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114远东狐狸:戏子、醇酒、打更妇人、SM和眼泪

本章节来自于 1851之远东风云 https://www.tmetb.net/4/4917/
    
    1855年10月的一个傍晚,多事之秋的远东各个角落和中心各有不同:海京皇宫正举行酒会,洋人和华人齐举酒杯围着皇帝恭维着,各种分赃协议把他们无比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海京城门,一队队的治安官扛着自己买的枪开出城门,登上冒着烟的火轮,朝着远方各个要害城市运输,他们被重新整编,充作后备军,弥补大宋国内军力的暂时空白;

    南中国海洋面上,锐矛团和小刀军团士兵抱着枪在颠簸的船上陷入沉睡,他们庞大的舰队正如刀锋般驶过洋面,刀锋指着陌生的安南;

    南昌城里,日月军总部灯火通明,统帅们在地图前分析湘军和太平军的举动,在对杨秀清、石达开的咒骂和对曾国藩的咒骂中争吵个不休;

    天京城里,不识字的杨秀清又有了神喻,他庞大的轿夫队抬着这个身体已经有病的东王朝着天王府行去,韦昌辉跟班般敲着宣示神喻的锣,而他的兄弟天王跑过了他漫长的九层宫殿,气喘吁吁的坐在前门的台阶上,然后他不得不看着那队轿子跪了下来,等候神喻;

    长沙城里,左宗棠正苦读从大宋奸商那里买来的步兵操典,不时看一下桌面平铺的那张西洋肖像画,脑海里却满是一个地痞用粘着痰迹的脚在大清忠勇之士身上蹭的情景;在另一边,官文正整着大批的黑材料,他面前的圆形的亲戚正满脸堆笑的点头哈腰;而曾国藩正反复看着沿海官员送来的密信,信上威胁要是湘军再他妈的敢乱说,钱粮军火一概免谈,还要揪出坏规矩的那个王八蛋,曾国藩这个大儒在对左宗棠的个人恩怨和忠君爱国之间摇摆着;

    安南顺化王宫里灯火通明,嗣德皇帝在接到法国、西班牙、海宋三封战书后,吓得六神无主,各地援兵朝着首都开进。♀二嫁豪门——爱上失婚女朝大清求援的信使恨不得一小时就发出去一匹快马;

    而京城圆明园地湖泊上,岸边排成排的太监和宫女一声又一声“安乐渡”随着湖里的那艘龙船依次叫着,直到那船靠岸,咸丰走了出来,他面色威严,看起来永远不动声色。首领太监弓着腰提着灯笼走在这龙的前面,比任何一天都小心翼翼,他知道今晚不是那么好过的。

    但在寝宫里,咸丰厌恶的推翻一摞奏章,却眼睛一亮,从那堆好像蟑螂一般让他恶心地东西挑出一份厚厚的,他笑了起来,然后翻开看着,哈哈大笑起来。首领太监立刻上去识趣的开始磨墨。

    “陆老爷吃醋了,哈。”咸丰敲着那份奏章对太监笑着,但后者只是脸上笑了笑。却不敢说任何话——今夜绝对不好过的,而他的主子却好像兴致大好,喋喋不休的对他说着这些他这个卑贱之人本不应该从皇帝口里听到的。

    “朱莲芳那小妇人,和陆御史也有一腿,他爱她爱的发狂,前几天,朕不是把朱莲芳叫到圆明园住了几天吗?陆御史吃醋吃翻天了,居然写了洋洋洒洒几千字,引经据典。直谏,哈哈。”咸丰笑着说道。

    太监知道咸丰皇帝嗜好听戏。朱莲芳是戏班子里地雏伶(妓)。貌为诸伶之冠。善昆曲。歌喉娇脆无比。而且能作小诗。工楷法。皇帝嬖之。不时传召。而陆御史和她有一腿。因为咸丰天天玩。他自己玩不上。自然气得把孔老二那一套搬出来。指责皇帝不能玩戏子啊!

    咸丰笑着。手批这满纸圣人言地奏章云:“如狗啃骨。被人夺去。岂不恨哉!钦此!”

    写罢对太监头子笑道:“你如果遇到了陆御史。让他别怕。朕不会加罪。此所谓君臣同乐。”

    “是。皇上。”太监赶紧躬身答道。

    “去。上酒。”咸丰一指门口。太监一个哆嗦。笑道:“皇上。前天就上酒了。您今天国事操劳……”

    “朕命你上酒!!!”咸丰突然变了变色。一拳擂在御书桌上。砚台都跳起来老高。

    “遵…遵旨!”首领太监胆战心惊的跑了出去。

    不消一会,酒和佳肴罗列在御榻上,咸丰一手拄着书桌,对中间那些酒菜看也不看,自己斟酒,自己仰头就干了一杯。

    “唉。”咸丰长叹一声:“何必为朕,一个亲王多好!”

    几天来一串的东南奏章把他彻底搅晕了,从剿灭太平天国北伐军地胜利喜悦里高兴还没几天,又一个悍匪再次大闹南方——伪宋之赵子微。

    云贵总督绕典加急奏章和安南阮氏王朝的求救信同时送达,看到那两件东西的时候,咸丰差点昏倒在御书桌上。

    不仅造反,而且朝自己的附庸国下手了!

    不仅对附庸国下手,而且英法都要求外交谈判,要求满清承认大宋的合法地位,还要求对《南京条约》修约,签订类似他们和大宋签订的《海京条约》一样的新合约!

    赵子微刚出现的时候,清廷没有余力理他,他不如他主子洪秀全那样动不动纵横十省无人可制,好像一个喷嚏就要北京的命,但现在他已经从洪秀全身后地阴影里站出来了,宋贼妖兵一出,一年内立刻屠灭江西和广西,所向披靡,清兵连个一合之将都没有,连洪秀全都在江西被他击败,那一口白花花的獠牙比洪秀全还要可怕,此刻满清竟然有一前一后两个心腹之患了。

    湖南官员、沿海官员、云贵官员都上奏此人禽兽胜过洪秀全万倍,虽然众口一词称他是“新时代的石敬瑭”,但咸丰从那些遮遮掩掩的典故里看得出来大家的意见:赵子微是吴三桂。

    大明怎么亡的?

    不就是封建王朝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民不聊生,百姓起义蜂起,而清兵趁机入关窃国吗?

    赵阔就像当年借着李自成内耗大明,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一样,不同的是他勾结的不是辫子,而是洋人了。

    满清对汉人是恨和怕,虽然喊着“满汉一列”地口号震天响,但实际上还是恨和怕。谁家奴隶主不怕奴隶的?不过对汉人造反地事情,恨是远远超过怕的——我抢到了,我奸到了,你要反抗,你看看流氓恨你不恨你?

    但对英法这种外夷,一样是恨怕交加。但却是怕超过恨,一句话,都是道上的兄弟——入室抢劫绑架原主人的小流氓不一定怕原主人反抗,却怕同样黑道上的朋友过来搅局,因为人家不信儒不信佛,而且不可理喻(文明不同),说不定一棍子就抽过来,而且你打不过。

    第一次鸦片战争,已经让洋人海战无敌的观念深入满清朝廷。

    满清素来不知道海洋那一大池子水有什么用。很好理解,你如果是抢了一个养牛场地小偷,开着宝马。抽着鸦片,你也不在乎养鱼地效益。

    满清官员周天爵就奏报道:“惟前次失利(鸦片战争失败),因专事海门,一切船只炮位,事事效颦。”

    意思是,为什么打败呢?就是因为海战方面地船只和炮位全学西夷的战法,这是东施效颦,不是王道,所以才失败了。结果鸦片战争地后果反而是广州徐广缙叶名琛开始裁减广东水师的规模。

    海战打不过英国人。而陆战英国人不行的观念,靠着夷务娴熟的林则徐的福,仍然在北京那群乡巴佬中流传了下来,夷人陆战不行!

    而赵子微投靠了洋人,他陆战打得湘军和绿营满地找牙,这不得不让咸丰这个可怜地乡下皇帝想起了他祖宗们怎么窃取这个国家的:当年他们陆战行,海战不行,还是靠了施琅这汉奸,才打败海上郑家。

    现在赵子微一身兼任吴三桂和施琅这双重身份的超级大汉奸(汉奸一词意思精深博大:咸丰看来就是造反满清王朝地汉人)。简直是满清灭亡的最大凶兆啊。

    “唉!朕亦如崇祯不亡而亡耳?”咸丰悠悠一叹,哽咽了一声,连饮了三杯。

    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说,在太平军北伐军在黄河以北所向披靡的时候,他曾对恩师杜受田(当然,咸丰眼里,此汉人不是汉奸)的儿子杜翰说过:“天启当亡国而弗亡,崇祯不当亡而亡,今豫南北皆残破。贼已渡河。命带事行见矣。设在不幸,朕亦如崇祯不亡而亡耳。”

    在那个时候。咸丰已经打算划江而治了,他能占据黄河以北就是最佳的结局了。

    但曾国藩这个不是“汉奸”的汉人救了他,在孔圣人的名号下,为了主子领着湖南佬奋勇作战,在长江领域屡屡得手,挽救了满清的灭亡,让它的寿命又延续了半个世纪。

    然而,又一个强敌崛起在最南方——不仅陆地上所向披靡,而且更勾结洋人,洋人亲自来替他说项——竟然要划疆而治!

    咸丰怎么可能答应!

    北京朝廷地儒教中流砥柱纷纷嚎叫着上奏章:要把洋人和赵子微一起凌迟!要皇帝和这些逆夷宣战!反了!居然支持逆贼了!

    他们都是饱读圣贤书的贤者,不需要判断敌我力量,也不需要考虑战力钱粮,他们的论据就是恪守传统夷夏之道,顺昌逆亡,义理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战胜逆夷的手段不在于器物,而在于人心,正心诚意即可平天下。

    咸丰当然想读一段孔老二的言论,就出来个航公把洋人的航母捣烂,保大清万世江山,屁股永固,贱民永服,但这言论和想法无疑是爱清忠臣的,而这做法却是傻逼。

    满清从来就怕外来地道上朋友,早在他们还是大明的造反者的时候,他们就雇佣过俄国人和荷兰人充入八旗作战,用西洋人雇佣做技师,他们窃国当年也是交了很多朋友的。这些朋友自然不像大明子民那么好对付。

    而且就不是这些厉害的西夷,单说周边蛮夷,乾隆等“咸君”用举国兵力打过缅甸和安南等周边外夷,结果怎么样?国库完蛋,民不聊生,盛世的叫嚣,只是把满是屎的屁眼在那些二月的河里洗洗,放点香屁自欺欺人而已。

    满清怕除了他汉人百姓之外的所有外人。

    就算和英国人打起了战争。在局部战火纷飞,满清朝廷想地也不是消灭,而是指望民团地民去杀洋人,然后他满清朝廷居然可以作为调解“民”“夷”之间冲突的调解人!!!

    对除了汉人之外地国家,满清一直就是剿和抚。

    英法那么恐怖的敌人,自然剿灭是不可能的。只有安抚。

    “可怎么安抚这些无法理喻的疯子呢?”咸丰摇着头,叹着气,一口一口的吞着酒。

    通洋务的大臣上了点“智慧”地谏言:要分化蛮夷!各个击破!

    法国人以前还不错,帮着满清剿灭过上海小刀会起义,这是他们应该被褒奖的,但现在竟然直接支持逆贼宋贼!而且还攻击大清的附庸国安南!这是造反!是天朝前的跳梁小丑!皇上应该发旨严苛质问法国人,让他们洗心革面!如果服了,就让他们去说服英国人!如果不服,就先放着…….

    英国人。最可恶的混蛋,上次就是他们打起来的,这次不仅要修约。还说自己要做宋贼和朝廷之间的话事人!这太王八蛋了!应该严词拒绝各种非分要求,除非他们说服法国人不要造次,或者帮助我们剿灭叛贼。

    美国人好像很和平,只是做生意,可以利用下,下旨勉励他们,并让他们充当英法的说客………

    总而言之,他们都是贪财可鄙的蛮夷,玩心眼肯定不行。我们既发发扬天朝上国地威压力,又要像苏秦张仪那样,把他们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唉,只能试试了。”咸丰又喝了一壶酒,吩咐太监换上,心里却也没底,因为沿海各个官员都奏报这次修约,英法美三国公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修约是什么呢?

    1854年包令(rin)要接替文翰的驻华公使一职。他带来了本国巴麦尊政府的训令,要求修约。

    修约是指修正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和1843年中英虎门条约以及附件,修约地外交依据是184年中美望厦条约第34款:合约一经议定,两国各宜遵守,不得轻有变更;至各口情形不一,所有贸易以及海面各款恐不无稍有变通之处,应俟12年后两国派员公平酌办。

    1843年中英虎门条约第八款是一款类似最惠国待遇的条款:如果将来大皇帝有新恩施及各国,亦应设英人一体均沾,用示平允。

    虽然望厦条约要到1856年到期。但虎门条约中的最惠国条款让英国人享有美国望厦条约的政策。而虎门条约是南京条约的“附粘条约”,那么12年自然从虎门条约算起。1854年就到期!

    英方的经济要求为:

    1.公使驻京;

    2.开放内地;

    3.天津开阜;

    4.公使可至各省督抚衙门以平行礼见督抚;

    5.修改税则,鸦片合法进

    6.英船可承担各个通商口岸的货运;

    7.废除子口税;

    8.定明各国银元币值;

    9.共同肃清海匪;

    10.制定华工出国章程;

    11.允许英国人购买中国土地;

    12.下诏保护英国人生命财产;

    13.下诏追回华人欠英国人款项;

    14.茶叶贸易停止抽厘;

    15.允许英国人入城;

    16.条约12年为准,到期重订;

    17设立保护官栈;

    18.条约以英文文本为准;

    法国美国也是类似要求。

    这条约要签订的决心,英国政府可以用杀气腾腾来形容,因为他们在克里米亚占尽优势,而且远东受到赵阔的激励——这些条约,几乎就是《海京条约》里得到地大体利益。

    巴麦尊首相甚至决心如果大清的满人不答应,就打丫的!

    下议院如果不通过开战议案,就解散丫的!重新大选!

    所以文翰和包令的态度都是异常强硬,强硬到连麻木的沿海官员都感到这次不同寻常的要求了。

    而咸丰有地只是苦涩,他在圆明园的寝宫里一杯又一杯地喝酒,这野蛮洋人的要求。简直太无理可恨了。

    当年赵阔也喝酒解闷,不过他这种不要脸的黑社会份子只担心自己利益被吸血吸出去,对前几项根本毛毛雨,都是国际惯例,不过是好像写信开头顶头一样,那有什么!

    但咸丰和赵阔的考虑完全反过来!

    他不关心涉及利益地问题。他最关心最怕的就是前几项国际惯例,比如公使驻京,中国传统文化中,绝对没有平等国家概念,只有天子和诸侯,即使出现群雄并立的政治格局,那也只有一方是正统,称呼是帝,视对方为贼。互驻使。这根本上违背了儒家的政治理念,历史上常驻在对方京城的只有皇帝或者质子地人质抵押,这些带兵要常驻地夷人使节把他咸丰皇帝挤到哪里去了?

    而且咸丰无法面对西方使节。因为对方拒绝跪。

    咸丰听说了西方人面对皇帝也不过三鞠躬,但要是面对自己不三叩九跪,那不是礼乐崩坏吗?

    西方都是蛮夷,大清是天朝上国,不承认任何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国家存在,他们只能是大清地藩属国,在官方文书里,没有英法美三国这种写法地,正式写法是一个口+英、一个口+佛、一个口+米。估计三国公使也不知道为啥要给自己多个口子,但汉字里多个口也未必是好事,就是说明你们是蛮夷。

    中国以儒家立国,儒家核心就是礼,表示着奴隶对奴隶主的上下级关系,是统治的标志,由于他地特别而重大的只能,政府六部中专门有个礼部,主持王朝的典仪。

    所以。咸丰宁可割地,也不想见西洋使节,让自己的猪圈礼乐崩坏,出现禽兽的景象。

    但不同意他们又怎么样拒绝呢?

    沿海各省嗷嗷叫的说洋人厉害,他们又是满清的财税粮之地,经不起战乱,哭着喊着千万不能开战,安南说说就算了,拿什么管;内地能打的湘军居然也上奏章说要学洋人建立洋枪队。而云贵又传来了肯对着他下跪的安南地泣血求援。

    这还不算。湘军指责沿海剿灭宋贼不力,而沿海众口一词影射湘军要抛弃老祖宗的骑射去学洋人。意图造反!这还内斗起来了!

    湘军不能丢,但湘军真的不能壮大!咸丰觉的哪边好像都在说实话,说的都是自己想听的,但自己什么也管不了。

    没钱没兵没粮,起义遍地,有的只是一群要么喊着圣人口号要大砍大杀的酸儒,要么畏手畏脚什么都不敢什么都做不了的封疆大吏,他却面对太平天国、宋贼、洋人地内外交困!

    “到底要朕怎么样啊!“咸丰大吼一声,把瓷瓶摔了个粉碎,他一脚把面前慢慢的酒菜踹飞了出去,大吼道:“继续上酒!”

    “坏了,主子又要喝多了。”一个太监送完酒,小心翼翼的说道。

    “自从闹了长毛,就总是喝醉了。”立在门口的首领太监摇着头心道,里面的咸丰已经开始骂人了。

    “畜生赵子微!你个禽兽!你妈的忘了你祖宗是汉人了吗?竟然给我用夷文写信!你这个畜生!!!!!!!!”咸丰从御榻上起身,在一叠奏章中找到一份蓝色镶着十字逆贼徽章,用手撕着,用牙咬着,还不解气,扔在地上,用脚猛踩,然后捡起来,疯狂的掷了出去,但那东西顽固的挂在了西洋玻璃窗棂上,蓝色十字嘲笑般的对着咸丰。♀重生驭灵师

    咸丰转身握住地上矮桌地两条腿,疯狂地朝那十字架砸去,玻璃和木屑飞溅中,御榻矮桌嵌在了窗户里,咸丰大吼:“你这个千刀万剐的逆贼!”

    法国人送来地奏章无礼混账的说他们和赵子微结盟了,攻守同盟,满清不要在他们对付安南的时候攻打赵子微的三省,否则法国可能对满清宣战,而英国人则假仁假义的要充当满清和大宋之间地谈判使者——但是这只是枝节。主干当然要两个“和平”的人沟通。

    作为在列强枪口前,不得不先站在和平主义者位置上的赵阔,必然要给咸丰送来诏书、圣旨、书信一类的东西,总不能口头传达吧。

    但这让这头狐狸很为难——对满清皇帝的书信啊,如果写得太强硬,说你丫完蛋了。赶紧给我和平,否则去煤山上找先皇的那树去吊死,这固然可以鼓舞大宋士气,但列强你就过不了这一关——你这是想和平吗?

    但如果写得太软,对满清有必要吗?赵阔根本就不惧这个农奴文明。而且写得太软,自己口碑就完蛋了,你是造反还是投降啊?他地根据地还不牢靠,统治基础不牢,如果对满清太软。自己会受到百姓质疑;而且如果太软,万一清廷里那帮傻搬出以夷制夷,以贼制贼。以他和太平天国开打为和列强谈判的条件,说不定那群唯利是图的列强真高兴的答应,这不就糗了吗?满清这块地越乱对他越有利。

    思来想去,这头远东狐狸开创了外交先河——用全英文朝咸丰写呼吁和平的信笺!

    对列强说:“这是证明我的立场,我坚定的和上帝、商人站在一起,时代变了,需要北京城里从没出过远门的皇帝了解英文时代已经来了。”——那封信就英文来看其实还算客气,列强满意。

    对朝廷、军队、百姓,则有他口述。宦助国整理出了一个中文翻译本,其实英文是很客气的,但中文翻译那就可以做文章了,不时加几个形容词,用极端词翻译英文词,结果弄出来一个杀气腾腾地反清复明宣言——咸丰如果同意这个,大宋臣民肯定认为满清投降了,百姓满意。

    但对收信者咸丰而言,他看到英法使节转交的赵阔和平信笺。愣了片刻,然后继续愣,看不懂英文。

    别说满清朝廷了,北京城百万人口中,没有一个懂英文。

    这事早在赵阔意料之中,在他来的那个时代历史中,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满清扣押了入城谈判地英法使节,虐死了三分之二。然后人家咬牙切齿的杀上来了。满清慌不迭的放出幸存者,其中一个幸存者大使提出的一个条件让满清军队目瞪口呆。就是用英文给城外的英法联军写信——满北京没有人懂英文,不知道他会写什么。

    赵阔就用这一招:我和平吗?我和平。你看不懂,我也没法。

    咸丰可以向洋人要求他们翻译的,这群家伙懂中文的非常多,和满清爱国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咸丰可能找洋人翻译逆贼的信吗?

    天朝上国要求洋人翻译逆贼地信?

    你们不要脸,我们要脸!

    咸丰在大臣面前,咬着牙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看那封出自逆贼的和平信看了半小时,然后放下,很有风度的评价道:“畜生。”

    “我出一个铜钱,赌咸丰小兄弟不会这么做。”赵阔在他的皇宫里擦着火柴对宦助国说道。

    这是逆贼抛弃祖宗(明之后的)向洋人卖国求荣的铁证,但没人能看懂!咸丰简直气炸了肺!

    咸丰砸烂了窗户,把那封英文求和信砸出了他的视线、他的房子,他气呼呼的坐在地上,吼叫道:“酒!上酒!”

    “你们这群笨蛋,天天上奏章,不让我来圆明园!为什么不让我来!祖制就是可以来!我不来,你们就去给我干死长毛,削挺夷人啊!朕**妈!”咸丰眯着醉眼大口大口地对着瓷酒壶灌着美酒,他自言自语吼着:“薛鸣皋,朕**!让你上谏!让你说逆氛未靖、不要临幸御园,萌荒唐之念!老子把你从掌福建道监察御史降级!让你交部议处!狗日的汉奸!”

    “当当当…….”旁边的西洋自鸣钟敲了10下,晚上十点了,咸丰醉醺醺的扔了酒壶,醉眼朦胧的看向门口的首领太监,吼道:“为什么不打更?为什么不打更!他妈的为什么还不打更?!”

    “马上打更!马上打更!”首领太监擦着满头冷汗一路小跑出去了。

    不一会,“梆梆”的打更声在寝宫外响起,40多岁的首领太监弓着腰,迎上迎头那个拿着梆子袅袅婷婷地小脚更夫。小声叫着:“牡丹姐,您可来了,皇上又喝多了。”

    “什么,皇上又喝多了?”那个美妇更夫惊恐地掩住了嘴:“那怎么办?”

    “怎么办?!我不是请杏花姐来了吗?”太监捶胸顿足道。

    “杏花姐不舒服啊。”牡丹很惊慌的说道。

    “那别管了,你赶紧进去!”首领太监不由分说,拉着这更夫地胳膊。把她拉进了咸丰的寝宫。

    按照清代制度,后宫佳丽虽然多(但是现代人如果看了满清妃子的照片,怕不会这么想,芙蓉姐姐生不逢时啊),却是清一色的旗人,宫中不能有汉女,以保证奴隶主地血统纯正,满清皇帝早腻歪了大脚旗人,对小脚的汉家美女垂涎三尺。

    祖宗制度也是可以钻空子的。乾隆下江南血统纯正不纯正不讲了,反正咸丰有现成的圆明园可以玩,他无比喜好小脚美女。

    某大臣重金购置苏浙妙龄汉人美女数十人献给皇帝。祖宗说小脚女人不能入宫,但我做“粗活”不就得了嘛!

    结果这些美女以“打更民妇”的名义入了圆明园,每夜以三人在咸丰寝宫前轮值打更,咸丰听到梆梆的声音,就召幸之。

    在诸多汉女中,最少咸丰喜欢的有四春:牡丹春、海棠春、杏花春、陀罗春,除此之外,还有号称“天地一家春”的那拉氏,号称咸丰五春。

    据后世某专家说。满清皇帝勤政,所以玩命的修园子避暑,比如避暑山庄啦,圆明园啦,每年所谓为避暑住在圆明园,也是制度,但咸丰有了五春,似乎不是为了避暑,他是在皇宫里过了年就搬到圆明园。直到冬至才搬回紫禁城养心殿,他倒底是避暑还是打炮,成了一个千古迷案,勤政嘛。

    除此之外,还有个曹寡妇也非常受咸丰宠爱,当然,汉人+寡妇,这绝对是踹满清孔老二们脸地行为,所以薛鸣皋才直谏不想皇帝来圆明园这皇家妓院。结果滚蛋了。别和你主子老二作对,这才是孔老二要说的。

    今夜。牡丹春一进寝宫,就闻到一阵酒气,一看,那皇上正坐在地上,满地狼藉,酒瓶扔了一地,浑身都是酒气,红着眼看着她,立刻浑身哆嗦,立刻请安道:“奴婢牡丹春见…….”

    还没说完,咸丰一下撑起身体,一个窝心脚登时把牡丹春踹飞出去!

    “你是逆贼吗?”咸丰指着牡丹春大吼道。

    “皇上,我….我….”牡丹春躺在地上吓得语无伦次。

    那边咸丰大步朝前,一把揪起牡丹春的头发,拉了起来,正正反反就是一顿耳光,他吼得却是:“夷人!洪秀全!赵子微!朕他妈地抽死你们!”

    说罢,把牡丹春掼在地上,转身从架子上拿下一件花瓶(国宝?)猛地砸在哀嚎的牡丹春身上,在碎片四溅中,吼叫着:“你这该死的畜生!”

    “主子,她不是逆贼,她是牡丹….”首领太监一见事情不妙,弄不好就血溅寝宫了,赶紧上去拦住这发酒疯的主子。

    “操!你是邪教上帝!”咸丰看他过来,一个下勾拳顿时把点头哈腰的太监打飞了,这还不够,咸丰一把抄下墙上名画,撕吧撕吧,只拿着画轴朝着在地上打滚的牡丹春和太监没头没脸的猛打下来,一边打一边骂:“你们这群无君无父的禽兽!你们这群道德沦丧的人渣!”

    只打得两人哭爹喊娘,但满清皇帝打你,你也不能跑啊,两人血泪并下,滚在地上,躲开要害,只是哀嚎震天。

    就在这时,门口小太监脸色煞白地推开门,又一个更娘出现门口,她看着门里这一片狼藉的景象,手里打更的梆子噶然落地。

    “皇上!”杏花春惊叫了起来。

    而看到她,咸丰手里染了血的画轴也落在了地上,他呆呆的看着这小脚美女,怔怔的走过来,突然把娇小的她抱在了怀里,两行眼泪流了下来:“朕的如意珠!你终于来了!”

    满头是包的太监首领连拖带抱地把血流满脸的牡丹春拖出了寝宫,扔在地上,对着寝宫遥遥膜拜:“如来佛祖、观世音,南无阿弥驼佛,杏花春这欢喜佛终于来了,我们差点没被打死啊。”

    在寝宫里,咸丰抱着娇小的杏花春泪流满面,不停的用鼻子去擦她细腻的脖颈。

    “皇上,您又不开心?”唯一能制止咸丰酒疯、绰号“欢喜佛”或者“刘海喜”的杏花春摩梭着咸丰的辫子,问道。

    “不开心。”咸丰眼泪流到了怀里美女的脖子里,他轻轻咬着她白玉般的肩膀,抽泣着。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当皇帝,要当个亲王也好了。”咸丰哽咽着。“皇上,您别这么说。”杏花春吓了一跳,赶紧扭身用手指摁住男子地嘴唇。

    “不!我为什么是皇帝。”咸丰叫着,他喃喃地说着:“我大哥,大我23岁(180年)就出生了,父皇最喜欢他,但是我出生那年(1831)有一天他顶撞老师,说他当上皇帝一定要杀了那老师,老师告诉父皇了,父皇大怒,一怒之下,一脚踢出,正中大哥命根子,结果大哥就这么死了;然后老师杜受田让我超过六弟拿了皇位,我为什么要当这个皇帝?我真的好怕……我真地怕……呜呜…”

    很久之后,在门口的小太监飞跑过来,朝首领太监说道:“主子要果子(春药)!”

    “佛爷啊,欢喜佛,您真厉害啊!今天熬过去了,多谢您了!”首领太监说完,慌不迭的转身就跑。

    以上史料,全来自茅海建《苦命天子》,满清17世纪雇佣洋人的历史,来自《19世纪的常胜军》。

    另外书评区随时可能被封,很热闹,欢迎没来过的大家来参观。在没被封之前,踩一踩。

    无比感谢订阅和打赏我的读者,你们支持也许不多,也许就是几根烟和一杯酒的金钱,但对于我就是全部。感谢你们,并很理直气壮的代表看dt的小偷读者,一起对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谢谢!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纳尔逊勋爵的小说1851之远东风云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1851之远东风云最新章节1851之远东风云全文阅读1851之远东风云52001851之远东风云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纳尔逊勋爵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