是皮鞋,排着三个纵列咔咔的走过来,简直好像迎面来了一场飓风,这气势压迫得这群工人纷纷后退,又不敢站起来。都蹲着好像被驱赶的蛤蟆群一样,密密麻麻的朝屋根子靠去。

    满心担忧的郑阿宝自然地挪得慢,他听到前面的一个治安官说着什么:“皇帝驾临了….”

    “皇帝来了?大哥不会死吧?”郑阿宝此刻再也没有几天前看到这些洋枪队的兴奋,相反满心都是恐惧和不安,他把身子缩成一团。怯怯的看向这些皇帝的近卫队,他想朝领头地那个帽子上插羽毛的军官跪地申冤:大哥真是无辜的,是王总管叫他去的。

    “小毛孩子还不滚远点?!”一个治安官看到这个学徒退地还不远,举起手里的火枪作势欲打。郑阿宝哭着爬到了墙根人堆了,终究没敢再说一句话。

    后来的这批装备精良的近卫队,很快散开,隐隐的对着宿舍区的人形成包围。

    过了不久,一个西洋装短发官过来,对军官说了几句,那军官立刻对着学徒们大吼起来:“都站起来!排好队!马上去厂房!”

    赵阔丝毫没有守信的美德,也没有做皇帝金口玉言的觉悟。他肆无忌惮地耍了陈开父子,说来视察,却是把陈其荣及其手下的各个关系人诱进工厂,然后封厂抓人。他自己根本没到,而今天他终于亲自来了。

    在前门下车后,这个皇帝穿着一身粗布袍子带着头巾,在周围一群洋装官员和军人的护卫下进了厂房,在砸完陈家场子之后。♀匹夫的逆袭才来看看设备和装配线了。

    20个被扣押的假艺官在近卫队士兵中间远远看着这皇帝,人人脸色发白,喉头发干,不少人大腿抖着,膝盖朝前弯曲,随时都会下跪。

    但赵阔没理他,前呼后拥地转了一圈,直直进了被翻得满地鸡毛的总管室,赵影紧随而入。

    一进那豪华的房间。赵阔看到了墙上那个勤字。走近看了看,扭头笑道:“宦助国就这个鸟字。陈其荣给了他2千银子,真是我大宋最牛逼的书法家了。”

    赵影嘿嘿一笑,替赵阔把王大立的办公桌清理了一下,把带来地一叠文件放在了上面,自己侧身而立。

    赵阔大大咧咧的坐下,手指磕着桌子,说道:“带过来吧。”

    “把李玉亭、郑少庭、张三发带过来。”赵影立刻对着门口大声命令道。

    很快三个战战兢兢的年轻人被带进了这个从来让学徒不寒而栗的地方,而这次寒到骨头里。

    三人一进来,连头也不抬,不约而同的对着赵阔五体投地,头在木地板上磕的咚咚响:“小人不知情啊!是上面让我假扮的!”“陛下,小人家里还有9老母!实在与我无关啊!”“饶命!饶命!呜呜!”

    “都闭嘴!”赵阔本来还想多等一会,看看这几个人精彩表演,只是这几个人都是干活的年轻人,身强力壮,哭号起来也份外惊人,在小房间里把他耳朵震得嗡嗡响,磕头磕得像打鼓,让他心脏狂跳,让这个阴险的家伙不得不无奈地中止他地恶趣味。

    “别哭了!再哭砍了你全家!”赵阔无奈的对哭哭啼啼地那个家伙说道,立刻再没哭声,赵阔伸长脖子打量了跪在地上的那家伙一下,擦了擦头上冷汗,心道:“看姿势和表情,怎么这么像咬舌自杀?”

    “我不杀你们,我也不处罚你们…”赵阔咳嗽一声,大声说道。

    立刻三个跪地的人唰的一下抬起头,和赵阔对视3秒钟,然后又唰的磕头到地:“陛下万岁!”“万寿无疆啊,皇帝大人,我回家给您立个长生牌位,天天给您….”“圣君啊!陛下啊!圣君啊!呜呜…….”

    “他妈的!你们能不能消停点?都给我站起来听清楚了!”看着他们又吼又叫,赵阔简直愤怒到了极点,猛地一拍桌子,吼道:“谁再打断我说话,我就立刻毙了你们!”

    一分钟后,小屋里终于安静下来,赵阔舒了口气,看着三个家伙,说道:“我知道,你们三个都是这个制造局跟洋人学的最快的,机器操作和组装什么的都是工人里面最优秀的,所以我想把这个厂子给你们其中一个。赐给你们地。白送。”

    说着,赵阔对着又瞪过来的纯洁的好像牛眼的六只眼睛唰得抬起手,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谁也不准说话,不准动,好好听着!”

    “知道什么是赐给你们吗?这个厂设备、厂房还有一些原料。以及薪水什么地,大约花了我40万两银子,我全给你们中一个人,你姓什么。这厂子就姓什么,是你家的了,你留给你儿子都可以。你就是这厂的掌柜,你爱雇佣谁就雇佣谁,你爱解雇谁,没人管得着你,我也不管。你们造出来,卖给我。或者卖给谁都行,但肯定我的订单是最大地,赚得银子都是你们的,有本事就去当富豪吧。”

    说到这里。赵阔竖起了食指,盯着面前三人说道:“但是有条件,很简单,就是给我造出合格的枪、火药和子弹来。大批的造出来,就像这些设备在巴黎转动那样!”

    说完。赵阔对着三人又大吼起来:“好了,立刻给我出去!想明白我什么意思,想明白了进来。”

    果然三个人已经完全木头人样了,呆呆的不知所措,还是赵影走过去,把他们推了出去。

    三个人懵懵懂懂的被推出门,郑少庭愣了好久,才扭头好像做梦一样说:“皇帝是什么意思啊?”

    李玉亭指着头顶的屋顶,又指着宽大厂房里的各种机器:“他要把这个制造局送给我们?是什么?这些都给我们?我不懂。”

    “难道让我们当陈总经办?”腮帮子上还挂着泪水地张三发来了这一句。立刻其他两人再次僵硬。

    “不是总经办。是总掌柜、总老板、总铁匠铺的主,明白吗?”叫回三人后。赵阔再次苦口婆心的解释,毕竟这种事也许是开天辟地以来这土地第一遭:“他总经办是替我干活的,那我地钱给我造东西,好像包工头,但你们不是,你们就是这里老板,一草一木都姓你们的姓。好比大宋是我的,这个制造局就是你的,明白吧?”

    “为什么给我们?这么大厂子!我们….我们….”张三发目瞪口呆。

    “谁能造出枪来我给谁!”赵阔叫道:“再打个比方吧,比如我现在是广州的一个老板,我有点银子,在惠州开了个饭馆,但是我人不能天天盯着,就让伙计去看着,结果伙计给我搞得很烂,赚不上银子来,我怎么办?我只能卖给当地有本事地人,让这个饭馆赚起钱来。但我是皇帝也,我白送给你们,只要你们能搞起这个厂子来。”

    “为什么你是老板?您是皇帝啊。”张三发结结巴巴的说道。

    “把他给我撵出去!这他妈的听不懂意思啊!这脑袋还能干好?”赵阔差点气死,挥手指着张三发大吼道。

    赵影抓住张三发头发猛地一扯,接着一脚把张三发踹出门外去了,扭头对剩下两个人问道:“你们懂吧?”

    “我大致懂了。♀韩娱之国民主持”郑少庭满头汗的点头。

    “我也是…”李玉亭也频频点头,不过还是有点梦游的模样。

    赵阔终于微笑了,他对着两人伸出手去,以后世保险销售员的口吻叫道:“40万两银子啊,马上就是你的了!而且这是座金山,只要造得好,不愁没买家,那时候黄金白银滚滚而来,你马上就会出人头地,成为大富大贵之人了。”

    “陛下,就这么送给我….们?”郑少庭也结巴了。

    “当然有条件,我看你们情报了。”赵阔奸笑一声:“郑少庭佛冈人,铁匠世家,流落广州后入厂,学的较快;李玉亭,湖南人,哈,乡村秀才啊,53年躲避长毛来广州投亲赶考,结果亲戚不知所踪,也沦落街头,只好来这里混口饭吃,不过你一个秀才心灵手巧啊,学的也很快“不是躲避长毛…陛下饶命……”李玉亭满头冷汗,不知怎么和工友晚上发牢骚地话,这个皇帝都知道。

    “不管你们以前干嘛地,你们现在都是大宋子民。”赵阔挥了挥手,制止了李玉亭的紧张辩解,他看着两人说道:“一个厂不能有两个头。这个厂子我只给一个人,你们需要斗一斗,谁赢了,我给谁!谁赢了,立刻就是40万两银子资产地西洋工厂厂主。大宋新贵!干得好,我还会给你们封爵!你们祖坟上冒青烟了!敢不敢拼拼?”

    这一次,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而是沉默几秒后。先后喉头咽了口唾沫,互相侧头看了看对方,郑少庭先说:“陛下,我拼!”李玉亭立刻问道:“陛下,怎么斗?”

    赵阔手指指着门外说道:“机器你们都会用,外面有现成地原料,我不需要你们做木工,枪托、护木什么的不用做。直接用现有的半成品;你们需要斗的只是操作机器的部分:造枪机、造枪管、钻膛线,然后组装;我知道外面很多工人都是滥竽充数,狗屁不会,但你们知道谁水平可以。我允许你们每人挑10个帮手,就在这厂房里,每人给我造十条枪为止——最先完成地、合格品最多的、质量最好的,总而言之,做的最快最好地。就拿走这个制造局!”

    “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赵阔从怀里扯出一个银怀表,打开表壳:“吃过饭了吗?现在去挑人,挑好了立刻开始。造好通知管事的官员。”

    站在外面空地的工人堆里的郑阿宝,看到了哥哥和李玉亭并肩走出来,这个小孩立刻大叫着跳起来挥手。

    刚刚被放回去的剩下装艺官的人以及张三发,已经把大体情形说了,虽然工人们不是很理解,但都知道不是什么坏事了,所以郑阿宝看哥哥出来。已经是欢呼雀跃了——人没事就好。

    紧跟来的赵影提着怀表站在门口。对郑少庭两人说道:“你们去和他们解释下,一会回来。我看着你们挑人。”

    两人能从那么狂暴地洋人技师那里,在不是很懂外语的情况,用猜、观察和模仿学会一些技术,脑子都好用,此刻已经明了情况:就是要挑工人里懂行的,干活卖力的!

    一旦赢了,这群人也许直接就是自己地骨干手下,谁也不敢大意,两人嘴里一边解释,一边在工友堆拉自己认识的、会干活的。

    “好了,你们俩回来,一个一个来,李玉亭先挑一个,郑少庭再挑一个,然后李玉亭再挑。”赵影说道。

    “王矮子,你,过来帮我!”李玉亭大叫。

    “小江西,你,就你了!”郑少庭用力的摆着手。

    一个又一个被叫到的工人笑容满脸地挤出人群,朝门口走去——刚才两人都说了,谁帮他赢了,必有厚报。

    “哥!叫我啊!”郑阿宝使劲的跳着,挤到人群最前面朝他大哥挥着手,但郑少庭只是笑笑,并不点他。

    “小子,你才来几天,机器你都没怎么摸过,你大哥又不傻,怎么会叫你?”旁边秦麻子笑道。

    “好你个秦麻子,他们也没叫你啊!”郑阿宝勃然大怒,秦麻子哈哈一笑:“我技术又不行。”

    最后,郑少庭也没叫小弟,毕竟这是比技术的时候,他弟弟肯定想帮他,但不是能在现在能帮他,他帮不上,任人唯亲在造枪面前没啥用。

    “他们要干很晚,要做饭送水,伙房缺人干活,找5、6个人,谁跟我去。”一个掌勺的伙夫此刻走了过来,他也扬眉吐气了,食堂头也被逮了,他被命令暂时掌管伙夫,他看着叽叽喳喳在厂房门口前议论的工人叫道。

    “我啊!”郑阿宝兴奋之下,都没管边上荷枪实弹的士兵,直接跑到伙夫身边去了,指着厂房里面叫道:“我大哥在里面干活呢!为他做饭干活找我啊!”

    “那就你了。”伙夫呵呵一笑,郑阿宝顿时跳了起来。

    赵阔走出总管室,看两伙人在隆隆的机器声里,开始拼命干起来了,看着这些忙碌的连他从身边经过也没人注意到的工人,他冷笑着,心里却想起了他来地那个世界所谓地满清洋务运动。

    “满清个鸟洋务运动!”赵阔低低地骂了一句。

    在赵阔来地那个平行世界历史中,被洋人屡屡抽脸后,满族统治者也特别热心洋务运动。在1863——1864年,李鸿章在江苏不仅雇佣外**官训练他的军队,而且还取得洋人的帮助来制造西式弹药。♀韩娱王

    1864年年中,恭亲王和文祥重申他们的观点:“自强以练兵为要,练兵又以制器为先。”他们在奏禀中推荐了李鸿章地事业。并建议选派旗军到江苏李鸿章的兵工厂见习。中国应当利用目前的时机,“将外洋各种机利火器实力讲求,以期尽窥其中之秘,有事可以御侮。无事可以示威”。

    我能自强,可以彼此相安,潜慑其狡焉思逞之计。否则我无可恃,恐难保无轻我之心……今既知其取胜之资,即当穷其取胜之术。”

    “这逼想的美,”赵阔一边走过一台台机器,一边想着:“满清想学洋务想自强,但学地了吗?自强得了吗?”

    19世纪60年代李鸿章创立的江南制造总局初始投资和赵阔的大宋制造局相仿。但后来不停追加设备和厂房,投资远远超过赵阔,差不多运营快10年后,1871年增聘的洋员和添置的机器到达之后。江南制造局开始制造林明敦式后膛来福枪。到1873年年底,生产了这种步枪4200支左右,但不仅它们的造价高于进口的林明敦枪,质量也远不如后者。

    这种枪李鸿章连自己的淮军都拒绝使用!!!!

    李鸿章仍然不得不依靠进口武器!

    江南制造局还想造轮船,然而1875年江南制造总局中止造船计划时。这项规划以及轮船维修(由曾国藩1870年设立地江南轮船操练局主管)费用占该兵工厂年度进款的一半左右。

    但最关键的问题是所造轮船比在英国出售的类似轮船至少要贵一倍。

    一样地设备,在本地搞了1年,总是有点技术积累了吧,总得有点成本优势吧,愣是本地造船不如去地球另一头买船便宜!

    满清洋务的产品都是成本极高,绝大部分都是本地制造成本高于进口,成本在哪里?

    一个是原料设备采购,采购官员狂吃回扣,国人供货商不用说了。洋人也给。比如克虏伯进中国的时候,也有一定比例专门用于给满清官员回扣。情况严重到李鸿章不得不建立了这样一项制度:兵工厂的每一项采办都要经由总办本人以及采买、支应和会计三个有关单位共同批准。

    第二个是人力成本。洋人工资比在他们国内同类工作都高,这很容易理解,制造局根本就不能培养自己的技术骨干,能不求洋人吗?另外就是很多有权势地人随便就挂个名蹲在制造局领工资,70年代初江南制造局就有40个官,到了70年代末期,已经暴涨到80个官员管理了,而水平更臭。

    另一个例子就是福州船政局,船政局的采办系统存在着大量侵吞公款的现象,经常发现买来的木材、煤炭和金属材料不能使用。在造船合同和支付工人工资方面存在着许多贪污舞弊的漏洞。有一些职员是福州达官显宦的亲戚或者是他们所推荐的人,管理的大官沈葆桢在管理这些职员时特别棘手。但沈葆桢还是干事的,不过这是在福建和北京支持他地情况下,万一他不想干正事或者上头不支持他,船政局立刻彻底傻逼。

    上述几点,赵阔早就看得很清楚,因此陈其荣案发地时候,他平静得很:在满清文明下,你有权,你不贪你他妈的就是傻逼!陈其荣肯定不是傻逼!

    所以,官办地制造局虽然是他赵阔长毛办的,但它在满清文明下,不烂是不正常的,简直太不正常了。

    那么官办不行,公私合营总行了吧?官督商办,又或者是朝廷入股管理。

    这是宦助国的意见,朱清正也同意。

    但在牛比的满清文明下,这一样不行。

    洋务运动中的半官半民企业就是官督商办,先将官方所出的资金借给有关商人,然后他凭借这个官府参股的信用去民间收集资金开设企业,然后盈利了归还所借官方资金。根据各占股份比例分摊利润。

    比如1872年李鸿章主导发起地轮船招商局,比如上海机器织布局,比如航运、煤矿、电信、纺织等各个企业。

    这玩意在吸收新技术方面有一点作用,但这种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人事权、经营权全部在官员手里。

    平民商人就算入股,但也就是个屁。经费合理与否、人事经营有效与否,都不能过问!

    (“中国之纺纱布局若云官办(官府),则实招商集股(银子是民间的),若云商办(私人)。则有总办、帮办、提调名目(职位是官的)……商民虽入股,不啻途入(跟班的),即岁终分利,亦无非仰他人鼻息,而局费之当裁与否,司事之当用与否,皆不得过问(你别管)。……仿泰西之例,而股商与总办分隔云泥。亦第君所曰可,据亦曰可,君所曰否,据亦曰否耳(除了掏钱外。股东当官员地应声虫就可以了)。且商人唯利是趋,不赖官之督责而始知求利也。(商人不需要官员督责自己就想赚钱)。一自官为督责,则所用司事皆荐场之人,情面太多,必有履满之患。商人沾染官气。则凡达官过境,下临布局,亦必多方酬应,而局用浩繁。(商人有了官气,遇到大官就得打点应酬,全是企业成本了)《皇朝经世文编》卷

    虽然和西方股份制形式相近,但在满清那种腐烂到家的官吏面前,一个小民敢对官指手画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若是现在制造局官督商办,赵阔派宦助国管事。别说陈其荣了。他爹来了也得看宦助国的脸色,宦助国一言九鼎。要买哪国机器就买哪国,要进谁家地煤就进谁家的煤,要安排谁到总管职位就是谁上,陈开敢说个“不”字?

    就算是现在,官商陈其荣为了巴结宦助国,给他求了一个“勤”字,就奉上了2000两银子润笔费,不用想也知道,这笔钱全打进制造局成本报销了!

    而且就算官督商办办好了,真他妈的发现了一群不贪不庸的傻子和疯子,把官办企业搞得好的不得了,那还有个很恐怖的问题。1908年以后满清当时机器进口量继续增长,但开办的新企业的数字锐减,直到1918——1922年一个大得多地工业化运动出现时为止。这些趋势可以说明,在已开办的享有特权的企业中的资本投资在增加,而新企业进入有限地市场的困难却越来越大了。

    大宋制造局起来,有权就能垄断,还会让大宋克虏伯出现?还会让大宋波音出现?

    思前想后,赵阔决定抽离一切官方资源离开制造局,把这个厂子彻底变成平民的。

    当然,中国人在满清奴役文明下活得很变态,为了省下几步路,不走正门,全走后门,说不定来个骗子掏空企业,但赵阔觉的无所谓——工业方面这是技术活,如果骗子能上位,那也肯定是官方强加的,大宋制造局一群文盲老农民都知道谁手艺好、谁混饭吃地,如果真公平,骗子你能骗所有人?

    真没本事,那就让厂子破产,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总有经营奇才出来。

    怎么说,私人也比官方参与进来好的多,两害相劝取其轻,赵阔决定冒险白送——不白送也没法,那群老虎逼天天琢磨着怎么偷他这条龙的腰包,这厂子本来就废了——他花钱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军火吗?现在根本造不出大量合格军火来,不是一个废厂是什么?谁家电冰箱买回来不制冷反而制热还舍不得扔?当烤箱用啊?

    把废厂给私人,如果厂子继续废,起码是那小子自己破产滚蛋,不是他天天给一群小偷骗子钱却生产废铁,而且说不定变废为宝呢。

    “学满清?满清这个词就相当于英文单词前缀-anti-反!!满清洋务运动?反洋务运动吧?!”赵阔恶狠狠的想着,走到门口,赵阔叫过赵影:“你派人看好他们,别让闲人打扰,要让他们同时下班休息,同时吃饭,同时上工。我先回去。”

    三天后,二十枝大宋仿制的法国米尼式步枪就摆在了赵阔面前。

    赵阔满脸紧张的问赵影:“验过了吧?那个洋人技师怎么说的?”

    赵影笑道:“验过枪了,都是3支优秀,5支合格,2支不合格。”

    “哈,不错!80%可用。优秀的枪能出现一次,以后也肯定会大量出现,看看那群工人都跟乞丐一样,天天在陈其荣手下混吃等死,不专心技术学习,能造出来我都很惊讶。”赵阔操起一把,长出一口气后,大笑起来。

    “谁快?”赵阔摸着枪问道。

    “最后,郑少庭那组快了半小时。”赵影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出了点事,李玉亭被我带来了,现在外面跪着呢。”“他怎么了?”赵阔惊愕的问道。

    “他要喊冤。”赵影苦笑一声。

    “喊什么冤?”赵阔一愣,然后笑了起来:“赶紧让他进来,他也是很厉害地家伙。”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纳尔逊勋爵的小说1851之远东风云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1851之远东风云最新章节1851之远东风云全文阅读1851之远东风云52001851之远东风云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纳尔逊勋爵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