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小皇帝,小天师

本章节来自于 荡诸邪 https://www.tmetb.net/469/469244/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夜幕下,明月当空,星辰都失了颜色,清辉洒下,赐福人间。

    万民灯,越发的璀璨,片片莲叶展开,层层叠立,九层灯盏光芒流转,映的崇武门城墙内,亮如白昼,旋转着向上而去。

    “几可与皓月争辉。”街市上一位儒生打扮的老者,不禁赞叹道。

    明街上百姓纷纷昂首观瞧,不住山呼万岁。

    “你多久没有见过皇帝了”贾湖刻走在石阶上,这些石阶又宽又厚实,不愧是号称城墙跑马。

    东山柳还行,一步一阶,缓缓前行。

    贾湖刻就有些不自在了,穿着道袍按说走路也方便,只是个子不高,迈的步子较小,走起来有些亦步亦趋的感觉,很是讨喜。

    “一年两年”东山柳步子又慢了几分,挠挠头说道“不记得了。”

    而皇帝现在,正看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东山柳。

    贾湖刻。

    三人对视很久,皇帝忍不住说话了,“两位爱卿,有何事觐见”

    贾湖刻不说话,轻轻咳嗽一声。

    东山柳仿佛愣住了般,此刻如梦惊醒,忙道“剑宗弟子东山柳,见过皇帝陛下。”

    说着准备跪下行礼。

    皇帝摆摆手,“不必多礼,我早有规矩,在外不必多礼。更何况,剑圣门下弟子,可免繁礼。”

    东山柳忙点头称是。

    也许是见两人和自己年纪相仿,皇帝挥挥手,刘贤领随侍太监退了下去。

    皇帝背着手,打量着东山柳,见到他一副寻常百姓打扮,不禁点点头,说道“你可会行剑礼”

    东山柳忙回话“会我会。”

    “来,行礼给朕看。”

    东山柳抬起左手,掐着剑诀,右手抱住左手成拳的指节,右手拇指与左手剑指搭上,成三足鼎立之势。意味剑道中正,各有长短,剑指向天,浩然正气。

    行剑礼之时,眼睛必须盯着对方,坦坦荡荡。

    东山柳目光严肃,行礼。

    只见皇帝也左手掐剑诀,回了一礼。

    “天地大道,剑者中正,闻道先后,武德在前。”皇帝笑了。

    东山柳也笑了。

    还在观察着皇帝的贾湖刻,也莞尔一笑。

    “这次下山,待多久”皇帝示意二人落座。

    贾湖刻大大方方的坐在方凳上,微微侧头看着东山柳。

    后者有些拘谨,欠身坐下,回话道“师尊有令,命我二月二回山。”

    “若依朕的意思,在我身边做个殿前将军如何”皇帝轻声说道。

    “不可不可。”东山柳吓了一跳,急忙起身行礼,又想起皇帝嘱咐不必行礼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手该放哪里。

    皇帝看着他窘迫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

    “陛下,东山先生痴迷剑道,不擅言辞。”贾湖刻开口了,为东山柳解释。

    皇帝终于注意到贾湖刻了,他打量了一下贾道长的装束,见他比那东山柳还矮了一头,出声询问“这位卿家,你是东山师兄的徒弟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世间敢对皇帝翻白眼的,好像也就这一个贾道长了。

    “陛下,请再观瞧,我像什么人。”贾湖刻觉得自己鄙视的眼神有点过了,转了个身,让皇帝看看自己的道装打扮。

    东山柳这人木沉沉的,哪里像个有徒弟的人,只怕教出来弟子,也随他,像个镇殿神兽狮头石头。

    “莫不是侍剑童子么”皇帝思索半晌,突然灵光一现。

    “你”贾湖刻气的拍着脑门坐下生闷气。

    “这位卿家”皇帝有些乐了,看来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这时东山柳上前一步,脸上带着笑意,说道“陛下,这位是太虚观真人,符宗小天师贾湖刻道长。”

    皇帝恍然大悟,原来这小道童是疯老道的徒弟啊。

    再一看贾湖刻坐在方凳上气鼓鼓的样子。

    不错,有疯老道的感觉。

    这也不怪皇帝不认识,符宗天师终日疯疯癫癫,早就云游四方,符宗现在由几位真人共同执掌,每月真人入宫送丹,皇帝亲自接见,也没有听真人们提起过有个小天师。

    现在想起来确实京西太虚观有这么个真人,叫贾湖刻。

    自皇帝登基以来,每年都去符宗天坛祭天,实在是没去过太虚观。

    说起来,太虚观真人,还是小皇帝册封的,当时也没见真人入宫面圣。小皇帝册封真人之后,还暗暗嘀咕呢,刘贤当时劝他,说不定这真人年事已高,不入红尘,只是醉心天道,所以看淡名利,不来觐见。

    当时还感慨了一番。

    没想到今天全是见到真人了。

    眼前这一米六不到的小道童,皇帝不禁哑然失笑。

    “贾真人真是年轻有为啊,”皇帝干笑了两声,“令师道法无边,如今也后继有人了。”

    “我师云游四方,早已不闻世事。”贾湖刻没好气的回道,意思是自己师父道法高深,自己没学到啥,就是个小道童而已。

    这时候一个没眼力见的人登场了。

    “陛下,我下山之时,在山门前见过老天师一面。”东山柳开口说道。

    贾湖刻瞪了他一眼,东山柳老脸一红,明白了过来。

    贾湖刻见东山柳既然提起此事,便起身将两人相遇之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对,原原本本。

    心里不禁狂笑,木头柳,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刘贤看着皇帝和二人聊的尽兴,自己心里也高兴,好久没见到陛下展颜欢笑了。

    身后小太监上前,附耳说了几句。

    刘贤冷哼一声,眸子里寒光一闪,缓缓说道“今夜洞吉侍要是给咱丢脸,你们一个个崽子,我非扒了你的皮。”

    身后太监吓得一哆嗦,忙跪倒求饶。

    “告诉张平仕,去崇文门控制局势,事出紧急,可自行审问。”刘贤冷着脸走到玉珞前,一脸赔笑地小声和皇帝说了几句。

    皇帝正在兴头上,听了刘贤说的之后,眉头一皱,吐出两个字“废物。”

    刘贤听了急忙跪倒,“奴婢办事不利,请陛下责罚。”说着梆梆地磕头。

    皇帝不耐烦的挥挥手,刘贤缓缓起身,小声说道“奴婢现已派洞吉侍出面协防,崇文门是一些天蒙帝国的商贾贼人,挟持了西斯庭的一名商人,如今金戍营已控制局面,待到洞吉侍到场,挖出贼人背后势力,不在话下。”

    皇帝对面,贾湖刻有些好奇的看着刘贤,刘贤也有所察觉,微微侧脸打量了一下贾湖刻。

    他也刚知道,贾湖刻竟然是符宗小天师,而且两年前册封太虚观真人贾湖刻,就是册封的此人。

    如果皇帝知道了,追究下来,洞吉侍察查不利,自己性命堪忧。

    皇帝眯着眼睛,微微点头,说道“这是洞吉侍第一次做如此大事,朕可等着呢。”

    “陛下,奴婢绝不辱命。”刘贤跪下磕头回道。

    小皇帝处事不惊,是个有手段的人,贾湖刻默默地想着。

    贾湖刻见刘贤退了下去,出声说道“陛下,如果不嫌弃,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等义不容辞。”

    东山柳行礼,看着皇帝。

    皇帝摆摆手,笑道“今夜无事,且随我观灯赏月。”

    话音刚落。

    天上流星滑落,丝丝如雨,笼罩了下来。

    万民灯,千朵莲花,一千三百余盏长明灯,化作万朵火花,坠落下来。

    工匠所制万民灯,木材所用极多,如今在高空碎裂,带着火焰,借着风势,如果落在城中,城中街道花灯都高过宅院,更何况每座大门之上,花灯结成了牌坊,灯火通明。

    若是引燃一处,整条街道将陷入火海。

    皇帝愣了一下,实在是没想到,万民灯竟然成了引火之物。

    朕的京城,今夜过后,还会存在吗

    火借风势,将会有多少百姓丧生火海,将会有多少人活下来

    我大明,便要如这灯,落了吗 (天津小说网https://www.tmetb.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叔鼎的小说荡诸邪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荡诸邪最新章节荡诸邪全文阅读荡诸邪5200荡诸邪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叔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